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頌
花生頌
從缺:)

假若黃絲帶路經街站,他們大不了豎起大拇指並說聲加油,了不起過來討論兩句如何延續雨傘精神,流於空泛無實質成果的小組討論之流。至於反對者,無腦藍絲至死也只是無腦藍絲,其他持相反意見者不會被A款打動(口號過於空泛),卻又不會有聽完B款的耐性,再者在79日後仍持反對意見的,接受現實吧,牛牽到哪裡都只會是牛。然後剩下那群真正的目標觀眾,叫「港豬」。

享受單身是境界,唔是變態

單身係一個人的細水長流。單身不等如無人生規劃,代表的是我好滿足一個人的生活。的確好多港女單身,但係好多港女同時享受單身。愛情來臨時我唔會抗拒,不過並不等於無愛情我就會好唔開心好desperate。Foreveralone又如何?有朋友,有家人,真正的FA是不存在的。

遍地開的花不一定都結果。得到了全世界的掌聲又如何,自警察不再清場,雨傘運動自我毀滅程序便開始倒數。眾所周知這是場消耗戰。面對非5毛反佔人士責罵,除了請求對方有點同理心外其實我覺得抱歉。眼見左膠處處,我很擔心他們又玩那套什麼階段性勝利呼籲散水。眼見三子騎劫學運(好明顯係騎劫啦),我不想被代表其實很想離開。然後泛民出現戴光環……還有很多很多。

今日東涌 明日海怡

東涌的「崛起」是近十年的事。從前尚是新市鎮的東涌沒甚麼居民,基建欠奉,住進東涌的除中産家庭,便為富東和逸東邨的基層市民。這新市鎮的貧乏,由沒有外賣店、運動場、圖書館、游泳池等可見一斑。筆者是第一批開荒牛,在東涌住了十年有多,我能夠接受這社區甚麼也沒有,卻不能接受沒有了這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