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卓 (有經歷的新晉中女)
王卓 (有經歷的新晉中女)
英國留學的普通少女一名。典型港女,好食、懶做、繞口摻手,但對文字卻異常執著的武俠小說鐵粉。特別愛吃火鍋,一年四季無辣不歡。二十歲但經歷過兩段感情,三次情傷,和一次進行中,是愛情路上的中女(年齡上也趨向中)。多元化:讀中國文學、讀攝影、讀經濟,最後卻在大英倫帝國裡埋頭在心理學的空間中。在異地生活三年、異地戀三個月、還在咖啡廳寫了三分鐘這個簡介,你就知道,或許你需要用三十年的時間跟我一起去了解這個世界。

借火

比起一生一世,人生更多的是充滿著悲歡離合。或者有的關係註定了錯過,彼此在彼此的生命中都只是扮演一個「點火」的角色,然後一支煙的時間過後,大家又回到了原來的軌跡。 只是剛好一霎的交集。 剛好,就是為了那支煙的時間而發生; 剛好,就是為了證明心事的確燃燒過而存在。這正正就是人生的無常。我們總需要在某些時間點,遇上某些人,去填補當刻的一些缺憾。

之前有過一段有趣的曖昧經驗。我喜歡他,但沒有到非要在一起的程度。曖昧都是一個樣,每天傳傳訊息,談東談西,過程尚算歡快。這樣不間斷的短訊聊天活動持續了兩個月,終於到了一個樽頸位,可以聊的都聊完了。可是即時我倆心裏都清楚這個聊天室只是個苟延殘喘的存在,但我們沒有停下來,好像生要把它弄死也要繼續似的。

「可能他只是覺得時機未到而已,再等一下,他或許會跟我在一起的。」「他說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不覺得這代表他也喜歡我嗎?」

陳奕迅的《任我行》中有一句詞令我印象尤深,『人群是那麼像羊群』。我們是從何時開始如此被社會開始界定合群還是不合群?上面提及的那位女友人是我認識的人中很特別的例外。她從小到大就身材偏胖,我說的胖不是以現今社會的那種恐怖指標而定的『胖』,而是真的有點肉肉。可是她從來也沒有覺得有什麼問題,夏天依然會穿小背心熱褲,甚至比我還更有自信地穿比堅尼(本人真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