@無妄齋
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常言道:真理愈辯愈明。然而觀乎本月立法會選舉辯論,候選人數度交鋒之下,扭盡六壬,鼓起如簧之舌互為攻守。可是在議題爭論至面紅赤之際,內容卻開始荒腔走板,其政治理念以至人格彷彿拋諸腦後,甚至屢屢出現人身攻擊,本來讓選民增進對候選者認知的平臺淪為攻訐大會,風度儀態至此蕩然無存。以罵戰茲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離奇地成為一種風尚。大概是所謂引人注目心態(Attention-Drawing)作祟。不過你在傷害對手而損人利己的同時,也許換得一時的支持,賺取如雷的掌聲,甚或嬴得議會席次,但你祇是在傷害自己的名聲與人格,最終得不償失。這類人,亟需反省。

(編按:本文回應梁文道《凱撒的歸凱撒》)此文又是一篇梁文道風格的「辯白體」。「原罪」之由來,不在冷戰思維,而在個人之於體制的無力。談大陸組織的污名化,他辯稱體制之內亦有人著力事工,然後以偏蓋全地再度忽略體制之腐朽,此與一竹篙打一船人式的大陸萬惡論各持兩端,皆不足取。勸人莫將星光當作螢火之際,自己亦勿把螢火視為光明。

海豚.罷工.經濟學

是的,假如海豚會說話,也許會討回公道:憑甚麼喂我們幾尾魚,就要驅使大家「自由快樂地玩耍」,而劇場的收入卻全歸人類呢?但對不起,因為對老闆而言,一切都是交易,包括海洋劇場。從耗資建設場館,僱人訓練,飼養海豚,以至命令他們表演,徹頭徹尾是經濟學描述的生產(Production)過程。在老闆眼中,海豚不過是生產要素,馴養亦祇為轉化成商品而已。抗議剝削海豚,是人道標準,而非老闆的算盤哲學。他頂多是不痛不癢地說一聲:「辛苦你們了,小海豚!」 - 如果牠們聽得懂的話。

公平競爭的氣度,除了寬容以外,另一要點為他們按一定規則和程序行事的態度,而程序正義乃現代民主政治的一大特徵。當然在政治生活中,這種體育家風範並非現代運動競技的薰陶而成,它本來就源於英國的傳統。古代社會惟有貴族纔有閒暇與能力參與競技此類娛樂活動,於是英國上層社會從封建貴族到資產階級新貴族,從古代騎士到現代紳士,長久以來就在體育活動中培養出公平競技的風範。有人曾評價西歐各民族如下:西班牙人以堂皇的禮儀感化他人,法蘭西人以富有感化他人,英格蘭人以公正的裁判感化他人,而德意志人除了武力征服,並無感化人的手段,他們把對手打翻在地,仍要再踏上一隻腳,祇有在對手處於疼痛的折磨中,纔向被征服者報以敬意。此說法一再被引用,至今依然有一定道理。

王丹表示他對此回短暫停留雖感意外,但無意闖關。此亦無傷大雅,因為我感興趣的,是他的奇異遭遇,彷彿在香江上演《機場客運站》(The Terminal) 中Viktor Navorski (湯漢斯飾)的情節。王丹與Viktor 面臨雷同的遭遇:祖國明明健在,卻苦於政治原因有家歸不得,復因故滯留機場的窘境。機場所處位置,均號稱世界上最自由的土地,可惜他們偏偏礙於尷尬的國族身份,即使距入境閘門僅咫尺之遙,亦無緣踏上哪怕是一寸的領土,實在黑色幽默得可以。

現代奧運會之所以能夠重見天日,其目的除了紀念上古奧林匹克的盛事,亦為促進各國體育事業的發展,以及諸國人民之間的友好往來。故此,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賽健兒聚首一堂,均以「更高,更快,更強」的目標互相競爭,既為挑戰自我,亦係傳遞人類的普世價值:和平與友誼。可惜今天莊嚴神聖的競技場上竟相繼發生隊伍故意讓賽的事件,中韓兩國在羽毛球的小組賽中皆以輸掉比賽規避本國對壘。本來選手於比賽中求勝心切無可厚非,然而以不擇手段務求國家得到最後勝利,沾污了公平競技的體育精神,其心態之卑劣,與擠掉眾鬼務求偷生的犍陀多一無二致。他們的一時妄念,終嘗被取消資格的滋味,自屬意料中事。

梁生立論的關鍵問題,在於即使內容與本土子民不相干,篩選粗疏,教授的方式亦見生搬硬套,但何以教育部門尚要一意孤行地向港民灌輸此等觀念?而派發予教師指引中明示「萬一學生對內容有所懷疑,以至產生異見,要先作包容,然後『正確』地引導」?其意味顯而易見,正是暗地裏黨同伐異,令學生因為從眾壓力(Conformity)而不敢提出質問,繼而將教師傳授的內容全盤接受。課程所謂訓練學生批判思考的目標,頓成一紙具文。

到底在反甚麼國民教育?

當學子與家長教師以為示威行動試圖抵制國民教育,殊不知這祇不過官府精心炮製的一堆虛假稻草人。真正的洗腦,早已植根於升國旗奏國歌黃埔軍訓北上交流團與大肆迎接奧運神九中潛移默化。更何況,對福柯(Michel Foucault) 而言,一切教育均為訓練與洗腦。你以為上堂唸書不是洗腦?考試有固定參考答案不是洗腦?遵守紀律不是洗腦?自以為在規訓式的教育底下,你真的培養出獨立人格?以馴養動物的法子洗腦根本無處不在,而我們卻不知不覺。如此一來消滅獨立思想與異見,是早晚到來的事。

看今天城市論壇,主張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的小學教師余綺華在言辭無力氣急敗壞之下,對學民思潮代表黃之鋒同學訴諸強烈的肢體動作及語言,樹人之風不見,談何德育?無視教材罔顧事實,孰為鍛鍊理性獨立思想的國民教育?為道為學皆失其格,實為德之賊也!回說近年積極參與抗爭的新血,並非盲動胡來的Man of Action,而是有組織構成,有詳盡論述,有理念原則的年輕人。觀乎學聯與學民思潮,前者於統籌各大型遊行集會活動漸有成績,後者則著力抗衡官方消弭獨立思考的國民教育,其訪問及宣傳文告中皆明示理性思考,兩者在香港均屬難能可貴的清泉。對於葉女士的以偏蓋全,追究心意而不探查事實,追究行為而不過問目的,實在公允欠奉。

頁 8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