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佬
雷佬
雷佬
浮沉在動漫與遊戲之間,卻對香港政治民生很有興趣,但上不到岸

面對這個港共政府,不停以各種的白色恐怖威脅市民,前線的壓力已經到一個臨界點,假若現在還要進入獵巫的捉鬼情節,前線終有一天會完全崩潰,人的不互信就會提升,所以我絕不主張捉鬼,不要提升共同抗爭者的壓力,假若真的捉到滲透其中的鬼,在現行的警黑合作環境,100%不能申張正義,但不要被憤怒蓋過理性,攻擊救護人員、記者,他們都是愛香港的一群(題外話,救護員是有OT的,只是補鐘不補錢,來源自黃大仙衝突直踩了36小時的救護朋友),假若情況真的失控到有傷亡,我也不會拋棄前線的任何一位,這個重擔我們一起撐!

他口中是非常關心關心被捕人士的未來,但從來說不出有多少人被捕,亦不會知他們將會面對什麼,承上段,他甚至會認為是「你們」應該要做什麼去保護被捕人士,當然同樣,你問他實在要做什麼,又是那些要選舉的話題,完全忽視問題的重心,為什麼我們要堅持五大訴求,而第一項是一定要提撤回這個字,就是要證明政府在推逃犯條例上出現了行政的錯判,那麼之後的遊行就有道理免除刑責,因為是政府的失職,然而責任又落在這班赴死的年輕人,被捕人的人是不是要等到他說選上才可以解決,那不就正正是他們都沒了未來嗎?? EXCUSE ME, WHAT THE FUCK?

經歷了接近兩星期的民主抗爭、和平遊行到小規模的衝突,由103萬到200萬+1人,要和平的和平過,要流血的流血過,要犧牲的也犧牲過,我相信在這場長達兩星期的抗爭中,有不少人都患上不同程度的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每一個人都背負著不同的重擔,有人可能要面對日後的清算,有人身體上的傷口還未癒合好。就算沒上前線的抗爭者也背負著不同程度的創傷,會痛心,會後悔,會不甘心,但同一時間發現了不得不面對6月21日的升級。

香港法治Number 1 呀,亲

我,曾經都係一個網絡判官,只要社會發生左任何大事,都一定上FB講下自己有咩睇法,例如跳樓者都係一班受唔住壓力嘅人、女性告人強姦一定係勞資糾紛、所有大陸人都係仆街冚家產(註1)等等,只要所有未判嘅案,都由網民先判一下先,呢隻無成本又可以放上FB開心share嘅野點解唔做?

對筆者來說,動物朋友是一堆「造神」的動畫,而這個神正正就是たつき監督,如果有留意動畫播放後的製作人訪談,大概都會得出一個結論是《動物朋友》差不多是たつき監督的獨角戲,由3D模組、原畫、上色、剪接等等他都有份,一套沒有人看好的動畫,成了一套大賣12萬BD的作品,沒有了たつき監督就沒有現在的動物朋友,這已經是鐵一般的事實,然而製作組還要執意換掉たつき監督,要不他們有深遠的計劃,要不他們根本就智障。

其實做男人真係無乜好處

男人內向就俾人話自閉、毒撚,女人就斯文、內斂、乖乖女。男人講粗口就粗魯無品,女人就豪邁、真情流露。男人著女裝就易服、變態,女著男裝就有型、man。男人食軟飯就仆街,女人就叫持家。

《動物朋友》背後沒有很多道理要說,更加沒有什麼東西要我們反思(至少我覺得沒有),《動朋》有的就只有比現在播放的動畫粗糙的3D畫面,以及只有一條主線的故事,坦白說,放在現今的動畫內,如果真的要比較的話,這套根本沒有任何地方能取勝,然而《動物朋友》只靠一件事就足以屌打近年大部份的動畫,而那件事就是「對動畫制作的用心」。

