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夏目貝
夏目貝
夏目貝

見到有女性背包客,已經預設人哋係「冇腦」、「冇準備」,所以係「自己攞嚟」。又有人話佢做乜去嗰D國家bla bla bla,南美國家治安唔好啊…

店大欺客

平日我哋出去用餐,其實受了很多服務。所謂服務,唔係要人哋當你係大爺先叫係服務,其實你正常落單,正常有清潔嘅餐具用餐,在合理的時間內上菜,有清潔的枱面,已經係服務。服務亦會影響飲食質素,例如廚房早早做好了一道菜,但服務人員遲了上,上到枱已經凍咗,已經有影響。

論銀魂及銀魂真人版

每逢動畫真人版上映,就有原著粉及新觀眾兩派人互轟。如果電影的勢頭不強,新觀眾也只限於沒有看原著但仍是動漫迷的人;但如果電影勢頭強,連非宅也被吸引入場,就會看到災難級的影評。許多沒看過原著,也對動漫文化一知半解的人,會沒頭沒腦的用既往方式評論,而編輯也因為對動漫不理解,所以讓文章出街,結果是貽笑大方。今次《銀魂》真人版就有這樣的事發生,因為用上了小栗旬、菅田將暉、岡田將生、橋本環奈及堂本剛等著名偶像主演,引來了許多非動漫迷觀眾。以致有影評人把《浪客劍心》真人版與《銀魂》真人版比較,認為後者極似前者而又比不上,所以只是年輕人搞怪的劣化版。

傳統的恐怖漫畫家,都愛把人物畫得非人化,楳圖一雄的角色時常都是把嘴撐得大大的驚嚇相;犬木加奈子筆下的角色,眼睛大得隨時掉出來似的;御茶漬海苔的人物四肢脆弱,彷彿稍為用力就可以把他們的手腳折斷似的;丸尾末廣的劇畫風也是光看人物已帶恐怖感。但潤二的畫風卻不一樣,他筆下的角色,尤其是女角,都畫得很漂亮,帶有一種靜謚的美感。撇除恐怖的畫面,甚至會令人以為他畫的是文藝風少女漫畫。

首先給大家一個心理預準,這並不是一個大型的展覽,不要期待有吉卜力展或TimBurton展的規模。展覽的方向是體驗為主,並非展出原畫為主。展品方面,去年以AR作主打的展品,可能過了一年已經不再新鮮,所以香港站的AR比台北少,而且只集中在第一個房間中。立體造型裝置則是台北造得比較有氣氛,較能引起對原著故事的聯想。香港站多了原畫及複製原畫,也較多訪問,可以知得更多伊藤的創作理念。但某些短片應該是為北京站而做的吧?片中偶爾也看到簡體字,感覺有些美中不足。

香港《老夫子》作者王澤(本名王家禧)日前過世,重新掀起早幾年大眾討論《老夫子》的抄襲疑雲。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天津漫畫家朋弟(本名馮棣)發表了《老夫子》及《老白薯》等漫畫,於京津一帶大受歡迎。而同為天津出身的王澤,在五十年代末來到香港,並於六十年代畫出大受歡迎的《老夫子》,當中主角「老夫子」與朋弟的「老夫子」造型極之相似,而「大蕃薯」亦有「老白薯」的影子。再有人仔細查看,連當中的一些笑料、橋段及分鏡,竟然也跟朋弟的《老夫子》幾乎一模一樣。甚至表達手法,也是極少對白的四格或六格漫畫,再以四字詞語命名。由於二人同為天津人,王澤比朋弟遲了二十多年才發表作品,所以可以推斷,「老夫子」這角色及基本漫畫設定都是來自朋弟,或至少不是來自王澤。

這不是一間普通的居酒屋,而是需要熟人介紹才能預約的sake_bar,即是店主對客人也有要求,亦希望客人是愛酒之人,這一點不難理解。最初他們要求拍照,店主認為他們也是愛酒之人,也答應了。但既然他們都歡天喜地拍了那麼多sake相,認為他們也會多試一些不同的sake,也是正常吧?但他們拍完照,卻只是點了一杯,這對店主來說真的很沒禮貌。問題不在於臨走前再多拍幾張,而是他們光是拍照,卻沒有試這些酒,作為一個愛酒的人,大概會覺得酒在哭泣吧?

