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口衣先生
土口衣先生
甚麼關於自我介紹的都很麻煩,怎有可能說得完呢?

2010年底,突尼西亞發生的水果攤販自焚事件,一石激起千重浪,令抗爭運動在2011年後星火燎原,燒遍阿拉伯國家,並稱為「茉莉花革命」。這事反映,有時候單一觸發點不足以論及整場抗爭的發生原因,太聚焦於今晚發生的事,反而看不到民意爆發、怒火沖天的深遠原因。而許多時候,正是這些微小的觸發點,會不其然帶來轟動的改變。

劉浩龍和他貼的照片,讓我想起一套叫作《Searching_For_Sugar_Man》(尋找隱世巨聲)的電影,電影講一位叫作Rodriguez的歌手,縱使唱歌好聽,創作動人,但他的專輯銷量不佳,唱片公司唯有解約。事隔多年,Rodriguez才知道自己早就在南非出了名,然而這多年來他懷才不遇,只好做工人,養活生計。想必Rodriguez的手曾經也是污糟的。不說太遠,講香港為人熟悉的歌手之一羅文,他在出名之前不少基層工作,例如荔園遊樂場職員、戲院帶位、銀行見習生等等,難道他雙手也是一直乾淨,未曾污糟?作為一個歌手,看來劉浩龍經歷太少、懂得太少,到了38歲,歌聲中欠缺著對世情的感會。

香蕉奶的抽水和騙局

有人發死人財,當然亦有人發抗爭財。香蕉奶就是成功的例子。香蕉奶何人也?據其專頁自我介紹,「香蕉,代表正能量;奶,代表童心;喝下去,是幸福的感覺。」,這位既正能量,又有童心,喝下去更有幸福感的成功人士,是雨傘革命期間,在金鐘老是常出現的「小清新文青獨立街頭」音樂人。

HeHe和升級和雙重標準

我們會因為控訴人是女性,加上她的嚴辭,就令我們同情她,繼而討厭憎惡陳雲的言語,覺得陳雲是在欺壓社運女性(其實也沒有很explicit,至少不能確定他是否有拉到性的意圖)。「行動果然升級了」陳雲的語意極其量所表現的都是Gaze,是男權放在女性身材的評頭論足。沒錯這觀念很男女不平等,但理想的平等觀是可達的嗎?。

為衝立法會辯駁幾下

客觀事實就係,學聯之前想做想升級,然後無做,最終有其他人做左,你唔認同。你唔認同係因為你個時機好過人地個時機丫,定係人地「手段」?如果你個時機真係好過人地,所謂大臺及早就宣布升級,而唔係由得班人喺下面瞓營溫書種菜玩文藝生活,無限自我感覺良好的話,點會出現尋晚班友?如果係「手段」,咁無嘢講了,唔打爆玻璃而要佔領立法會,同示威者面對差佬想空手入白刃一樣,天馬行空。

所謂「『佔』中」亦都名實存亡,中環沒有真真正正被人民長期佔領,沒有影響到香港的經濟中心,沒有達到原本的預期效果。戴耀廷等人憑甚麼去介入這場運動?人民又鮮見他們出現前線,三番四次躲在大後方,有風聲就叫人撤去旺角等地,出賣旺角人,每次結果都昭然若揭:群眾沒有聽從佔中三恥之笛,拒絕離去。三恥應該認清「無人理你」的現實,脫離無限自慰,及早消失,免做民主罪人之一。

可憎的亞歷山大老母

很多身邊的人都讚好了一個名叫「亞歷山大Alexandre」的臉書專頁,一兩年了,亞歷山大這孩子憑討人喜歡的臉孔得近八十萬人的歡心,比起佔中公投還要多。現在,高登上有網民發起「拯救亞歷山大行動戰」,看不過亞歷山大老母之所作所為。可是,其老母卻指「……檢舉到我被關閉~我沒有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真的很讓人傷心~」。究竟是怎樣的人才會這樣無恥,招人口諸筆伐,還沒半點反省?

暴力、血、刀⋯⋯人稱自己為「現代人」,很文明,還是未能洗刷原始劣根:因憎惡,因利已而傷人害人。半夜無人,獨處漆黑,撫心自問:我善良嗎?別人也善良嗎?沉思細想,幾許無果,忽冒一額冷汗,自己原來沒有比其他人好得多。怎樣才能走多一步?不流於泛泛空談,只鳩按讚好,秒速聯署?如何令已死的心復活?怎樣在追求真理的過程中不失意志?一個有思想的人,一個不願淪為每天討論吃喝玩樂,過著「有得食就食」家蓄生活的無思想的人,必須向內心不斷質問。

我們一直以為自己還是居住在一個講常識,講邏輯的城市,直到最近,這個想法已經被推翻。從拐嬰,到小學生墮樓,再到林鄭的普選諮詢……都開始提示我們,常識在這個城市不再有用。George Orwell在《一九八四》所寫的 1+1=3 可能很快會在我們的城市確定為真實。

內地對於教育的管制,對於思想的調控,對於政治的污名化,已經令到社會出現消極制約的情況。那就是,沒有人想去正正經經的面對政治,談起政治。因為談起政治就又是那一種觀點,親著建制,金權政治。面對這些情況,大部分人都是妥協主義,接受現在的共產黨,「總有一日會好起來的」。然後到例如張懸演唱會,她舉起台灣旗的時候,內地人就很自然的反射神經,「喂,我來給錢叫你幫我輕鬆一下嘛,為什麼又要談政治?」出於根本的厭惡,比起王姓歌手更加「討厭政治」。

我們憤怒,不能不戰

最應對抗的是政府的態度。當問到不發牌給香港電視的原因,這是完全不透明的審批制度。難道香港人真的沒有權去了解當原因嗎?難道香港人連這等最低程度的知情權都缺之?任何政策決定,必有其背後一套道理支持。若果有道理的話,就請用文明來說服我!解釋清楚為什麼不發牌給香港電視?

好的東西在回憶裡加了分,壞的情緒在回憶裡減了分。 這一句可以說是用了Xanga幾年,每次重新讀回自己所寫的「懶感性」、「懶係悲天憫人」的文章日誌後的感覺。 從以往到現在(我開始用Xanga的日子是 Member Since: 8/21/2008),Xanga都是我情緒不穩定,要靠住打字宣洩的避風塘。 日誌的字數衡量到我心情的輕重,愈輕鬆愉快則愈短,愈沉重混亂則愈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