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栢齊
栢齊
栢齊
栢齊(Pakchai D. Wicaksono)是一位地球村民和一名國際事務獨立研究員,擁有全球政治經濟學碩士、歷史學和政治及國際關係雙學士學位,並曾修讀有關國際安全、恐怖主義和當代中東研究的證書課程。他現時為一個國際關係研究生課程擔任講師,並正修讀外交史博士學位。他是兩個位於香港各自有關中國研究和全球政治經濟學的學會成員(分別擔任執行理事和研究總監),同時是一個全球議題評論網誌的執行編輯和聯席撰稿人,以及一個位於倫敦的國際戰略研究組織的成員。他的研究範疇包括國際關係、國際公法、國際組織、政治地理學、特殊主權地區、分離主義運動、事實獨立的政治實體、兩岸關係、臺灣政治、微國家、極地政治、東亞區域外交等。栢齊的文章可於其部落格「栢齊的異度空間」(http://pakchai.wordpress.com)閱覽。

有趣的是,所有這些報導都只引述《環時》評論的內容,而沒有任何背景介紹或資料補充。但是,《環時》這次撻伐蘋果的理據,恰恰犯了最基本的事實錯誤,亦再次證明懂得世界地理常識,對於做國際新聞的確非常重要(要講三次)。咁究竟實情是怎樣的呢?

以現任阿迦汗四世為例,他在瑞士日內瓦出生,在肯亞內羅比渡過短暫的孩童時代,被其祖父阿迦汗三世安排到著名的瑞士羅西學院(Institut Le Rosey),與各國菁英子弟一同學習,及後前赴美國哈佛留學,主修東方歷史。因其祖父去世,還未畢業即以二十歲之齡繼位。如此「履歷」,加上熱衷滑雪、賽馬和駕駛名貴跑車飆車等「貴族運動」,令阿迦汗四世得以融入歐美上流社會,建立廣泛人脈,其伊瑪目的地位以及留學和成長於西方的背景,在兩大文明之間遊刃有餘。

最近各國駐香港和駐澳門的領事館被北京外交部要求更改名稱,不得在名字裡同時寫上港澳。據報外交部引用有關領事制度的《維也納公約》,規定領事館應僅以駐地命名,因此有關更名只是技術性調整,不會影響領事館繼續處理有關澳門(或香港)的事務。此事看似表面功夫,並未為媒體廣泛報導,細看之下,對港澳對外關係的意義卻可堪玩味,值得多加留意。

張國榮和賈寶玉的絕世相遇

與友好談到哥哥的電影,不能不提其出道作《紅樓春上春》。那時他在麗的電視歌唱比賽獲獎出道不久,收到一位在業界頗有名氣的吳姓導演邀請,說是參與一部以《紅樓夢》為題材的文藝電影,出演主人公賈寶玉,並由當時無綫花旦黃杏秀飾演女主角林黛玉,眼見大有發揮機會,哥哥即欣然接受。豈料當戲名和劇本出爐,方發現原來是「成人動作片」

觀乎一部「五千年國史」,無論後宮、外戚、宦官、權臣,若要操控權柄,都必須假借皇權之名行事,在政治體系中沒有自身獨立的權力位格,與歐洲歷史上國王、貴族、教會、城市自由民等各種勢力持續拉鋸的情況大為不同。因此,古代中國社會無法如歐洲般,通過各種力量長時期不斷競合,產生以契約精神為核心的民主政制、法治價值和保障人權的自由多元環境,崇尚各群體橫向互動的公民社會亦未能形成和發展,若遇上事故,不論大小,無法通過群體內或群體間建立契約解決(即民主自治),惟靠在上位者定奪,一旦垂直權力體系衰落,整個社會隨即分崩離析。

自去年秋天中共召開十九大到剛結束的人大和政協「兩會」,每五年一次的黨國領導人大洗牌終告完成。習總連任黨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繼續成為「三位一體」的「核心」,同時在「舉國一致」下修憲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廣泛認為是確立「核心制」的里程碑。這個過程並非一朝一夕,自從習總於十八大首次當選總書記,五年來在激烈的派系鬥爭中亦步亦趨,無可否認,其精心布局和權術之高,令人意外。究竟「核心制」的權力體系是怎樣煉成的?

