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諾雯
吳諾雯
《趁還有墟》資料撰稿人

我喜歡大埔,從來不是因為這些空虛的「山明水秀」,而是因為很多生活裡回憶都在這裡。第一次聽到大尾篤會興建「觀音像」,是幾年前,在教會裡,大家在收集簽名反對。那時心裡問了一個問題,如果那是耶穌像,我們是不是就不用反對呢。我認我沒有再想下去,簽了就算了,畢竟我真的不想那裡有觀音像,我沒有再去想,那裡附近究竟在發生什麼事。原來更恐怖在後面,今年初鄰組同事在做海洋題目,他們說我才知道大尾篤有個高生態價值的龍尾灘,要改建人工沙灘。原因是,「好多大埔居民想要個泳灘」。

小店的貓

店貓和家貓的分別就是,雖然牠們有主人,而店貓就是更開放讓其他人接觸,街舖尤其是。牠們在同一個位置,人們行過也會去探探貓,我有時想,如果,所有的獨立小店和墟舖都消失了,那些連鎖店究竟會不會又困隻貓在店裡吸引客人呢?(你知啦,「尋你老味」呢啲event都諗得出,啲marketing諗嘢有時好難講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