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比
博比
生活就是活在沒有榮耀的痛苦之中,或在看得見的影像與文字之中,或在聽得到的聲音與樂曲之中,為自己的生命尋找信仰。為電光. 幻影 (onethirdfilm.wordpress.com) 與音樂. 人生 (onethirdmusic.wordpress.com) 網誌博主。

港樂 2018 第一季派台熱選

由2018年度開始,每三個月一小結,推介港樂派台作品,並於線上音樂平台作自家分享。許是聽歌太輕易,手機一按就可得,反而少了主動接觸流行音樂的動力,但應用程式同樣提供自由的空間,每個人都可擁有專屬的歌單,不需受到主流大台規限與操控,按照自己的意念編排曲目,訴說自己的故事。

2017年,對香港人而言,寫下了怎樣的歷史?做騷選舉、DQ議員、政治檢控、割地兩檢、閹割立會,這一年香港社會的低氣壓,壓到人抬不起頭,彷彿呼吸著的空氣都彌漫著絕望的氣氛。還可以期待怎樣的變改?有說香港已進入威權管治時代,我們是否已進入了1984,或是1Q84?或許我們需要的是,更開闊的想像與創造。不要只是逆來順受,而是將負能量轉化為內在的推動力。

是從哪時開始發現許廷鏗的聲音有驚喜、有進化的潛力?第一次是他以超級巨聲參賽者的身份,選擇演唱方大同的《夠不夠》,有別於一般歌唱比賽去突出唱功,卻強調節奏韻律的掌握,青澀不成熟卻顯現個性,之後歌唱實力愈多練習愈多表演自然增強,選曲與演繹方式卻跟著評審的意見慢慢磨平稜角。第二次是離開比賽舞台,首次推出單曲《出走》,一開聲就相當響亮搶耳,之後卻太多重複的曲式,以其唱片公司的公式製作,再悅耳的旋律,經過工廠倒模都會讓人聽得麻木。於是現在離開TVB老家外闖,就帶來第三次的突破——《藍血人》。

從《Keep_Going》到《One_Step_Closer》,對周柏豪而言已不僅僅是向前邁進一步,事業與愛情都已登上高峰,應已達成他某種生命階段的夢想。周柏豪圓夢之外,也將這份追夢的衝勁分享給樂迷。以《同天空》開始,從他出道的起點開始唱,就只有一把結他,一把沙聲,盼望將這聲音傳揚更遠;到最後《金》道出對烏托邦的追求,有一群同道伙伴的支持,聲勢澎湃,能量結集,金光佈滿舞台,再化成粉末式的碎花散落全地,如同將曲中黃金絲帶的美夢成真。

張敬軒以商業自居,稱許王菀之為藝術家,就表明兩人風格的分野。他們首個大型紅館表演的合作,要調和大路與另類,同時面向大眾娛樂,平衡高雅與凡俗,就要找到兩者的共通點。於是有了派台歌《友誼的小船》、演唱會的名字——Magical_Teeter_Totter(搖搖板)、海報上的色彩、表演者的服裝與表情,在在展示他們要打造的感覺——歡笑、繽紛的童趣。

我看叱咤2016

2016年理應是肯定方皓玟音樂的一年,並顯示在播放率上的佳績、投票單上的走勢。那為何只因著製造懸念的緣故,所謂娛樂性的名目,去禠奪她應得的肯定? 按照非官方統計,方皓玟本可得唱作人金獎、女歌手銅獎,卻都被逆轉位置,期望更大,落空更大。

我的2016年度十大廣東歌

今年我選十首廣東歌的代表,都關於我對這座小城的情感,每每在寸步難行之時,又會看到希望的出口。往往為了下一步怎樣走而掙扎,該向左還是向右,但願真理的亮光常照耀我城,亦高興一路有流行曲相伴,說出心底難言的話。

