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藍兼併
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牽手和心跳

我不是個愛情專家,但很堅信一些組合愛情的元素。其中比較重要的,是牽手。從來認為,會牽手的情人才是情人,兩個人走在一起卻不會牽手的,只能說是陌路人,哪怕平日如何愛得纏綿吻得瘋癲。不牽手的情人,感情路不平坦,不長久,也不心跳。

她原來是他的不可能任務

他拍這系列至今到了第六輯,以前總覺得他憑着一副不老俊臉,根本不愁女人,甚至可以無限量供應。只是,他沒有放手,表面上與太太切斷關係,其實他們沒有離婚,雖然電影資料介紹她為「前妻」,其實看到今集後,就知道她仍然是「太太」,根本沒有改變過,在湯的好拍擋眼中,湯只有這樣一個刻骨銘心的太太。

搭順風車的草蜢

草蜢一直隨着我的車出行,當駛出馬路時,我把車速慢慢提升,以為牠會招架不了會跳回草叢遠去,牠卻沒有移動,而是像一個搭順風車的君子,由倒後鏡移至擋風玻璃,乘着風,看着前路。

同名同姓

多少人曾經和我一樣,會去搜尋與自己同名同姓的人。中國姓氏有超過四千個,但常用的只有一百個左右,有着十數億以漢字為名的人,因此重覆名字的機會不低。原本同名同姓,只是比起平凡離奇丁點兒的事,只是那天看到報紙,看見一個名字,不但同名同姓,而且在同一公司同一部門寫同一個欄目同一形式的稿,以至顆拍同一個攝影同事。這樣的巧合,或許會產生串連效應,讓身處同一個城市的兩個同名同姓的人,在沒有約定的情況下碰見對方。

BB 以後

黎生在劇中踩地雷,背着老婆在外面和另一個女人淋雨親吻,這個當然是做戲,若果是真實發生了,其實不是老婆傷心,而是那個爸爸不值得讓BB去愛,因為他背叛的,正正是最愛的女兒。看這劇會讓男人覺得被矮化,其實現實中,作為爸爸的男人沒有付出太多,比如說只貢獻一些精子,在貢獻的過程中也不會有任何痛苦,反之更是歡愉。

子嘩華

與我印象中的棟篤笑不同,今次沒有中場休息,子華只在播放音樂時坐下來稍作休息,而飲水環節一向是世界的焦點,他打趣說半夜在家裡飲水,老媽子也會起床來拍掌。今次比起之前的笑點更多,卻在笑後,有十數秒回想,笑完之後,何以有一種落泊。

《蟻俠2》的世界觀

電影刻意說了很多家庭比起世界重要的想法,可能只是我的解說,因為對於有家庭的人來說,拯救女兒的確比起拯救世界重要,即使世界蹋了一半,只要女兒仍然會看着爸爸的魔術而回眸一笑,那麼世界再蹋另一半也不重要了。蟻俠有着那種無厘頭的搞笑,也有一份吸引家庭觀眾的心思,即使劇情薄弱過岡本安全套,也讓人感覺值回票價。

荔枝

Y二十多歲,六呎高,長得俊朗,加一點小腹肌,略有財富及才華,在籃球場上,能夠連續擦花三下漂亮扭過對手瀟灑上籃得分,總是獲得一些水果系女孩青睞,曾經有一個漂亮的車厘子對他死心塌地,Y卻無動於衷。荔枝,是一個長得不算超級好看的女孩,不願意去化很漂亮的妝容,只是流露一種冷艷,簡單白晢的皮膚,戴一幅黑色粗框眼鏡,隔着鏡片,也看得到她的雙眼明麗動人。對了,往往就是這種女孩,才會令男神動心。

裕田先生的晚餐

太太卻瞄了裕田一眼,說了幾句話,大抵是叫裕田不要那麼幼稚,她工作已很累,不想回家後再面對一個不懂自己又不成熟的老公。擱在桌上的小菜,由熱騰騰變了冷冰冰,太太不相信裕田親自下廚,後來還說了句:「買回來的東西,何不到街外吃,我約了朋友去吃飯,你自己吃吧。」

賣鮮魚的女子

她長髮披肩,眼大如天,站在魚檔前,一臉茫然。大埔街市的鮮魚檔裡,站了一個看來只有二十歲出頭的年輕女子,以為她只是替家人看一下檔,豈料我說買一條白鰂魚時,她竟然親自戴上手套,到魚缸去撈魚,然後有點靦腆地問了我一句,「你趕時間嗎?」

台北人

台北喜歡文字創作的人,也有一份可愛又可敬的熱情。我出發前只是簡單地和其中兩個人提過想送書給新朋友的事,他們聽到我會去台北,二話不說就答應接收我的書,並會想辦法到我住宿的地方附近。其中一個,是寫作平台上火紅的作者,期待和他見面,聽他說說台灣人寫故事的方式,與我的有何不同。

郵差叔叔你玩貓

我家樓下有六隻貓,有時候我放假,都會在白天的時候,特意去看一下貓。小女兒也喜歡與貓貓玩,一點兒也不害怕。貓除了是我們這幾家人的朋友外,每日送信到村的郵差叔叔,原來也喜歡牠們。那天,看到郵差叔叔背着沉澱澱的綠色郵包,在炎炎夏日下,大汗淋漓,他用手抹了一下額角的汗,拿着一疊準備派的郵件,在未把這些信純熟迅速送出前,就蹲了下來,伸手摸向睡在地上的其中一隻小貓。

當風箏遇上風箏

當風箏遇上風時,即使快樂都可以很痛。若風箏遇上風箏,卻會彼此纏綿。大埔海濱公園的風箏區,風和日麗的時候,風箏隨風飄揚煞是好看。那兒,還有一個風箏大叔在放風箏,專業的大風箏,那天的風箏是大鯉魚加Nemo,然後突然之間,另一隻風箏飛了過來,與大叔的風箏交纏。

電影的設定相當有趣,由元彪飾演的方守正是個盡忠職首的錦衣衞,當然武功高強,甚至刀槍不入。他為了追捕姦殺了明朝公主的師兄鳳三(元華飾演),一直追逐了三百多年,一同由明朝來到1989年的香港。張守正遇上當妓女的阿玉(張曼玉),阿玉獨居,因為阿正突然出現為她解難,於是收留了他。

演化煮食

我看着每個動輒過千元的電子器皿,大概會愈來愈多師奶,或者新晉太太,會用這些精密的煮食工具提升她的廚藝,在品嚐着這些新一代菜餚及靚湯時,也體驗這個時代,不會再有「黃面婆」的出現。

金魚

很多人認為,金魚被困在面積狹小的魚缸裡,人生(魚生)的意義就是游水,被人觀賞,有人餵食,在記得與忘記之中生存,是很可憐的動物。不過,又有人認為金魚能夠避開野外天敵,能夠在受到保護的環境下成長,豐衣足食,並無不妥。而且比起水族館裡被放在膠袋裡的一泡水中,這些魚缸裡的金魚算是幸福。當然,這都是人類的假定,誰也不會理解金魚的想法。

頁 1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