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兼併
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一個關於橙的故事

「買就買,不要像選老婆那樣選我啲橙啊!」深水埗生果檔老闆南哥以一貫的口吻與他的客人溝通,他銷售的橙價廉物美,雖然態度是有點囂張,但因貨真價實而累積不少捧場客。

217英里

去晏菲路的路很(這篇也長),由倫敦Paddington驅車出發,足足有217英里,也就是349公里,這個距離大概由香港駕車前往廣東較邊陲的賀州市,計算車程最快要3小時35分鐘。對數百公里的距離沒有概念,因我在香港最長也只駕駛40公里,由大埔回柴灣;在日本沖繩駕駛過大約一百公里,由名護直奔系滿市;在台中就由機場往清境,也是一百二十公里左右。這次在英國由倫敦驅車往利物浦,的確是人生最長的車程,印象深刻,體驗了許多人生的第一次。

巴黎人

巴黎的冬天頗有性格,有時候下十五分鐘大雨,有時候出五十分鐘太陽,快到五時就會天黑,早上八時還未天亮。人生首次踏足歐洲,想寫下的第一篇,反而是巴黎。來到巴黎,認識了兩個巴黎人,嚴格來說她們都是來巴黎生活的中國人,記得有一個她說,願意做一隻沒思想的青蛙,在中國可以生活得很富足安樂,只是嚮往思想自由的一些人,走出了中國才可感受世界那麼大。

打籃球

看着小男生獨個兒練習投籃,籃球在半空中迴轉着,拋物線不俗,究竟這一球是穿針還是炒粉,我不打算告訴你。三井壽被人打得牙血直流,他哭對安西教練說,我好想打籃球。大概有八成男生,都有着「好想打籃球」的想法,實踐的當然也有很多,我雖然始終長不高,但看到小男生的背影,也想起自己小時候,曾經在烈日當空下,不停的拿着籃球跳投,為的,可能是十球之中有一球穿針的快感。

走進中環的炸雞店

那天,我鼓起勇氣,獨個兒走進環球大廈對出的炸雞店。平行時空那樣,位處香港中環鬧市的炸雞店,店內的人絕大部分不是香港人,或者稱之為非華人。雖然餐牌印有中文字,但點餐時卻一定要用英文,收錢的青年望着我,簡單一句「What drink」,然後就展現他亮白的牙齒,似乎他很少遇到一個膽粗粗入內進餐的香港人。

菲林

談起菲林相機,我平生接觸到的人也不少。其中一個長得一副娃娃臉的他,是拍攝菲林相片別具風格的人。最喜歡拍攝的對象,是他的女朋友,每次在臉書上看到他「又拍了一張女朋友」,我就會在猜他究竟用菲林還是數碼還是手機拍攝。也許他的名字也有個接近林字的字,可能這樣與菲林結緣,只是拍攝的女朋友是很個人化的,其他人一定不能拍攝出他的味道。除了女朋友是屬於他之外,菲林照片中的女朋友,像被注入了許多感情那樣,無論表情或神態或氣質,都比起數碼制品要濃郁。

南丫咖啡

我喝了一小杯在咖啡小店裡泡的咖啡,當然沒有糖也沒有奶,是由咖啡豆磨碎後即時製作的咖啡,有一定苦味,入口甘,沒有殘留不喜歡的苦在口裡,過後沒有要喝水的需要,這樣的咖啡很純,但不是曼特寧。

有時候

有時候,許多人都會想用盡全力去追巴士。追不到巴士的人會遙望着漸漸遠去的巴士,上氣不接下氣的呆望。追得上巴士的人,會向司機說聲謝謝,卻找不到位置坐下來,但仍然慶幸自己追得上這架巴士,還算有一點運氣。不過,追不到巴士的人回到巴士站,一分鐘後就有另一架同路線的巴士駛至,然後他順利上車,還能夠安坐在他最喜歡的位置上,看看風景,閉目養神。有時候,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與敘利亞女生的對話

Asmaa來自敘利亞,但她極有機會現時身處黎巴嫩,因她手的sim卡是顯示的ip是黎巴嫩。遊戲檔案中,國家一欄是真實的,因為它會按照手機sim卡的發源地而更改,如我使用的sim卡發自香港,國家(可能包括地區)一欄就會顯示Hong Kong,還會有香港的區旗。早前到日本旅行時,使用了由泰國發出的sim卡,我在當地開啟遊戲後,圖示就轉了泰國國旗(不是日本國旗),當我回到香港轉回自己的sim卡時,圖示就會自動轉為Hong Kong。

戰京

吳京在電影中有如超人,除了機關槍瘋狂掃射之下,仍能以跑步的方式避開子彈不中一槍外,即使是坦克炮轟也能跳起來迴避。不能否認的是,他的對白有時候說得有點讓人起雞皮,但在宣揚愛國精神上,能夠起一定作用。電影裡撤僑的情節中,中國海軍冒死駛進非洲海港接走華人,還接走與他們結婚的黑人。相反,作為美國人醫生的女主角盧靖姍,卻因美國沒有派軍艦而被迫上了吳京的車。

巴士車頂

有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孩,說過要有天坐在巴士車頂上看星星,可惜我沒法追到她,還好沒有追到,否則要我實現她的想法,應該要付出很大代價。其實要實際上爬上巴士車頂,不犯法而又合理化的,申請做油漆工是否可以呢?不知道巴士車頂的油漆,是否需要工人逐片逐片漆上油漆。(巴士迷可能知道)

穿衛衣的女人

我認為穿衛衣的女人很美,或者說穿起衛衣還令人想多望數眼的女人很美。衛衣的設計是不貼身,這個特點很重要,故此要強調幾次。有些人會混淆衛衣及長袖圓領衫,但其實這個很容易分辨,是在於其厚度。衛衣的材料是絨布,質感柔軟舒適,而且能夠有一定保暖作用,基本上不會有人在夏天穿衛衣。聽說有女人不用穿打底衫,就戴上胸圍套一件衛衣就出街跑步。即使大汗淋漓,衛衣也不會出賣人,不輕易透出Bra帶,也不會讓人感覺粘粘濕濕的,發揮了它的「sweater」的吸汗作用。

電台傳來的聲音

David說若果阿希願意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一定會給她一個承諾。未知承諾是一頓法式晚餐,還是一隻婚戒,抑或只是宅男升級版套餐譚仔米線。他真的鼓起勇氣,向阿希大聲地說「我想同你復合!」電話另一邊安靜了數秒,然後是阿希的笑聲。

有一種痛快叫聖眼之翼

後來知道一點竅門後,遇到必敗或預計會死傷慘重的戰事前,我會收起自己,然後再買一些新兵上陣,把部分新兵改成自己討厭的同學的名字,然後在戰事中讓他們首先衝過去,通常都會被敵兵圍斬致死,或者遭對方的弓箭手萬箭穿心,因為遊戲的音效做得極好,每被刀斬一下,或被箭射中,都會發出一下聲響,然後會有噴血效果,看得人心也痛(或者看到自己討厭的人被斬會有莫名的快感)。

雞蛋上的密碼

「3」是代表什麼呢?其實3的確存在,它不是香港那樣代表有時會斷線的電訊商,3也是養殖的一種代號,卻是當中最差的待遇,為Cage_rearing,廣東話稱作「籠裡雞」。這些雞一輩子都被困在狹小的雞籠裡,吃喝睡和生蛋都在無法走動的空間裡進行,是不人道的養殖行為。

青衣

「對,我在找喜歡青衣的人。」她的臉頓時紅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