五套班子新成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國監委)主任人選揭盅,既非傳聞的「核心的死黨」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亦非「正國家級」的黨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中紀委)書記趙樂際,而是「副國家級」的政治局委員和中紀委常務副書記楊曉渡,令人大跌眼鏡。

就中央對特區行使「全面管治權」之法理基礎的爭論,一直以來都聚焦在《基本法》文本的演繹和執行,奉《基本法》為金科玉律,其實適用於特區的憲制文件遠遠不止於《基本法》。在「電子版香港法例」網站,除了本地法例和附屬法例之外,可以找到一系列統稱為「文件」的東西,包括《憲法》、《基本法》、人大常委的「有關決定」以及「其他憲法類文件」。由於這些「文件」不是特區制定的本地法例,因此沒有(亦不能)根據《法例發布條例》為它們編配正式章號,而只是在「電子版」網站配以參考編號。這些「文件」大致可按照其參考編號分為八類

臺灣省政府經過多次重組,目前省主席一職由行政院政務委員兼任,八個省政府委員職位出缺未有委任,省政府下設四組三室,經調整後各有專司業務,與其他部門並不重疊。福建省政府情況亦類似,省主席由行政院政務委員兼任,沒有委任省政府委員,下設三組三室,業務與其轄下的金門和連江兩縣政府亦不重疊,而新設「行政院金馬聯合服務中心」的職位,亦全數由省政府人員兼任。

最近看到一則報導,指澳洲有留學生抗議教授稱臺灣及其鄰近小城為countries。也許那位同學不是太清楚英文country的意思,建議TA先查一下牛津字典。Anyway,無論是否country也好,他們在國際舞台的名號,總是修辭學上的有趣課題。還記得兩年前的世界盃外圍賽,對於香港隊的正式名稱就曾引起激烈爭論,連足總主席也走出來為港隊正名。至於臺灣參與國際活動的稱呼,更是五花八門。說來說去,問題的焦點不外乎是當一個地方在外邊「行走江湖」的時候,是否必然要在名字前加上宗主國的國號以註明其屬性?這當然要參考一下國際慣例。

巴拿馬突然與北京簽署建交聲明,臺北方面瞬即以斷交回應,令中華民國的邦交國數目跌至20個的歷史低點。這是繼上月臺北被拒參與世衛大會後,又一兩岸關係風暴。巴國是中美洲的交通和戰略樞紐,早於1912年即與剛成立的中華民國建交並一直維持至今,極具象徵意義。

與其他阿拉伯國家不同,阿曼既非什葉亦非遜尼,而是屬於伊巴德派(Ibadi)(見下圖)。雖然號稱伊斯蘭第三大教派,但人口遠比兩大派為少,大部分居於阿曼,而在非洲的阿爾及利亞、利比亞、突尼西亞和坦桑尼亞的桑給巴爾,以及南亞的馬爾代夫,亦有一些伊巴德的小社群。眾所週知,三派的分歧源自對伊斯蘭創立者穆罕默德繼任人的認受。遜尼派奉穆罕默德的四大弟子伯克爾、歐瑪爾、奧斯曼、阿里等四任哈里發為正統;伊巴德派承認首兩任的地位;而什葉派則獨尊被認為與穆罕默德最為親近的堂弟阿里。認受之爭逐漸衍生為對教義的詮釋歧異和對宗教領袖的條件取向,無可避免轉化成大規模的權位之爭*。

為何巴林的FIR會涵蓋卡塔爾的領空?這很大可能是當初劃分波斯灣地區的FIR時,由於卡塔爾的民航業仍未十分健全,而巴林則是歐亞航線的主要中轉站,加上區內各國關係良好,因此將大片空域劃歸巴林管理。然而,FIR不是領空,巴林對其領空範圍以外的FIR空域並不擁有主權,只是根據國際協議獲授予空管權。

李小龍和007的偶遇

拉辛比其後曾來港主演過一部名為《鐵金剛大破紫陽觀》(Stoner)的片子。此片並非007電影,而是由李小龍所屬的嘉禾與國際電影龍頭華納的聯合企畫,是原擬由拉辛比和李合演的三部曲中之第一部,繼李主演的《龍爭虎鬥》(Enter_the_Dragon)和原版《死亡的遊戲》(The_Game_of_Death)(並非李死後改編的那部)之後上演,作為進軍全球的大製作。

無論如何,自然地理的界限只是一條「死線」,一旦被賦予任何人文意義,便不再是地理問題而是政治問題。當談及一個「以洲為名」的區域組織的包容範圍如何,當中談的是對人文因素的認知,以及各種戰略和利益考量,地理上某個國家位於洲內而不被納入該組織是常有的事,反之亦然。至於洲的自然地理界限本身無關宏旨,究竟該組織的「地盤」應以某山脈、河流還是海峽為界,更多時候只是賦予「政治判斷」以「客觀理據」的確認而已。

功能組別翻牆可能嗎?

除了這次勝選的8席,泛民同時挑戰工程、批零、飲食、體演文出等4個界別,分別取得27%-37%的選票。當中工程界採用「個人票」,其他3個界別雖是「公司/團體票」,但都以中小企和小型團體為主,泛民過去在這些界別參選成績不俗,這次亦獲得可觀票數,某程度反映一直以來傾向建制的這些社會經濟中基層,對於當下政經形勢的不滿和反彈。設若未來環境沒能顯著改善,泛民甚至本土在這些界別突圍而出,亦不無可能。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