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兼併
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追一個短髮女孩

高峰的時候,究竟會有多少個男人被這個漂亮而清新的短髮女孩迷住了?那晚捕捉到她吃意粉的一瞬間,的確被她那種爽脆的率性打動了。看到她那種隨性,我想起那些年,追求不如時那種簡約而又不失禮的片段。在我的空間裡,追一個短髮女生有另一本手冊,也許是一碟美意的意粉,和一篇好看的短篇故事。

一個父親

也許香港人壓抑得太久了,新聞回顧着這名父親的「德政」,說他叫停雙非孕婦、下限奶令、重建居屋等,似乎是對他的一份歌頌。那邊廂,許多政客都爭相抽水,勸他好好回家照顧家人,就放過香港人,未知那些日夜狙擊他的政客,又會否因而放過他。

這張椅,手工細膩,木紋分明,我用手輕輕摸一下它,有着一份木製的質感。那是在一次吃午餐時拍攝的,它就放在我面前。在面壁的高身吧枱上,椅子放在小盆栽旁,獨特且的骰,能夠坐在它上面的人,或者是蟻俠,或者要借用多啦A夢或外星毛查查的法寶,把原本細小的自己再放細一點,坐在上面,看看這個世界的宏大。

缺憾美

有一種美麗,叫缺憾美。配得上這種美麗的人,不是絕色美女,也不是妙齡女郎。在我而言,缺憾美的代表有兩個,他們都是男人,一個是足球員,一個是籃球員,他們分別是謝拉特(StevenGerrard)及麥基迪(TracyMcGrady)。

穿情侶裝的男女

街裡愛人一對對,但吸睛程度總不及這一對。若想他們穿着的是情侶裝,我由心配服他們的穿着,是那種天衣無縫而又不落俗套的搭配。我自己很喜歡粉紅色,以前有數件粉紅色T-恤,也有麻質粉紅色恤衫,當然不是那種「姣婆紅」,是那種世人接受得了,男人可以合情合理地穿着的粉紅。

「海之戀」之後

「海之戀」之所以成為熱話,除了發展商所指的「希望本港能夠多一點愛心,並能表達集團對本港的愛」外,我的想像是在樓市居高不下時,打造一種能夠上車就能與樓盤談一場戀愛的意境,而且對象不只是千金難買的新樓,還有無盡的大海,多浪漫。

關於第二個女人

沒有刻意追看無線的《幕後玩家》,但無意中看到劉佩玥飾演的Emma,向龔嘉欣飾演的Carmen示威,說她是Sheldon(黃宗澤飾)背後的女人,還要不但背着Carmen暗撻了兩年,而且還懷了他的骨肉,那一幕覺得Emma演活了第二個女人那種讓人咬牙切齒的厲害,讓我這個男人也深感佩服。

穿間條衫的女孩

間條衫當然不只是女人的專利,但無奈穿得好看的,總是女人。對號入座、斷章取義、先入為主、我行我素甚至只憑直覺,穿間條衫好看的,都是女人,當然好看的女人,自然會穿得更好看。即使不好看的女人,那件間條衫還是好看的。

芋圓

有時候,情人之間最簡單的拖手,到海濱散步,看似容易,對Long_D們來說,也是這麼近,那麼遠。生活在同一個城市或社區的情侶,可以日見夜見,可以故意製造驚喜,也可以想吻他或擁抱他的時候,打個電話或者發個WhatsApp,就能夠讓他出現。

兜過幾個圈

兜過幾個圈,看木馬旋轉,這句十年前朗朗上口的歌詞,也許像迪士尼那樣被許多人埋藏在記憶裡了。

八百年後看地球

公元2816年,在LY88星上,19歲的哥哥正與12歲的弟弟使用新訂購的「歷史資料儀」,讓立體影像投放眼前,一起觀察宇宙中不同星球的過去。他們點選了八百年前,地球一個叫香港的小地方,那時香港發生了一些特別哄動的事,有兩名立法會議員被質疑議員身份,因他們在宣誓上疑似宣揚香港獨立。然後,弟弟看到一張年輕長髮的臉,那個議員姓游,歷史資料儀分析顯示,她是香港歷史上最年輕和最漂亮的女性立法會議員。

那些漸被遺忘的卡通

在我小時候,放學回家做完功課才四點鐘,之後就可兩兄弟坐在沙發上,開着電視安心地看看卡通片。卡通片的出發點,娛樂行先,但教育居次,每一套卡通都會潛移默化地教授小朋友一些做人的道理,雖然現在重看會略嫌老土,但的確植入小時的記憶裡,至今長大成人後,至少懂得分辨是非對錯,不至於做個壞人。

三貓

搬到大埔後度過了兩個寒冬,六隻貓仍然不問世事的在大樹下過着半流浪的生活。有時候,一條煮過的魚,會令牠們鬧哄哄地聚在一起,但更多的時候,牠們會小圈子那樣各自活動。

浸大二三事

因工作關係,也不時到訪浸大,不約而同地,每一次都是回到舊校(衡善校園)。喜歡在查濟民教學大樓看着天井型設計的建築物,地面半月形的小花園,以及牆上的壁報板,總覺得那個地方是最像中學的大學校園,卻又有着一種不能言諭的文化氣息。曾經在那個地方面試中文系,用《文心雕龍》闡述香港與內地的關係,雖吸引到教授提問,但最後還是名落孫山。

大男人

女孩看到他的三文魚吸引,下意識想用筷子夾一塊,然後那個男人就提高聲線問她,「Do_you_want_rice?」女孩快要夾到魚肉時,沒有理會男人的提問。那時男人竟然發起怒來,:「I_am_asking_you_want_rice_or_not,_not_the_salmon!」那句話十分凌厲,感受到女孩內心有一種破碎的聲音。

火柴

安全火柴也是國貨,小時候認識它,的確是長輩在大陸購買,用它擦出火焰,燃燒蔗渣及木塊,用炭火去烹煮食物。每次煮食都規定最多只劃三根火柴,因為它彌足珍貴,而且被雨淋濕後晒乾了照樣可擦,算是有一定品質的國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