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發展關注網絡
機場發展關注網絡
機場發展關注網絡
一群由東涌居民、飛機師、保育及環保組織人士、政策研究組織及其他公民社會人士成立的倡議群組。自2011年起,反對機場興建第三條跑道

機管局在千禧年初便走錯路,多屆管理層一連串短視政策,令旅客體驗日漸欠佳。先是興建只有離境,但沒有入境功能的二號客運大樓,再因為錯判客運需求,要先建北衛星客運廊,再推遲了中場客運廊規劃近六年之久。前者需要巴士接駁,導致旅客時有抱怨,現在又要另建天橋,亡羊補牢以解決問題;後者的飛機泊位,亦比原先規劃少近一半,嚴重影響機場效率。

民運人士劉山青先生今日於《香港獨立媒體》評論網站撰文,指印度德里機場為取代有問題的「雷神 AutoTrac I […]

以下的畫面由航空交通管制員提供,攝於2016年第48週,即是民航署刊出針對告密情況的通告之後。可以見到,系統誤認一部雷達電碼為5257的飛機,突然發出第二級的緊急求救訊號(PanPanPan),其分接近位置即將降落07L跑道的馬來西亞航空32號班機。此外,雷達上一班過境的泰航航機之光點下,系統突然無中生有了出現一部不存在於天空的飛機,且位置十分接近馬航客機,亦即是「鬼影」;惟翻查資料所得,該部電碼為5257的「鬼影航機」,實際為西雅圖而來,早前經已著陸的達美航空39班機。

是次國泰航空及機管局為梁頌昕代送行李,實際上有違《國際民用航空公約》第二章第十三條中,有關「行李必須隨同乘客或為代表該乘客」(on_behlalf_of_such_passenger)的規定。

因香港、深圳及澳門機場間的距離甚近,第三條跑道部份航道需於低空進入深圳空域,特別是中跑道的「西北向離場航道」和北跑道的「緊急復飛航道」,將和深圳機場現時頻繁使用的「西南降落航道」於低空交錯,亦同時會與澳門機場的「東北向離場航道」交錯。各交錯點的航班垂直距離或不符最小1000英呎的國際安全要求,即中、港、澳三方在使用空域上將出現嚴重衝突。

要是香港機場早日有完整的中場客運廊的話,就算在「紅閃」情況下已降落的飛機都可以停靠登機橋,不會導致約40班航班於滑行道苦等的事件。而在「紅閃」警報除下後,地勤人員便能即時於登機橋處理航班。

四年前政府強推第三條跑道,本網絡與東涌及珀麗灣居民,於東涌及荃灣做過街站及簽名行動,甚至七一開街站,拿著旗幟參與遊行;而大大小小的廣告登報,環保觸覺、人人監機會友好亦做了甚多次,本網絡亦就登報內容提供技術意見。欲亡羊補牢的話,重回舊路真是有效之法?

「三跑」除不能應付未來發展的需要外,也不可應付突發事件。港雖無暴雪,但一旦發生意外,大量走私水貨日以繼夜湧入,沒有興建足夠購物設施的有形及無形的經濟損失恐怕便不止千億。港電力及電話網絡收費不廉宜,原因分別是利潤管制協議及中資搶奪香港流動電話頻譜所致,建「三跑」做保險,愈起愈蝕,也可作如是觀。

用公帑興建的一號客運大樓,將由主力服務轉機客的國泰及其聯盟航空公司霸佔,然後屬於其他航空聯盟的航機,則被推往新的客運大樓。新的大樓比T1更不方便,更擠逼。其他航空公司使用新T2及T3,要用無人列車連接出T2入境設施及T3登機橋,不方便之餘,這對於乘搭非Oneworld航空公司的旅客公平嗎?

香港與廣東的空域問題,因涉及兩地政府及航空「利益」,十分複雜,實在難以克服。兩位前任民航處處長林光宇和樂鞏南,都提出這道「空牆」將大大限制香港飛機升降,如果沒法解決,三跑的效益將成疑,因此不應死撐上馬。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更認為,因為空域限制路不通行,三跑不能建,建了也沒用,所以「放下三跑」吧。

今日行政會議通過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計劃。機場發展關注網絡現憤斥政府當局,用虛假資訊企圖暪騙香港人,為機管局的千億大百象保駕護航。

根據機管局的技術文件,第三條跑道工程將需要在T2增加入境設施、地下旅客運輸系統及行李輸送系統,以供在新填海地的T3使用。亦即是說,整個耗費28億錯建的T2要「斬掉重練」;香港人當年給了3300萬予機管局於T2興建口岸設施貼金,就因為要興建新跑道而付諸流水。

機管局只經將2條登機橋,判給該公司翻新,令該2條登機橋符合處理A380航班的技術要求。換句話說,自機場啟用以來,機管局近17年來未有聘用原廠公司維修及翻新94條登機橋!

張炳良回應范議員時指出,三跑道系統將不會一開始便達到最高處理量每小時102架次,而是循序漸進實現,等同承認新跑道「起住先」然後「傾住先」的事實。機管局欲興建新跑道,務求建構條件要深圳不得不讓;張炳良卻認同此策略,等同向「強霸」背書。萬一強霸不成,新跑道擬定的航道就無法使用,結果是「每小時102架次」的目標無法達到,1400億就投入深海,三跑淪為終極超級大白象。

中國向國際民航組織稟報,將於3月更新其國內航道時,增加M503沿海航道,及新增3條由沿岸城市機場連接擬增設的航道。M503航道將十分貼近海峽中線;而新增的輔助航道亦接近現時連接台灣本島及外島的航道。即使剔除軍事因素,航道管制問題將令此區域有飛行安全風險。

深圳同樣正規劃自己的第三條跑道,要求深圳讓出部份空域可謂緣木求魚。我們相信,香港特區政府內部也明白空域問題難以處理,但竟然打算「邊興建邊商討」,是完全不負責任,並將二千億公帑或香港政府信用額作賭注。若政府及機管局繼續推展第三條跑道,是製造「千億大騙局」。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