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兼併
藍兼併
喜歡將身邊的人和事,寫成小說或網誌。

呼吸

巴士車廂裡,百分之一百都是戴了口罩的人,無論是坐在最前座的外國人,抑或是坐在後排中間的老伯。這程巴士裡,每個人都很安靜,有的聽音樂,有的看風景,有的在小睡,而我則在不停呼氣和吸氣。在記憶中,我沒有試過全程戴着口罩搭巴士,以前沙士時期印象模糊了,但記得一定有中間偷偷揭開過來透大氣,因為我本身氣管敏感,以前(中學兼職)在快餐店工作時,就因這原因而拒絕到廚房工作。

口罩內的唇印

武漢肺炎並不代表只有女子染病,然而戴口罩的好處,在一定程度上女人會多於男人。不科學的統計也看到頑皮地拉下口罩的男人比例較多,反而罩下的女人,驟然變得優雅,只要眼睛好看的女人,自然升格成為一個具神秘感的美女,雖然看不到她們的櫻唇,卻能想像那份美麗,哪怕是淡妝甚至素顏上陣,而Veronica則是堅持搽唇膏的女人,唇膏的顏色,也會伴隨口罩的顏色而不同。

外賣

這高檔次餐館(看似),標明了那筆收費,每個外賣盒要收兩元,兩個套餐就要十四元,計算比例相等於今次交易的近一成,正如它寫明套餐堂食可享九折,只不過要再收取一成服務費而已。

潘朵拉

韓國小鎮有一座核電廠,已運行四十年,偶爾發生小事故,男主角姜宰赫的爸爸和哥哥就在事故中被奪去生命。無奈下,小鎮的男丁,大多依賴核電廠生活,在內工作,而姜宰赫一直想逃走,甚至想過去南美做生意,只是朋友及家人都不讓他走。老媽子不准,即使這核電廠已奪去她的丈夫及大兒子的寶貴生命。

收到你的口罩已經太遲

情人節的這天,天色灰灰暗暗的,像雨廷的心情那樣,跌跌蕩蕩,空白淡然。他把一個獨立包裝的口罩放進信封裡,在信封面寫上一個熟悉的地址,信中還有一張小便條,大概是給收信人一份小心意。這信對他來說相當重要,故他親自到郵局把信掛號。寄信後雙手插着褲袋,戴着一個綠色的外科口罩,背一個白色的環保袋,在比往年都冷清得多的尖沙嘴街頭,獨個兒踱步。

他和他

我喜歡那種寫得很有溫度的文字,這是不如看完故事後,叫我一定要看一次學習,作者寫出的文字,是我無法寫出的層次。我無意去探討究竟香港還是台灣比較對同性戀開放或包容,有時候留在故事裡,會有更快樂的着墨,就如作者會把港產片融入故事裡一樣,讓人代入那個場景裡,儘量不想像那種交纏的畫面。

當我一個夜遊大埔

踏進去,人是有,但只大十多個,在偌大的超市中顯得零落。我看着不如給我的購物名單找貨物,食物及水果都不缺,還找到一塊看似新鮮的特價本地鮮豬腱肉,也買了四個橙,還有一盒殼類早餐。

好人

老闆說香港現在不封關,以後就被世界封。

潮語不潮

其實撚的出處連白居易的詩也有,《琵琶行》中的「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么。」,是用手搓揉之意。

足球女直播

我承認自己是個不付錢卻又想看足球直播比賽的球迷,目的都只希望在利物浦完美的這個賽季中,盡量看完每一場比賽,無論開賽時間是凌晨三點四十五分,或者是黎明前的兩小時。原來無論是任何時間,都總會有不願睡的人在網絡世界中提供資源,而直播足球的人,卻愈來愈多是不諳足球的女人,在直播畫面中留有一小格,讓她的亮麗面孔在軟件及燈光美化後,展現在萬千球迷前,而她的任務不是講波,只是談笑風生

高比拜仁

他不想成為下一個米高佐敦,他只想做高比拜仁。睡至中午看到朋友的第一個分享的資訊,我不明所以地問為什麼,然後下一秒就是鋪天蓋地的難過消息,NBA傳奇高比拜仁巨星磒落,與他一起喪生的,還有13歲的女兒。

封城

看着電視畫面,那種張力比起反修例抗爭運動時燒路障的時刻凝重一百倍,許多人都祈願香港能守住那個零感染的關口,但大家經過了抗爭後,也知道這是徒勞,從不聽民意甚至專家意見的政府,又何來有能力把關。

叄拾

她結婚那年三十歲,在古代而言有點年長,在現代來說相當普遍。她的婚禮很華麗,在半島酒店筵開三十席,出席的朋友或親人都相當冠冕堂皇,至少在衣着打扮上,與場合絕配。她是個喜歡文字的人,長得漂亮,卻不算富有,也不在意婚禮的排場,只是夫家有點社會地位,擺酒這事是出於不失禮。

援交少女二三事

書名叫《女朋友》,我看後的感覺是,故事裡的兩個女朋友,都是被命運牽絆的少女,有時候情非得已,有時自作自受,寫出那種青春十五十六時的現實。我這個只在高中兩年才有女同學的半大叔,多想跳進故事裡,用甜言蜜語去把那個被作者形容得如天仙般亮眼的女孩帶回家。

等一個鐘咖啡

咖啡中的曼特寧,其實甘中帶苦,苦中帶酸,要有人生閱歷的人,才能品出那份味道。她對未來的憧憬,就是嫁給最愛的男人後,生兒育女,或者能放下工作,在傳統的社會角色中走下去,這顛覆了我的想法。

如果葉問能選擇

葉問時代的香港,雖然未有如今的先進及富裕,一點一滴的爭取市民應有的權利,將洋人警察貪污濫權改變至逐漸推翻成平等社會,體現那種香港人自給自足,肯拼就會有出頭天的核心價值。若果葉問能夠帶着他的無敵來到2020年的香港,不知道他看到社會不公義之時,如部分濫權的警察揮動警棍敲打示威者的頭部時,未知他會否出手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