我討厭宮崎駿

宮崎駿大師最近又傳出復出,相信有很多人會覺得是天大的喜訊,但對於一個看動畫已經差不多15年的人來說,宮崎駿這個人,我實在對他沒有半點好感。

日本熊本縣人吉市鐵路公司「球磨川鐵道」,推出一系列的田原主題列車,以振興2016年4月的九洲地震後對熊本縣的旅遊損失,當中美少女遊戲公司LOSE就接受鐵路公司邀請,免費為這個計劃提供支援,推出了一系列的特別版車票,但近期被市議員發現,經多重的壓力下計劃被迫取消。

2015年11月21日在日本上映,到日本差不多發售藍光碟的時候才在香港上映,時間剛剛好,剛好讓人可以在香港看完之後再在日本AMAZON訂一隻藍光回家回味一下,又或者可以像筆者的朋友一樣,在香港不停看,兩種都是不同的享受,筆者是先看了一次2D,然後再趁Neofilms新映影片再度加場才享受一次4DX,總計兩次的體驗,筆者可以好肯定地說,動畫電影4DX化很快會成為電影界及動漫界的一大熱潮。

叫得挑戰,又點會無聊

何柱國冒犯的言論可能會令閣下覺得冒犯或者無聊,但絕對有相對的利用價值,畢竟你現在想組織一個政黨,日後面對的言論不可能只有「白痴」等等,而是更尖銳、更無聊的,但每一個針對你的言論都可以從中表現出你的對答智慧。在雨革之後到現在,很多香港人都對學民思潮這個組織失去了希望,覺得你們只是一班會靠著政壇老屎忽的後生仔,不再是當年帶領著很多香港人去反國教,充滿熱誠、不懼強權的年輕人,或許學民解散是一個轉折點,一個讓香港市民重新認識黃之鋒這個人的好機會。

卡通片與動畫的分別

為了節省大家的時間,「卡通=動畫?」,答案是「YES,FUCK_YES」,那麼為什麼還有人會問,為什麼世界大戰還會出現,那是因為「動畫≠卡通」,在萌佬多年的見解,如果動畫是一個地球,卡通只是一個海洋的大小。

年輕人連哀號的資格都無。

年輕一代根本不願意相信(至少我不相信)附在現在的泛民主流有什麼出路,有的就只有不停被消費、不停被犧牲,或許是因為那次失敗的運動所帶來的感覺,這一班人會為了自己的頭上的光環,不適犧牲所有同路人,所有投過自己的人,或許老一代感受到的是司徒華那一代的與中央如何妥協獲得部份的民主,但我們這一代能感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背叛,私底下與中聯辦密密傾、私底下與政府做了一些不見光的交易,到我們這一班年輕人釋出善意時,換來就只是「鎅票」的罪名,你要我們如何信這一班只著重頭上光環的人。

YouTuber 上電視啫,犯法架?

自從唔知邊年Google 收購YOUTUBE 之後,搞左一個分紅計劃,只要你有片,夠原創,夠多人睇你就有機會有錢,筆者向來喜歡錢,所以當然有參與過,當然,一個仙都無,之後我亦睇過有YOUTUBER 講起香港的分紅計劃被壓數的問題(明明有十萬人睇當你得五萬甚至唔計錢都有),後來筆者新屋完全上傳唔到片的緣故,所以就無再留意相關的資料,但當時亦留意到香港YOUTUBE的生態。

犧牲他人,造就雨傘名人

不知不覺,928就已經一年,坦白說,到今天這一刻,心情還是很憤怒,憤怒的不只是整個雨傘運動的失敗,同是對於不同的人和事、以及自己感到憤怒。9月28日到10月1日,經歷我人生算得上最大遺撼的四日,從滿懷理想到消極散場,這四天到現在還是歷歷在目,雖然自己沒有在前線幫手,但還很記得每一個細節。

這次的寫真集還是走去了o靚模級的級數,莫名其妙嘴角白色液體、莫名其妙的脫衣照,然後你還要覺得是社會有人帶有色眼鏡去看待這個寫真集,明明就自己有份把這個扭曲的思想帶給大眾,除了垃撚圾外我找不到其他詞語是形容這件事。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