「如蝴蝶破繭吹過春風」是形容衛蘭與JW在2016年度狀態的最佳形容詞。都是黎明的眼光帶進樂壇出道,都是在第一年唱歌就得到廣泛認同的聲音,曾在六年前一同合唱勇奪大台的金中金,然而也都在之後被埋沒而唱著水過鴨背的情歌,在本年度的轉變卻同樣驚為天人。正如《自由飛翔》的歌詞及JW為其歌曲寫下的感言:「不要為一個不停令你失望的人而飛不起。我們就放下那段沉重的記憶,自由飛翔吧。」、「原來開心,需要努力爭取。」既然懷念夠下決心摘去你,離開黎明與甲音樂後,衛蘭與JW都像破繭重生般,終可自由飛翔。

若然仍然認為香港樂壇沒有生氣,沒有新聲,沒有多元化的可能性,需要認識這兩組陌生的名字——Blaster與Fabel.

自從去年回歸後,每一首歌都似有弦外之音,意義深長,音樂卻更簡單,更鮮明,更豐富。過癮趣怪的《大人的科學》、深情絕望的《今生不回家》、返璞歸真的《Children_Song》、激烈控訴的《消化不良》、末世情懷的《愛比死更冷》,使《風起》有周國賢出道以來的多種面向,只要是其樂迷必會找到心頭好。更重要是其一致的政治諷喻,所謂高深哲學,就是暗罵指鹿為馬的豺狼管治;不回家的宣言,是留下還是離開最愛城市的抒發;消化不良是殖民城市的惡症,需要抗爭作為藥引。

樂壇已進入了單曲循環的年代,一張完整有概念的大碟不再是市場的必需,剩下來還有心思、有故事、有訊息的,尚有多少?就在此推薦三張以單字曲作重點推介的專輯。

平凡人都可以成為超級英雄,當蝙蝠俠的助理,當劉德華的影子,其實都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世界上只有一個劉德華,只有一個蝙蝠俠,但每一個年輕人都是獨一無二的自己,都可以為自己心中的蝙蝠俠去奮鬥。

生命中曾經有過的激情,曾經燃燒過的青春,那盼望美好的當初還在嗎?可恨的是,火花消逝了,生活還是要繼續,路程還是要獨個前行。方皓玟的《還要去過生活》、Blaster的《瀰漫》,在音樂與影像上都在捕捉這種無可奈何的心情。

今年的香港樂壇,沒有一首流行曲比林奕匡的《停止繁殖》更有衝撃性,更能反映香港人當下的心情。這一個星期不止出現了人大第五次釋法,還有美國的總統大選,每一天的新聞都將人壓得透不過氣,移民又可到何處去,留下又可怎樣自處?近日全球上演的電影《Inferno地獄解碼》題材也在講人口過剩現象,這個方向解讀《停止繁殖》也可相通,環境破壞加快了末日步伐,全球暖化,天氣極端,青天有雹,城市變沙漠。

自從四年前黃偉文的紅館作品展引起全城話題後,作曲人紛紛模仿其概念,一浪又一浪的回顧展有雷頌德、伍樂城與Eric Kwok等,於是樂迷就樂於走進一次又一次的時光隧道,也順勢重溫自身過去的情感回憶。然而黃偉文是填詞人,於是每首歌的歌詞都逐字在大熒幕下大字標示,好讓樂迷欣賞其創作也是自然不過,但作曲人也照辦煮碗,就讓歌詞喧賓奪主,進一步突出其歷來作品正是口水K歌模式,讓台下台上一同大合唱。而且黃偉文的作品不止於歌詞,還有其時裝配搭,所以舞台效果更理想,也更適合紅館模式,讓後來者全都比下去。

每個角色都有話要說,卻道不出口,積壓下來的感覺沒有出口。偏偏一個人死後,再沒有替自己說話的機會,Isabelle是《響亮的秘密》的靈魂核心,所有主要角色圍繞著她而轉。她的個性與行為動機卻由始至終都是神秘難測,她自拍的時候在想什麼?她到機場的時候有否不捨?她看到迎面的貨車時是何反應?電影沒有明確答案,只有從不同人物的角度組織線索,又有誰能掌握真相?一個人真實完整的一生既不能在濃縮的作品中呈現,那她的生命印記,就只有在他者的回憶或想像下重新建構。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