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鳥
不行鳥
不行鳥
大學時的不學無術,社會時求知不倦,家中的窩裡廢,外遊就積極不怠

移民到台灣,好嗎?

原來我女同事所講既奇怪group就係「鋼彈」。老實男人稍為鹹濕小小都以為什麼「肉彈」,最攪野就係呢個term「初鋼」,其實係乜黎,係日本,RX-78-2係叫元祖のガンダム ,即係最舊一套高達作品的最初的第一隻高達。在香港是譯做元祖高達,我覺得真係好OK。但台灣就叫「初鋼」,救命!我以為什麼初夜,或者什麼威而綱之類,什麼避孕套之類。唔怪得之我個女同事會誤會我啦!

悍山蟻的投名狀

悍山蟻比較特別,牠們的辛勤勞動雖然也是為著族羣,但方法就具有侵略性。事實上,悍蟻不太懂自己築巢,故不能照顧幼蟻,加上舌頭太短,大顎太長,連吃飯都很點困難。牠們擅長的是什麼?就是「戰鬥」和「搶奪」!

至卑鄙至惡毒的面目全非獸

第三種邪惡的主義就是「女權主義」,嚴格來説是「女覇權主義」,這裡所指是「已發展」國家或地區女性的共同行為,在香港的「女覇權主義」更與「公主病」「港女症」掛勾,成為了好搭擋了。已經説了多少遍,由於香港的地理及歴史背景,香港男性有著中國傳統,加上多年英式的殖民統治,港男滲透著所謂的「Gentleman」「 Lady First」的風氣。

港共與港女

我成日講港女似共黨,其中咪好似呢D野,著數羅到盡,連講句野都要陰乾你。語言偽術!講得多了,要你們習慣,扭曲你的價值觀,久而久之,由共黨領導的多黨政治就變成正常的,一黨專政也變得正常,歷史也變成可歪曲,十四年抗戰云云,共黨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帶領人民取得勝利云云,要是你不作聲,歪理就變真理,下一代不知,麻林地不求甚解,情何以堪!

三類人

港共官員、愛字頭、民賤聨一眾投共賣港妖孽我已無當佢地係人好耐了,因此不計數,有三類人我最憎,亦不會和 佢地打交道或交什麼朋友,我知好多人對於「朋友」也有幾個級別。我人比較率直,對我來説只朋友、非朋友和敵人三個層面。

不齒

同樣情況,一對新人結婚會做D乜野?無非係組織二人世界,買樓生仔!結婚樣樣度縮,淘寳婚纱、化平妝,老屈友人影度縮相,諗拍平既宿數video,最終就係慳埋D錢去買樓!呢D咪又係去迎合地產霸權,我就是不齒這些逆來順受鼓吹霸權嘅行為,我就係果D行多幾條街,貴多幾毫子,都要幫襯舖仔士多唔去超市嘅人!

標籤化

今早搭巴士,一個長者(阿婆)和我一起於同站上車,巴士內已無虛席,傾刻已有數人將其「優先席」讓出,可惜阿婆不能「大字型」橫臥多個位子,結果全個車程,成車爆滿,大家你眼望我眼,就是不敢再染指那幾個空座,何其壯觀哉。你說香港人是愛心爆滿,還是智障汗顏,真是不能理解。

由來已久

老實,什麼中國人、什麼民族主義在我心中只是一些弱智的口號,是「零」意義的。與「南無阿彌陀佛」和「哈利路亞」和「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並沒有分別!只有智障愚民才會去相信,什麼地方不能獨立!什麼地方的人不能有權選擇生活方式。人類有史以來,哪一個民族不是透過征戰攻伐去掠奪土地,因此土地資源根本不存在「原本屬於那一個特定的種族」。明明是無理説成有理,這就是民族主義。

身為小朋友,加上自己身處的環境,改變不了而作出適應乃無可奈何。人類之所以偉大,就是「適應」和「改變」取得平衡,該「適應」就「適應」、相反「改變」就「改變」。香港的「打工仔」不應奴才式自慚形穢、「老闆」更不要不知所謂地認為員工們収了工資像是與付出不相稱!!無知的香港人要慚愧就慚愧自己有能力去改變,但却形同奴隸的去接受、去接受不公平僱用環境及制度,還自愧不如的去認同這個状況,何足道哉!!!

入場睇戲

先講乜野係商業戲,當然商業片也有好睇,但有乜係商到唔商,睇完等於冇睇果D,呢D片通常玩武打,港式武打,但又會加入打日本仔原素,甚或打鬼佬,因為這片房保證公式,亦是大陸白癡觀眾既情意結。如見這類片,你自覺好「好」武打,又覺純粹睇打一獲,咁go ahead.,但我自己就無謂曬錢了。

深度分離主義

第一、我深信兩個六十多歳上了年紀男同性很情深手牽遊行,去爭取平權這個畫面的感染力絶對大過「見到條麻甩仔唔著上衫得條三角褲四圍走」,而且感覺還會更親和及更容易給一般普羅大衆所接受。老實、「條麻甩仔唔著上衫得條三角褲並用紅繩綁住生殖器四圍走」就算你係咪遊行示威,一定都會有人報警,而你也一定會被捕的,何苦呢?

話説老婆提議帶阿B「玩鐵板据扒」,(阿B當時快兩歳)。我知老婆諗乜,佢更係幻想緊D汁淋落塊鐵板扒上面,發出吱吱聲猶如煙花大放,阿B就拍晒手開心大叫,然後就立即拍片拍相Post上網曬。老實、我心諗呢一趟好似有D「糯味」,總係有D中計feel。

頁 2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