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蚊子
蚊子
一個心理年齡40+的90後

父親節快樂

別人都說我幸福,這麼大了爺爺奶奶健在又精靈,我是很得意的。近幾年我的爺爺奶奶返內地養老了,我們大概一個多月見一次,要不是我請幾天假回去陪陪他們,就是他們回來覆診、探探我們。近一年來每次看到他們都會發現他們的變化,一次次、一點點,有試過大雨中送爺爺去醫院,有試過在睡夢中被奶奶叫醒說怕爺爺不行了

我城

新的一年,普天同慶的公眾假期,我拖著頹廢的身軀出外覓食。搭扶手電梯上去小西灣廣場一樓時,便覺人流增多,走進廣場內才發覺原來是部分商舖在領展英明地帶領下已重新開張。燈火明亮,人流不絕,花牌花籃顯擺,好一派新氣象!

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雖說是看化了社會各態,但爲了香港的希望種子,並應實踐正向教育,即感突兀也要故作鎮定地、正面地說:「梗係信啦!」「乜Missy你咁天真㗎!」面對這如此打臉的回應我還是得繼續鎮定:「點解咁講?你唔信咩?」

你好,陌生人

我在信紙上寫道:「你好,陌生人!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不好意思冒昧來信,不管你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如果你願意,我們來談談人生。」

十年了,我們之間沒有曖昧,更沒有愛情。我們就像人們所說的那種不存在的男女之間純粹的友情,我們會吵架、會打架、他會跟我說如何「搞掂」那些女仔,我會笑他賤格⋯⋯我們什麼都能分享,無論相處多久都覺得只會是「哥們」,他也曾經向我爸爸敬酒:「uncle,我和xxx十年的好朋友,我會好好看著她的⋯⋯」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認真承諾的他,為這友誼我心存滿滿的感動。

茶桌上的她和她

我是自己一個人去飲茶,因此常常需要同人搭枱,而同枱的,很多時候都是一個阿婆,或者兩個阿婆,或者是兩個單獨去飲茶的阿婆。然而,一種微妙的關係就這樣發生在茶桌上……

公立醫院體驗

敲門進去診症室,女醫生冷淡地問「邊度唔舒服?」、「有無機會懷孕?」、「上次經期幾時」諸如此類的問題,對於經期的問題,我答了:「上個星期」,「上個星期即係幾時啊?我又唔係你,我唔會知你上個星期即係幾時咯!」,我頓時被這種霸氣嚇到窒曬,是的,我講得不夠清晰,我有罪!然後,醫生把我叫到床上這裡按按、那裡按按,整個過程一臉的不耐煩、一臉的嫌棄,大概5分鐘,我出了診症室⋯⋯

你想要的人生是甚麼?

我在一NGO工作,服務對象是中度至嚴重弱智的人士。他們之中,有的已經沒有意識,有的全身癱瘓,有的靜默有的失控⋯⋯閉上眼睛,他們有的低聲呻吟、有的痛苦嚎叫、有的喃喃自語⋯⋯不過,有的在你不開心的時候會抱著你,有的想吃零食的時候會撒嬌,播音樂的時候會跳舞,你拿訓練器材的時候會搶著幫你,做錯事的時候也會愛面子⋯⋯像小孩一樣融化你的心,可愛得你會忘記所有的現實、所有的煩惱。

今年聖誕假期,我帶了幾個舊同學回鄉渡假,是次旅程雖不至於讓我失去這些朋友,但他們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卻真的大打折扣⋯⋯

前段時間出了一段新聞,盤點各國人民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平均年齡,香港的為18.6歲,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拉後腿了,但23歲,絕對是個適合談戀愛的年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