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知所謂
筆知所謂

你曾有過一種與別人關係疏離的感覺嗎?你曾有過於人群之中感到孤單寂寞的感覺嗎?你曾有過渴望與別人恢復關係,不久後又暗暗恨怨他們冷漠的感覺嗎?你曾有過以性(包括手淫與召妓)去解決日常苦悶的感覺嗎?這種感覺不是現今社會大眾獨有的感覺,而是差不多早在一百年前的中國近代小說家郁達夫內心深處的感受。

中學六年與大學四年,當中唔少讀者一定係學生生涯入面搵到一位好老師,佢會主動關心你,幫助你,或者會信任你。一個好老師對學生既成長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學生會以老師為目標,至少都會係學生生涯留底美好回憶。但往往呢位好老師絕大部份都係黎自中學,咁係唔係代表大學冇咩好老師呢?絕對唔係,只係學生好難同大學既老師建立關係。

其次,一個like代表既可以係公眾對該行動既支持。有時like或者就好似一種支持一樣,唔少公司或者所謂既網絡名人會用Like去換取捐款,好似有一萬人like就會捐一萬,有三萬個like就會直播單手抬起巴士咁樣,點解呢班人唔可以直接捐錢?佢地點解唔可以直接表演,佢地做咩要開出種種既條件呢?因為佢地需要公眾既認同與支持,如果佢地冇通知任何人既情況下,作出呢d行動,咁佢地唔會知道自己有冇人支持佢地,同時唔會知道咁樣做係唔係得到大眾認同。

保安最大的樂趣就是與市民打交道,談天,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點滴,當然大多家庭主婦與長者也願意與保安談天說地消磨時間。保安每次也樂於與住戶打交道,有時會說得開懷大笑,漸漸地,保安已經成為了屋苑的一部份也成為了我們的家人。那一天不見保安與住戶談天,我反而會有點不習慣。

我聽住老師話學校點解唔同佢續約,講下學校高層做野有幾差果時,我意識到自己真係大個仔了,老師唔再避諱講學校既野,我同老師都由師生轉變成為朋友關係。我開始擔心自己會唔會搵唔到工,會唔會一開始連PGDE都唔收我,會唔會做唔到一個好老師。我頂唔頂得住學校入面既黑暗野呢?4年之前我仲係一個成日笑老師,唔太尊重老師既學生,但4年之後,我好可能會成為一個唔被學生尊重既老師,我好擔心,昔日我同我朋友對待老師既情況突然浮現番係我腦海入面。

筆者除左上莊之外,樣樣都做足哂,但筆者同時極注重對知識既追求,因為大學係一個比人追求真理與道理既地方,而唔係單單供人享樂既娛樂場所。如果香港學生可以好似大作家郁達夫咁,覺得老師教既野係枯燥無味而成日走堂睇詩作、好似史學家顧頡剛一樣,因為不屑大學生成日刷老師鞋而走堂、好似朱格伯格因為搞生意而退學,咁樣我都無話可說。但首先學生要有偉人既思考同埋頭腦,咁先可以成功,但係我睇唔出香港有幾多個學生係咁樣。相反大部份學生會當大學當做性愛場所或者係避風塘,完全浪費幾年時間去換張畢業證書番黎。

香港人點解好似野比大雄咁樣?只要睇真D就會發現兩者擁有唔少共通點,睇住多啦A夢就好似將回歸後既香港人特性,一幕幕咁呈現出黎。首先,香港人同野比大雄一樣,本身就冇咩反抗能力,可以話保護自己既能力都冇,同時又要面對住強大既敵人。大雄弱不禁風,但要對住比自己肥幾個碼既大隻佬胖虎,同埋比自己有錢幾倍既土豪小夫,日日比佢地用唔同既方法壓迫,可以話完於生活係恐慌之中。

