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兼併
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一個人晚餐

那天我一個人放假在家,逛了一圈超市,看到一條減價的黃腳鱲,只售十元,於是我就買了這條魚,決定即使一個人也好,也煮一頓兩餸一湯的晚餐。一道香煎黃腳鱲,一道蒜蓉炒菠菜,再用福岡買回來的日本飯碗,好好的吃一個為自己烹煮的一個人晚餐。

豬柳蛋漢堡的迷思

記憶中,第一次自己一個人買麥當勞也接近十歲了。下午放學後,我拿着一張二十元紙幣,到堅尼地城士美菲路那家麥當勞去,在櫃台前惆悵了一會,不知道要點些什麼,那時候櫃台前的姐姐看到我,就主動地對我微笑(微笑的確是免費),然後問我想吃點甚麼。

那個要我抱的女孩

「這是港島線的尾站, 請各位乘客離開車廂......」 廣播聲響徹車廂, 我望著依然坐著的她。「終站了,你不打算離開嗎?」我疑惑。她那水汪汪的雙眸一眨不眨地凝望著我,我有點不自在的感覺。「你可以抱起我嗎?」她說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不會生鏽的刀

看着他拿着桑刀細膩地削着馬蹄皮,巨大的生鐵刀削着細而硬的外皮,那種畫面有着一種治療的效果,不但我對之讚不絕口,連電視編導亦忍不住在電視畫面上打出刀工了得的字眼。這個在戲劇裡凶神惡煞的老戲骨,卻是個料理天才,每一集都煮出一種風味來,而那種感覺,不但是幻想的美味,也有着視覺上的療效。

寫字

其實我除了自戀,有一段時期,還會字戀。韓寒說過寫作是自戀的人寫給有自戀傾向的人看,其實不喜歡自己的話,很難堅持持續寫字,何況是沒有人關注,在自己的世界裡吃棉花糖然後覺得很甜的字。

追一個短髮女孩

高峰的時候,究竟會有多少個男人被這個漂亮而清新的短髮女孩迷住了?那晚捕捉到她吃意粉的一瞬間,的確被她那種爽脆的率性打動了。看到她那種隨性,我想起那些年,追求不如時那種簡約而又不失禮的片段。在我的空間裡,追一個短髮女生有另一本手冊,也許是一碟美意的意粉,和一篇好看的短篇故事。

一個父親

也許香港人壓抑得太久了,新聞回顧着這名父親的「德政」,說他叫停雙非孕婦、下限奶令、重建居屋等,似乎是對他的一份歌頌。那邊廂,許多政客都爭相抽水,勸他好好回家照顧家人,就放過香港人,未知那些日夜狙擊他的政客,又會否因而放過他。

這張椅,手工細膩,木紋分明,我用手輕輕摸一下它,有着一份木製的質感。那是在一次吃午餐時拍攝的,它就放在我面前。在面壁的高身吧枱上,椅子放在小盆栽旁,獨特且的骰,能夠坐在它上面的人,或者是蟻俠,或者要借用多啦A夢或外星毛查查的法寶,把原本細小的自己再放細一點,坐在上面,看看這個世界的宏大。

缺憾美

有一種美麗,叫缺憾美。配得上這種美麗的人,不是絕色美女,也不是妙齡女郎。在我而言,缺憾美的代表有兩個,他們都是男人,一個是足球員,一個是籃球員,他們分別是謝拉特(StevenGerrard)及麥基迪(TracyMcGrady)。

穿情侶裝的男女

街裡愛人一對對,但吸睛程度總不及這一對。若想他們穿着的是情侶裝,我由心配服他們的穿着,是那種天衣無縫而又不落俗套的搭配。我自己很喜歡粉紅色,以前有數件粉紅色T-恤,也有麻質粉紅色恤衫,當然不是那種「姣婆紅」,是那種世人接受得了,男人可以合情合理地穿着的粉紅。

「海之戀」之後

「海之戀」之所以成為熱話,除了發展商所指的「希望本港能夠多一點愛心,並能表達集團對本港的愛」外,我的想像是在樓市居高不下時,打造一種能夠上車就能與樓盤談一場戀愛的意境,而且對象不只是千金難買的新樓,還有無盡的大海,多浪漫。

關於第二個女人

沒有刻意追看無線的《幕後玩家》,但無意中看到劉佩玥飾演的Emma,向龔嘉欣飾演的Carmen示威,說她是Sheldon(黃宗澤飾)背後的女人,還要不但背着Carmen暗撻了兩年,而且還懷了他的骨肉,那一幕覺得Emma演活了第二個女人那種讓人咬牙切齒的厲害,讓我這個男人也深感佩服。

穿間條衫的女孩

間條衫當然不只是女人的專利,但無奈穿得好看的,總是女人。對號入座、斷章取義、先入為主、我行我素甚至只憑直覺,穿間條衫好看的,都是女人,當然好看的女人,自然會穿得更好看。即使不好看的女人,那件間條衫還是好看的。

芋圓

有時候,情人之間最簡單的拖手,到海濱散步,看似容易,對Long_D們來說,也是這麼近,那麼遠。生活在同一個城市或社區的情侶,可以日見夜見,可以故意製造驚喜,也可以想吻他或擁抱他的時候,打個電話或者發個WhatsApp,就能夠讓他出現。

兜過幾個圈

兜過幾個圈,看木馬旋轉,這句十年前朗朗上口的歌詞,也許像迪士尼那樣被許多人埋藏在記憶裡了。

八百年後看地球

公元2816年,在LY88星上,19歲的哥哥正與12歲的弟弟使用新訂購的「歷史資料儀」,讓立體影像投放眼前,一起觀察宇宙中不同星球的過去。他們點選了八百年前,地球一個叫香港的小地方,那時香港發生了一些特別哄動的事,有兩名立法會議員被質疑議員身份,因他們在宣誓上疑似宣揚香港獨立。然後,弟弟看到一張年輕長髮的臉,那個議員姓游,歷史資料儀分析顯示,她是香港歷史上最年輕和最漂亮的女性立法會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