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句號
沒有句號
沒有句號
在職媽媽,出來社會工作超過20年,見證了人性的可愛與可恨,很想把這些故事寫下來。

周星馳不是用大明星也可以令一班演員大家恰如其分地演好整套戲,這不就是導演的力量嗎?

人生沒有平衡

自從跟 Vic 講完那個他之後,困在 Samantha 心裡面廿多年的鬱結,好像慢慢地鬆開了。自此,Samantha 對 Vic 敞開了心扉,他們有空就一起食飯,甚麼事情也會講,直至有一天,Vic 問了 Samantha 一句:「You made me a bit confused … 我哋好似有啲。。。?」

爸爸與我

「女,著多件衫吧!」「女,食多啲嘢啦!」「女,要瞓夠覺呀!」

我以為你心裡有我

吳小琛係公司新同事,入職半年,一直都話約食飯,終於在2月13日情人節前這一天,上了太平山街快餐店撐枱腳。吳小琛:「你隻香水係 John’s Blend White Musk?」我:「勁喎,咁都知?」吳小琛:「我以前女朋友好鍾意 John’s Blend。」就係咁,我倆開始了一個浪漫淒美的 topic

聽著 Johnny、Ivy 婚禮的進場曲,當我以為一對愛對方多過愛自己嘅男女可以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嘅時候,原來命運真的會因為性格而改變。

我姓何,同 Ada Yip、Ivy Fan 係中學同學,我哋三個感情好好,經常出雙入對,同學老師都叫我哋做『荷葉飯』。幸運地,『荷葉飯』感情一直維繫到,畢業後雖然大家各有各忙,但依然會每星期飯聚,慢慢地,大家都會帶另一半出來,久而久之,我與她們的另一半都變得熟絡。

「九叔尋晚上咗嚟,好似做戲咁,佢對住個窗開壇,沈咗啲米、灑咗啲水、唸咗啲咒,然後就請咗個神仙上嚟。。。佢話我哋公司有個好唔 loyal 嘅同事!」

他跟她,是中一同班同學,雖然中一之後再沒有機會同班,但因為 common friend 的關係,他跟她總有機會出來見面,日子久了,大家都知道她對他有意思,他也知道。

老闆,柴哥真係越嚟越過份喇,佢有啲的士單,返工時間搭,又講唔出搭的士原因,我叫佢諗下,寫返個情況比我,佢寫唔出,發我老脾,喺我面前撕哂啲的士單,又喺我面前掟筆,呢件事係2018年4月發生,唔知佢係唔係講緊呢次呢?

有一次,陪幾個客上東莞,到埗後兩點幾,第一時間去洗頭(下?洗頭?)唔係洗上面個頭!玩家正式玩之前要先嚟個熱身的!(我哋幾個O哂咀!)之後去食飯,食完飯揼骨,揼完骨就進入戲肉了!

表面上,Ceci有Ceci嘅生活,Sam有 Sam嘅忙碌,而且佢哋各自都有自己嘅男女朋友,本來大家對佢兩個曖昧傳聞開始淡忘,但係有一次公司annual_dinner,阿Sam飲大咗,喺隔離Team同事面前大聲講:比返Ceci我!

我個女無遲到無早退無請假,咁都唔升佢?

有一次學校早放,同AB兩個男同學去Pizza_Hut食lunch,隔離枱有兩個 OL,佢哋order咗自助沙律,之後就好Lady咁經過我哋行去Salad_Bar,經過嗰下,聽到好清脆的「咯、咯、咯」高踭鞋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