每個年代既香港都有唔同既歌曲可以代表,但唯獨粗口既代表性就永恆不變,夠哂普及。香港既代表作有獅子山下、海闊天空、無盡、巨輪等等,由於可以引起大眾共鳴既歌曲實在太多,筆者不宜盡錄。但大家有冇諗過歌曲既流行只可以代表果個年代既香港人?舉個例子,你問一個五、六十歲既老人家,邊個歌手係羅文,可唔可以唱兩句獅子山下黎聽下,佢一定好快咁答你「人生總有歡喜,難免歷常有淚。」;當你問一個90後青年人,知唔知邊個叫黃家駒,可唔可以唱海闊天空黎聽下果時,佢都會好快咁答你「今天我,寒夜裹看雪飄過,懷著冷卻了的心窩飄遠方。」相反你問一個十幾歲既小朋友知唔知邊個叫羅文既時候,佢答唔出。當你問一個六十歲既老人家,知唔知邊首歌叫無盡既時候,佢同樣答唔出。

當你諗住去到外地交流,大部份學生都係當地人,佢地會好熱情咁同你交朋友既時候,就大錯特錯,因為一出房門口,基本上都係中國人。就好似當讀者一出街果時,大部份都係廣東話講唔正或者完全唔識講廣東話既小朋友同埋女人,佢地雖然冇對你構定好大既影響,但心入面點都會唔開心。人地國家既事就唔到我管,或者當地人好享受同中國人相處,但呢一刻去到當地交流既我就知道,中國人已經係無處不在。

貧賤不能移,然後呢?

如果我有一千萬,我會留係香港,因為香港係有錢佬既天堂,只要有錢就有娛樂同享受。如果我得番一千蚊,我都會留係香港,因為我根本冇錢移民,只要冇錢就冇生活同興趣。香港比人既感覺係充滿著冷酷無情同埋壓迫既社會,每個人生活係香港都面對唔同既問題。中學生怕入唔到大學、大學生怕自己讀果科冇前途、畢業生怕自己搵唔到工做、打工仔怕被老細炒又怕無職升、情況又怕無錢買樓結婚、為人父母又怕香港教育制度太差、老左又怕退休金唔夠使,病左唔敢睇醫生。如果要用兩個字去形容香港人既一生,我會用「好慘」,三個字形容係「好撚慘」。

做左十幾年毒男,我真真正正暗戀過既女仔只有一個。我對佢既感覺就好似一朵膠花一樣,永遠係最美好既形態,而唔會好似一段發生左既戀情咁樣,慢慢變質。人生總要留下幾個缺憾先叫做完美,呢種就係人人口中所講既缺憾美。當一個人面對挫折,傷心與失望既時候就會諗「如果我當時點點點啊,就唔會搞成今日咁樣啦!」,正如戀愛一樣,如果當時我可以令你成為我既女朋友,今日係我傷心既時候,你就可以安慰我。呢種幻想方法係百搭而實用,因為人往往會對得唔到既野而存在幻想,所以人先會追求唔同既事物,因為你會幻想得到之後,你會點開心點快樂。但得到之後又點呢?初時你會好開心,但慢慢地,會失去感覺,或者因為小事而嘈交,令到你心存不滿,呢個時候可以安慰你既,就只有暗戀既對象,因為幻想總比事實美好。

中產家庭,細細個就教學生彈琴搵錢,成績全班第一,有良好品格,連動夠叻,生得夠靚仔。我同佢無任何既牙齒印,我真係諗唔到有咩野理佢去討厭佢,但我心入面真係好討厭佢,但我真係搵唔到一個籍口,搵唔到一個佢既缺點。係唔係佢完美得太有問題呢?

有時小朋友都會諗,做咩麵包超人可以成個頭擰甩左,再換個一個新頭,如果換頭失敗會點呢?如果換換下既時候細菌人捉著左佢個頭呢?如果細菌人直接扯甩佢個頭呢?要成日換頭既卡通人物我真係唔敢再想像。

在香港沒有董建華花、沒有曾蔭權花、更沒有梁振英花,但朝鮮早在1965年與1988年已經擁有了以領導人命名的金日成花與金正日花,這方面相比朝鮮,香港果真落後數十年。

頁 2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