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en
Owen
Owen
應屆的中六文憑試的考生。

中國式的集體精神

筆者熱愛歷史,依稀記得校方曾經安排了一個由國民教育中心舉辦的講座,講者大概是中國歷史的「發燒友」,當談到第二個五年計劃「大躍進」時,講者把數十萬中國人的死傷歸咎於「天災」二字,而毛主席的「英明領導」卻是隻字不提,引得台下的同學竊笑,心中不禁問了一句:「你當我們是傻的嗎?」現在卻有人真的當香港人傻了,說的是特首梁振英先生。

一個存在太多解釋的社會

艾未未被禁止出庭,心裡很不是味兒,接受訪問時便順道揶揄一下中央政府:「當這個社會存著太多不需要解釋、或者不能解釋的問題的時候,實際上這個社會是一個很危險的社會。」筆者對這個看法認同,但同時也有另一番見解:「當這個社會存著太多需要解釋、或者不能解釋得再好的問題的時候,實際上這個社會是一個非常危險的社會。」說的,是香港。

早兩個星期到茶餐廳吃午飯,無意中聽到鄰座的家長正為就讀初中的子女憂心英語科的成績,說要花點錢為他們找最優秀的私補,皆因學校的老師的英語水平只屬一般。還是家長們有遠見,筆者早前從各大報章得知有不少大學教授抱怨大學生的英語水平低,低得連lecture的授課內容也聽不明白。筆者雖不敢茍同英語是來衡量人的素質,但若果我們連在餐廳用英語來叫一個Setlunch也有心無力時、看外語片全程都依靠那譯得奇差的中文字幕時,或於街中看見金髮美女問路時就連自己在那也不知道,這不是反映港人的素質嗎?

應屆考生不滿校本評核

現在教育局的理念是「發展多元潛能」,但沒想到單單一個「全面」發展的SBA(校本評核),已經把學生的潛能單一化,學生就是用盡所有的力往SBA去。教育局那個有很多學生走出來笑著歌頌「三三四」的廣告不是說學生要全面發展嗎? 不是說學生有很多潛能需要去發掘嗎? 怎樣現在我們苦得食午飯時也想SBA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