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又曦
又曦
遺憾與傷痕,是人活下去的養分。 香港作家;已出版小說︰《補習社》《自修室》《平行世界裡,我沒有錯過你》等;已出版散文集︰《多謝仆街讓我們長大》 FB、紙言、方格子︰@又曦 IG、medium、matters︰@morning_rays

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喺自己嘅岡位上繼續努力。

之前寫咗篇文講行山個個都唔戴口罩,
竟然有唔少人reply「你自己揀座熱門山冇辦法架喎」,真心錯重點到黑人問號。

睇住CEPA 之後影視界只見眼前利益,一步步賣走自己本業,搞到人材資金雙流失然後拍垃圾合拍片最終兩邊不討好被香港人拋棄嘅年代。

因為一直都冇煮開飯,食譜亦僅限於煎蛋飯或炒蛋飯嘅程度。

上星期仲係局部封關時,我老公話好想出去行下,於是就去咗行山。
行咗差唔多成個鐘去到山徑,諗住行上山放鬆下心情,點知……

在1:99中心呼喚愛

確診突破一千人那天,阿芷說,她口罩不多了。阿康從自己的存貨分出一半給她,後來乾脆說︰「我們每天下樓不就要耗掉兩個口罩嗎?你留在家,我送去給你。」

結婚就係鬥快養肥對方

望下自己,以前啲褲拉唔到鏈,全部要買過晒。望下老公,以前嘅腹肌變成肚腩凸晒出嚟,完全走晒樣。

有時兩個人係屋企無無聊聊,我會得閒叫下老公︰「可唔可以幫我轉台?」「可唔可以遞杯水俾我?」有時叫得多,老公都會唔耐煩︰「點解成日叫我?咁小事,你自己拎都得啦!」

基本上除了真兇之外,無論是製作人、八婆同事、呃蝦條仆街、學校霸凌的自以為美女、霸凌者親人的八婆鄰舍、網上霸凌的一眾幫兇,都不是什麼善類,都是令好人沒好報的罪人。

我唔討論單嘢真定假,只係討論世俗關於師生戀道德倫理等嘅爭議。

對那些做不到的人來說,孤獨的人在孤獨的世界裡孤獨地生存,是一件難以忍受的事。他們要面對的就是文初存在主義的疑問︰「你為什麼要生存?你為什麼不選擇死亡?」孤獨可以殺死人。

如果說愛國是保家衛國,那麼當時的日本軍人無疑是盡責的。拋開戰爭責任不述,他們明知戰勢之不利,仍堅持作戰到底,甚至提出本土戰爭,即在日本本土與盟國軍隊開戰。為國捐軀,對他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他們的主張是「一億人玉碎」,也就是說,哪怕要以一億國民寧為玉碎,他們也決不投降,誓要戰到最後一兵一卒,不讓日本落入外人手裡。

很多年前有次朋友聚會,來了不少朋友的朋友。其中一個長得不好看的女孩談及她的擇偶條件,說,她想要有碩士學歷、月入有多少多少、身高多少多少,能給她一間大書房的男人。年少無知的我也跟大家一樣尖酸刻薄,喜歡批評和看貶別人,所以當時我心想,你怎麼不照照鏡子呢?女孩卻一臉悠然自得,似乎覺得自己的要求很理所當然。

今日旺中,明日香港

即使是金融海嘯時期,我也沒試過在旺中的走廊通行無阻;即使是沙士時期,我也不記得旺中的小店有這麼高的空置率。倒過來說,經濟不好的時候,這些幾十元一件的平價時裝應該更受歡迎才對。但現在,我站在旺中的一角,居然可以穿過中庭那些已經拆掉的攤檔,直視商場另一邊的招租廣告。

當她拉開了PANDORA的盒子

在保守香港成長的尋常女生,不需要把Panadol藥丸穿成鏈那樣的創意,更不需要像畢加索那種創新;只需要看起來有個性,而又有名牌感覺,讓人覺得自己有品味那就功德完滿了。

自己的香港自己救

香港從前是太平盛世,只因為有更大的權力在保護。當香港已經成為強權嘴裡的肉,它為什麼要對你好?本來就沒有任何理由,更不會有憐憫。所以,三權分立、法治、議會……這些保護罩正一個接一個地被破壞。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這一代香港人,要學會自己拼命去保護自己、守護家園、寸土必爭。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