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時製作 (On Time Production)
達時製作 (On Time Production)
不平則鳴,乃個人責任。敢言,需要付出代價。但這代價,比社會因為只得一種聲音而步向滅亡,所帶來的代價,明顯小得多。

大概六、七年前開始,未有武肺,我坐車特別係人多擠逼嘅時候,已經會戴口罩。

而家呢個仆街政府咪就係做緊呢樣嘢囉!

前幾日經過北角寶馬山,咦!附近有口口聲聲話自己愛国嘅培僑中學喎,咁就走過去吸下靈氣啦。丫,點知走到去正門,竟然俾我見到一條Banner,宣揚「本校學生成功入讀英國劍橋大學」!

呢種投機,當然著數啦。當唔少人講到何桂藍(aka 立場姐姐)係屬於本土派嘅時候,不如睇下何小姐咁多年來,寫過幾多篇維護左膠、抨擊本土派嘅文章?自己google用「何桂藍本土」同「何桂藍左膠」搜尋下就知。

行山係帶氧運動嘅一種,所以除低口罩,我理解,亦都應該咁做(除非你真係龜速hea行,否則戴咗口罩行山,的確係辛苦,甚至會因為缺氧而頭暈,可以有生命危險架)。

問題係,抗疫時期,點解你平日出街要戴口罩?

所謂「黃色經濟圈」,只能盡做,切勿要以生活、消費都要100%去黃店嘅心態去管束自己同其他人。

何妖能夠孤身(只限香港啫,中國就實有人撐佢嘅)走到今日呢步,殊不簡單。而佢嘅「成功」,亦都感染咗一位等左上位好耐嘅仁兄。佢就係…

其實「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呢個口號無乜問題嘅,簡單、直接、易明。只不過,對於爛透了嘅香港,究竟五大訴求又係唔係可以解決到呢?有咗真普選,就可以將香港變返做以前我地喜歡嘅香港?

我唔想嚇大家,不過今日我睇完一個初中學生嘅溫習紙後,我恐懼、我無言、我絕望。

黃泥頭居民當然開心啦——出去東九龍有兩條線,非繁忙時間又可以繼續搭89D去馬鞍山。但馬鞍山居民呢?無人理過。佢地要繼續漫遊黃泥頭先至出到東九龍。呢萬幾個客嘅感受,有人去照顧嗎?

可以講,呢一個月嘅嚴重交通意外,絕大部分都關的士事。

琴日嘅大新聞係咩?就係吳克儉老婆死撚左。然後,網上就一堆混戰——有人話吳克儉抵死,跟住另一批人反駁,話大家點解要咁樣攻擊政敵,呼籲大家緊守「禍不及妻兒」嘅道德倫理。問題黎啦,呢個係咩嘅道德倫理?

呢個應用程式要真正方便大家,實時數據is_a_must。你想坐巴士,但遇正大塞車而脫班,你死等半粒鐘都未必有車。問題係,你點知巴士有無脫班?就係靠巴士公司提供嘅實時數據,話俾你知架巴士仲有幾耐先到。而家九巴已經為所有獨自營運嘅路線提供呢項服務,而電車以及港鐵部分路線亦都有提供呢樣實時資訊。

就如無線剪接司徒夾帶和陳百祥(荷蘭叻)對質一幕,把前者所有針對TVB的論點刪走,剩下只有抽水式的過場,於是,司徒夾帶完美無暇地被變成了一個唯唯諾諾的應聲蟲;荷蘭叻的對話,只挑選了幾句五毛最愛聽的「黃之鋒面皮薄唔知醜」、「慢必快必喺立法會亂叫搞亂香港」,已足以完勝一仗。

乜而家飯民做緊獨市生意呀?所有反對派嘅票都係屬於飯民你地架?你地越唔敢接受其他反對派嘅挑戰,你地就更加故步自封,只會不斷倒退。

當一個社會,所有職業,都需要學位、文憑,呢個社會距離死亡可謂不遠矣。何出此言?因為成個社會嘅人,為左一萬,甚至得幾千蚊嘅工作,事前要花幾萬,甚至幾十萬去讀個學位或者文憑課程。畢完錢未賺到錢,已經先欠下幾十萬嘅債,個社會仲邊有活力?而最可悲嘅就係,香港絕對步向緊呢條滅亡嘅路……

有個理大學者就話,考慮到電動巴士嘅續航力,呢款比亞迪電動巴士適合行走城巴嘅四條路線,分別係8X、19、788同埋789。What_the_fuck_are_you_talking_about?

頁 1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