許多讀者在看《BILLY_BAT》時,注意力都在黑蝙蝠控制時空的能力,豈知故事到911之後,就不再怎麼玩時空穿梭的橋段,而且更說歷史不能再更改,因此大家都不大滿意這個結局。然而,要明白這套作品在搞甚麼,首先要知道此作的三大目的:一、向漫畫家致敬;二、向紙本漫畫致敬;三、向手塚治虫致敬。明白了這三個目的後,就會發現,時空穿梭不過是一個幌子。

唔好縱壞你另一半

我認為不論男女,都不可以縱壞情人。被縱的一方需要警惕,縱人的一方也有責任。通常縱壞了,對被縱一方只有害無益。慣了別人遷就他,慢慢把這個態度推出事業及朋友層面,在人際間也以為人人要遷就他,造成壞影響。而且縱人及被縱一方,都只會互扯後腿,工作上人際上會越來越難配合。

好多行業都有老屎忽講「我俾個機會你參與已經係塞錢入你袋」,以低廉甚至零報酬屈新人工作,但我發現電影圈特別嚴重。好多最初入行的新人,尤其係前期如編劇助理,大多無薪或低薪,因為劇本未成,有時唔知開唔開拍到,所以也不會有飯錢或車錢津貼。如果搵唔到老細,自然係乜都冇,搵到老細,你都未必有錢,你「師傅」(編劇)亦未會肯或有能力將你個名加入片尾roller度。即使佢哋賺你創意、時間及心血(過程仲要以小學徒心態服侍師傅),而助理乜都得唔到,但佢哋仍然會一臉大恩人的模樣,覺得「我俾你參與製作,你應該多謝我!」

紙媒小說雜誌根本已是時代淘汰了的產物。執著紙媒只會令流通率大大下降。恕我孤陋寡聞,這雜誌出了12期,就沒聽說這本雜誌有捧起了哪位小說家或哪套作品出來,那算是成功還是失敗呢?

通常人數多,開party,有開酒,灌水情況就會出現。多出來的東西是誰點的啊?不知道,我沒點,也許有人點吧?遇上較豪氣的客,或客人已飲得醉醺醺,銀碼也不看便簽了單。有些餐廳為了客人安心,會把飲完的酒樽排在一起,以免埋單拗數。但酒有得存證,餸菜沒有。你點過的小食,每項加多一份,帳單已大了一個碼。

新香港人,老香港人

聽見隔離枱個阿姐同一枱師奶客拗緊張單問題,應該係阿姐落錯單嚟錯嘢,拗咗一陣,阿姐用勁過雷奧嘅霸氣講:你哋唔好同我拗!我唔會錯!係你哋記錯!搞到好似佢先係投訴人咁,成班師奶都O嘴。

白水風波:「熱狗TEST」

某些登著性感美女圖,但原來重點在另一處的圖,被稱為GAY_TEST,那麼白水這篇漫畫則可稱為熱狗TEST了。最初我看這篇漫畫,重點只在右邊青蛙的言詞,左邊候選人的改圖我只匆匆一看,沒有入腦。然後看到下列一堆熱狗超大反應,重看幾次(幾次我的重點都在圖右青蛙的說話),也看不到問題,最後朋友提出原來是候選人改圖上的字眼出問題,說是叫人課金不好。但這樣一來就奇怪了,熱血一向時常叫人課金,那麼漫畫上有此字眼,又有何問題?如果這是會影響形象的行為,又為何時常都做?做了卻又不讓人提是甚麼意思?

「腐」的基本

男士們不明白,腐女們在看甚麼?先不論H向或真正的BL作品,只是一般向但加進腐元素的作品,男角們其實都不會做一些身體上很親密的行為。曾有男性作家告訴我,他認為男生們互相餵食就會很腐,我說這就過了,因為一般男生也不會這樣做吧?那就造作了。如果覺得那條界線很難掌握,只要想著描述兩個男生難得的友情,大致上就不會差太遠。腐女們不喜歡刻意的腐元素,反而一段純粹的友情,會令她們更嚮往。如果你根本不懂,就不要刻意加進去,自然的就好。余兒的《九龍城寨》,作者創作時完全沒有考慮腐的市場,卻因劍橋筆下的美少年加上友情的描述,意外地獲得腐女的支持。《HXH》雖然明顯加入了腐元素,但也不會有實質的親密畫面,一些配對甚至是敵對關係,但已能引人遐想。

編輯外行(由於《熱血少年》沒有刊登工作人員名單,所以先假定編輯就是黃洋達本人),書的失誤自然多,第一期還可以,第二期一出版,先是《金錢師》的影印道被揭發,然後就是鬧得滿城風雨的《黨娘》事件。這些問題一一冒起,又暴露了《熱血少年》的危機處理及公關技巧奇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