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兼併
藍兼併
喜歡將身邊的人和事,寫成小說或網誌。

一切

長假期看了兩套電影,晚上在Netflix上看《我想結束這一切》(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這電影是具爭議的,老實說,一點也不適合像我這種平凡而膚淺的人看。不過,那是改篇年輕小說家作品的電影,對於我這個有點妄想自己的小說改篇成電影的幻想家,或者這是其中一個我會看這電影的理由。

順風車

那天她坐在我的車上,我們開着車在新界某條單線雙程路走着,剛好看到一輛開篷車迎面駛過,她說香港很不適合駕駛開篷車,路窄且人多,空氣也混濁,也跟我分享了這件事。我問她,為什麼拒絕了這個主動搭訕的司機。她說那人的用意令她不安

飛進屋的螢火蟲

「因為佢要有光先會發光,好似太陽能電筒咁!」我嘗試將《國產凌凌漆》的戲份套進這氛圍。

與前度看電影

與前度一起進場看愛情片,我從未試過。我的前度都變成不再聯絡的陌生人,即使知道她存在,知道她的電話沒有改變,也從不會按下語音鍵,哪怕是一句訊息,一句問好,也不會去送出去。她與前度,卻是那麼樣的藕斷絲連,這些年來都保持通話,也知道他是最關心她的人,甚至有人向她展開追求,她也因追求者沒有前度的好,而斷言拒愛。

屍殺與半島

也許《屍殺列車》的化學作用太強,令觀眾對續集寄以厚望。而厚望的氛圍下,往往會帶來失望。我當年看列車時沒抱期望,結果被弄至眼濕濕離場,今集也沒有抱期望,結果也沒有太大失望。電影張力不俗,節奏及氣氛都緊湊,基本上不會悶場,除了頭一段對香港的情懷深感落差外,整套電影合格有餘。

大屋

用Lego砌屋,那是不太難的事。我的Lego大屋有三層高,鋪好了地板一層後,就逐點逐點砌上去。自從住了村屋後,我覺得車是人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故此我在砌自己的大屋時,也要建造一個獨立車庫,有蓋的,剛好泊進與我車子同型號的模型。屋的一樓有一個露台,弧形欄杆,閒時可與女兒走出露台看日落,也許會看到一望無際的大海。

人生若貓

貓叫帶子,應是隻異國短毛貓,與加菲貓同種,特徵是鼻子很扁,淺啡色毛,毛色亮澤悅目。數個月大的時候,他就獲領養,主人對他萬般呵護,照顧備至。貓長大得很快,如今肥肥白白,有時狡猾,卻很深得人心。

外賣仔

Dan甘願當一個沒有靈魂的掙錢機器,盤算每日收入一千元,連續工作三十日會有三萬元月薪,這看來瘋狂,但的確有很多外賣仔不打算讓自己休息。

鄔爸

第三天清晨,熟識的黑色七人車停泊在熟識的位置,我很快就登車安坐。

隨機搭巴士

畢竟香港很小,隨機登上任何巴士都不會令人迷路。

在廁所吃蕉的老伯

那時候,我吃了一半午餐後,肚子突然絞痛,馬上奔進廁所去解決。我把整個廁格都弄得很臭,味道很濃烈,臭得我自己也深感尷尬,也許是吃肉太多的緣故。當我用力把所有不潔淨的物質排出體外後,當場舒了一口氣,沖水後就走向洗手盆洗手。豈料,這時我卻看到駐守在廁所的伯伯,竟然拿着一根香蕉,已經吃了一半,在我洗手的時候一直在慢慢吃,我從鏡中看到他的倒影,內心有種說不出的內疚。

幻愛短篇:卡聞

小鐵在半山區,獨自經營一間咖啡店,咖啡店的名字就叫小鐵咖啡,店內播放着Nikita Karmen的《Came Close》。這天清晨,店外一位長得清新且陌生的年輕女生,約莫二十歲,染了一頭偏向紫色的頭髮,臉上有一些雀斑,兩邊耳朵共穿了不下十個耳洞,卻不是每個耳洞都戴有耳環。

假如青春不老

日本人的醫學在於養生多於用藥或手術,膝痛長者可以浸在水裡作拉展動作,竟可解決年老怕痛不能走樓梯的迷思,只是治療三天後就能登上近八百級樓梯的神舍,教人嘖嘖稱奇。然而,最高人驚訝的是有醫生發現了令人衰老的主要原因,更發表了權威醫學論文,證明有方法令人延緩衰老,相信人類平均活一百二十多歲是常態。

天地雄心

電影,一開頭就交代了那不是救火英雄或者警察故事之類的,甫開始就提到人體爆炸,然後劉華是個世界十大傑出學者,有一班人要這班學者死於非命,而劉華極有可能成為下一個目標,英國MI6都派人來保護,但偏偏他只要做CID的黃秋生保護。

咖啡罐

強行拉鐵環是沒有幸福的,我發揮一點小智慧,利用槓桿原理,用剪刀尖銳的末端攝進鐵環裡,試圖提起一個小空間,讓我用手指再將之整個拉起。豈料,剪刀的尖不夠尖,鐵片也太厚,竟無法攝進鐵環內,起不了槓桿作用

種出鮮花的大廈

偶爾經過慈雲山一條繁忙的後街,抬頭看見一個奇景,那幢外牆是粉紅色的大廈,在不同樓層中竟夾雜了一些綠,最近對綠色敏感的我馬上着迷了,在分析那些綠究竟是草還是膠,後來幾乎肯定的是,那些是植物,一些生長在高樓外的綠色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