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兼併
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然後

那年,他很明瞭女生的心思,當其他男生還在呆呆滯滯在跳營火舞時,他已鎖定了一個女生,然後就展開攻勢,不消數個月就看到他們牽手了。在校園的每一個角落,都沾有他們的戀愛氣息。他說過,與他拍拖的女生,每一刻每一秒都不會感到沉悶,一來他不允許,二來他總是說個不停。

記這年父親節的沿途

沒有從維園出發,鑽出灣仔港鐵站時,已然是莊士敦道。甫走出去,就看到一個約莫七至八歲,戴眼鏡的小男孩在眼前,由媽媽牽着手慢慢走着。這位年輕媽媽親身帶兒子上了一課,然而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黑色短袖衫後面,以扣針扣着一塊白布,布上寫着「哥哥姐姐不是暴徒」的字眼,而媽媽的衫後亦然。這是沿路看到第一幀風景,而這風景,美麗得令人動容。

角色的演示

《櫻桃》對我來說也重要,經歷了入圍小說比賽和被其中一個很喜愛的出版社編輯說「還未曾丟掉我的稿件」的高低起伏,始終沒有得到無條件出版的機會。

她和她的貓

她長得異常漂亮,但性格不討厭,我沒法與她爭妍,卻喜歡聽她的故事。有一次深夜,我們一行六名同學離開一幢舊式大樓後,大樓前有一張頗具特色,估計可同時坐六至至個人的特大長椅,我正想說不如一起去坐下來休息一下之際,她卻說:「為何深夜還有數個小朋友坐在那兒不回家去?」我和其他同學突然頓時毛骨悚然,明明那長椅空無一人啊!

夜深的福麵

淨麵四元,要添加一樣配菜,也是四元。在我相對地想對自己好一點的時候,我會花四元加一隻煎蛋,就是我這晚宵夜的組合。煎蛋和福麵是一個很甜又飽肚的回憶,我那時常幻想會有一個漂亮女同學也因為要儲錢而要吃福麵,她會捧着那碗淨麵不經意地坐在我身旁,然後我會大方地請她吃一隻煎蛋,說不定能譜出一段愛情。

Flying

這八年來,我都沒有放棄找她,只是,她消失的力量比起無限手套更厲害,不但在人類的三維世界不見,也許宇宙的平行時空也沒有她。

捉蟑螂記

若果要選一種生物,即使死一億隻也覺得死不足惜的話,大多數人都會認為非蟑螂莫屬。那晚回家打開大門後,一隻體形寵大的蟑螂極速闖入屋內,更在我眼前鑽進睡房並躲在女兒的嬰兒床下。我通知不如後,大家如臨大敵般,準備一場捉蟑螂大戰。

鎖匠的故事

每個人都有至少一個故事,藍先生的故事,是關於開鎖的。十九歲那年,考獲電單車牌,終於能夠在深夜時份,代父出征,為「失魂魚」開鎖。第一單生意,發生在凌晨三時的馬鞍山耀鞍邨,他透過WhatsApp接到這Order,要開鎖的人,是一個意想不到的女生。

如何回到當時?

我最喜歡的那些畫面,並不是最後千軍萬馬對決的十多分鐘,而是Iron Man的可愛女兒,以及他回到過去與老爸的對話。也許有女兒的人也對銀幕的父女有着極深的情感連繫,Iron Man算是老來得女,隱居在湖邊,原本已不問世事,就一家人簡簡單單在沒有了一半生物的地球生活下去。

數寄屋橋次郎

這音樂說明了很多以前會想做的事情,當愛情真的不似預期時,無法互梳白頭。即使有幸在每月二千多次的預約中成功預約到數寄屋橋次郎吃壽司,似乎也不代表能夠挽回那段愛情,只能證明是有緣而已,感受不到壽司的真味,離開之時,也貌合神離。

紙粘土烏龜

小女兒最喜歡把粉團拉成一條長方形,再用膠刀狠狠地切,然後再把碎片拋到地上,若無其事地再切。我和她一起玩時,我的任務是要教她用粉團砌成各種形狀,再進階一點的是塑造成各種物品或工具,甚至動物等。

一步一生

許志安的一些歌會以情場失敗者,或者是一個不被看好的角色作主旨,在唱歌上都特別投入感情,仿似是正在唱出自己的人生。《一步一生》的歌詞裡,就如預測了許多年後的一天,他成為頭版一樣,「還有沒有人 令我驚險又興奮 願我能 提示我這一雙腳 別震」相信這個人,上帝也知道;而他的雙腳,應該顫抖得很。

隊長與貓

正當眾人瘋搶《復仇者聯盟4》的首場門票之際,我才驚覺原來看了Marvel隊長一段日子,卻仍未為她寫一點文字。沒有如坊間所指的杜麗莎,也沒有那份不堪入目的觀感。反而喜歡那份九十年代的況味,而且喜歡貓的人,也一定會喜歡這電影。

炒散的愛情

那一夜,丈夫去了近一個小時也沒有回來,阿嵐擔心他醉倒廁所急忙走去查看,卻發現丈夫和剛才那個漂亮的Blue,在廁所對出一處隱蔽牆角纏綿,Blue甚至被褪去上衣露出Bra帶,而丈夫的禮服早已脫去,與她一直嘴唇貼着嘴唇水乳交融。

不能搭船的玩具

搭船的時候不能帶什麼玩具上船呢? 許多人在小時候,都會聽過這樣的一個冷笑話IQ題,答案是爆旋陀螺(爆船)。這個陀螺是爆旋的,那個「爆」字曾經風行一時,成為市民掛在口邊的助語詞,諸如爆攰、爆喊及爆粗等,現在也有人用,但有時會被人略嫌老土。用在形容陀螺的旋轉速度或表現之時,加入這個爆字,有如神來之筆,至少若干年後,我仍舊記得這種玩具。現世代的小孩,未知還有多少人懂得這個冷笑話。

戲如人生

曾經遇過一個雄心壯志,希望成為一個名作家的女生。她寫的故事情節及鋪排上都有周先生那種高低起跌,我看過她的小說,也覺得扣人心弦,值得一個發揚光大的機會。只是,她不停向出版社扣門,也參加無數寫作比賽,甚至會出席一些名作家發布會,親自向知名出版人推銷自己的作品。有一次,她告訴我,被一個名作家羞辱了,說她的小說永遠不會有出版社賞識,更不要說文學獎了,就連網上免費連載都不會有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