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式 hello
荷蘭式 hello
荷蘭式 hello
一年前,一個香港女生貿然到荷蘭讀書,實踐她的海外求學夢。由戰兢到單手踩單車(儘管只是一兩分鐘),由討厭到欣賞(説不上愛上)麵包,由不懂到每次出外都喝一杯咖啡……她發現荷蘭有兩條香港街,而荷蘭人每天説得最多的hallo,竟與香港人說的hello口音相似。

利是 VS 信封

還記得上年荷蘭朋友生日,友人就大刺刺的在朋友面前問她想要得到甚麽東西,看得我都傻眼了。得到禮物固然是開心,但送禮人所花的細膩心思對我來説遠比最後得到的禮物重要多了。說回荷蘭友人的故事,他的朋友最後回應說最近都在籌錢買Nintendo Switch…言下之意就是直接要錢了。友人寫了張卡片,然後就把20歐連卡片放在信封内。「這樣在別人生日直接送錢是普遍的嗎?」「是啊,通常在小時候,如果人家想不到要送甚麽,到最後都會直接給錢。但就算在我們的年紀,這都是正常的。」

多元VS單一

我平時在香港,幾乎每一天的晚餐都有魚、肉、菜,但你們都只吃蔬菜和肉,甚少吃魚。他繼續說原來荷蘭菜之所以現今沒有名聲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爲在某時期婦女都要上學校學烹飪和縫紉,她們學到的都一式一樣,晚餐就是要具備肉、菜、薯仔,而蔬菜給滾得稀爛,就成了現今的stamppot – 荷蘭的地道菜式。Stamppot就是把蔬菜都給弄碎,再加入薯仔拌匀,成了別有風味的薯蓉,然後不同菜式的變奏大抵都跟著這方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