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娘
北極熊娘
北極熊的娘親,一種渾身「脂」產的肉食動物,擔心找不到足夠食物,更擔憂下一代有沒有將來。

人在成長後漸漸發覺興趣和現實之間很可能存在很大的鴻溝,完美地把兩者結合需要極其多的條件許可,要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委實是相當艱難。若要趁年輕追夢,甚至要作出多方面的犧牲:放下權力、金錢和優渥生活,還有漠視旁人的評價。還記得「九優狀元開巴士」這則勵志頭條人生故事嗎?當你看到這些令熱血的例子,有否勾起你心底那曾經呵護、經營的小小夢想嗎?

九十後的小學生按成績表現挑選朋友,比賽前滿嘴過於謙遜的客套話;中學生經已善於「走精面」卻缺乏常識,幾乎每年也會有人因上載公開試的條碼貼紙而被扣分;「搏盡無悔」的大學生在臉書公開炫耀自己某一科居然一堂也沒上過;投身社會的九十後又被指責態度散漫、不上進,甚至會把兩元郵票切開一半貼上信封,匪夷所思。到底這群九十後的態度出沒甚麼問題?

這裡說的「補母」全名是「超級補習導師兼褓姆」,又稱「上門補習導師」。我相信這兼職幾乎是每位本地大學生都曾經做過的,甚至是中學年代已經開始。在這個副學士生和大學生都要去補習,學習寫求職信和履歷表,以求「爆GPA」奪取一級榮譽的年代,幫人補習和被補習實在是稀鬆平常的事。值得思考的是當個「補母」到底是不是浪費青春呢?

諾基亞死忠叛變記

一支諾基亞手機,充電一次,能夠使用數天。耐用和踏實就是諾基亞最大的優點,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第一支手機就是諾基亞的牌子的,而且還要是我老爸換機才轉讓給我的。那個諾基亞的年代和那時候的香港都令我很懷念,因而偏執的我一直有「諾基亞情意結」,打算一直使用諾基亞的電話。可是,我也很看不起自己,終究還是換了別家品牌的智能手機。更糟的是,有報道稱Nokia或將改名為Microsoft Mobile,諾基亞回憶即將永遠冰封。

選錯科又如何?

現實就是如此,在千鈞一髮的時刻,抉擇已一錘定音,沒有「有商有量」這回事。有些同學明明選定了學科組合甲,卻發現成績單上組合乙的公開成績較佳,沒有多餘的考慮時間,聽到自己的名字,草草地填了組合甲,一臉茫然地下台,完事;有些同學為了留在原校,勉強進了別的班別,隔年決定轉校重讀;還有一個我不認識的倒楣鬼,在放榜日申請了重讀,卻在若干月後得到諷刺的覆核結果,原來該名文科生考獲二字頭的佳績,甚至有一科明明獲A卻被錯評為D。運氣這傢伙,從來蠻不講理。

換取大學入場卷似乎是中學生的要務,而戀愛則是大學生的功課之一。諷刺的是很多在高中時期萌芽的愛情往往都是維持不了,男的升讀了副學士,女的到了外地交流。又或是日子久了,發現對方的死症難易,根本永遠改不掉,還有那顆過於幼稚的心和那種自私的佔有慾等。隨著種種現實的考驗以及忙碌生活的挑戰,曾經被如何看好的戀情還是無奈擱淺。人空閒就份外感到寂寞,大學的自由作息時間簡直是醞釀戀愛的最佳土壤,很多仿如電影的一見鍾情浪漫得要命,偏偏幸福感覺就是稍縱即逝。初次經歷這種挫折的確是很折磨人的,尤其是天真的溫室小花,需要漫長的日子接受事實,才能從巨大的漩渦中爬出來。朋友圈中出現複雜的多角關係或是地下情等等電影橋段,都是對大伙兒的友情的巨大衝擊,那種要守口如瓶的日子和那些死去活來記憶,你正在經歷嗎?日子久了,有一天你會覺得雲淡風輕,反倒想跟對方說聲「謝謝」。

當大圍楓林消失時

曾幾何時,楓林小館是大圍村南道最耀眼的食館,也因為老闆是業主,故此它是我心中永遠不會消失的老味道。這個見證逾半世紀變化的餐館,分店曾遍及臺灣、美國。最起初是在現址為新城市廣場開業,而店名是老闆以家鄉「陸楓豐林」而起的。據我老爸說,剛開業的那幾年還得在門外輪候,偶爾還會遇到胡楓等等(那一輩的)明星,好不威風!大圍這間八千呎店成了碩果僅存的一間鋪,後來更晉升為米芝蓮星級食府。

該死的智慧齒

很多時候常識都是很匱乏的。這個又說智慧齒不得不脫;那個又說醫生不建議病人輕易脫智慧齒,以訛傳訛。平日沒有機會討論牙科知識,當聽到朋友消息的時候,往往已經是「大件事」,看到「臉腫人消瘦」的恐怖狀,或者可怕的牙科新聞,就加倍逃避要看醫生的現實。且聽聽我的個人經驗、以及從我的家庭牙醫聽回來的皮毛常識。

普通話干擾粵語的年代

相信生於九十年代的讀者也跟我一樣,在普通話教學的夾縫中成長:打從幼稚園起便上普通話課,直至高中才不用「煲冬瓜」。回望這十數年,其實家長與學生都對這一科目沒特別感覺,反正佔分比重不高,但求合格。現在的情況當然不可同日而語,國家水平試的訓練班生意可好了!可是在我的年代,除非是會考或高考要修讀普通話,不然「得過且過」即可。且別罵我不求上進,畢竟一星期才上那四十分鐘的課,要學得好語言本身就難如登天,更不可能期望能將普通話說得像北方人一樣那麼標準,正如不論外國人、外省人如何學習廣東話,說起來腔調也是怪怪的,因為那不是他們的母語啊,就是這樣簡單。

《Let 美人》

一般人像我都會覺得整型有如「人造人」,天下間的女子就像倒模一樣化成類似的臉龐,以及膠質的五官,不幸的話更會賠上性命呢。因此我在說這句話的同時,隱晦地道出了我不敢苟同別人「過度貪美」的極端做法。即使與我無關,但我總是無法理解人生已經苦,何解仍要承受更多的痛苦這回事。然而,在注重外表的 世界,有很多人是身不由己,有先天有危害身體健康的巨胸;天生臉上有著啡紅胎記的「現代鍾無艷」;因遇上意外而毀容的少女;有明明是雙胞胎、但妹妹樣子卻異常不好看的;有唇型外翻的;也有顎骨突出、以致上下排牙齒無法合攏咬食物的女子;還有產後患上怪病以及身型大走樣的抑鬱婦女…… 她們飽受歧視、孤立,甚至曾經輕生,認為人生黑暗,生無可戀。

高木直子圖文書蒐集症

近年圖文書大行其道,香港有cuson和阿拔,臺灣的鼻祖要算彎彎。若論最具影響力的圖文天后,捨日本高木直子小姐其誰。高木直子(たかぎなおこ)絕對稱得上是第一代靠網路發跡的受歡迎圖文創作家,至今已紅遍亞洲多國,隨便走進一間書店都能找到她的圖文作品,許多都是以《一個人……》作書名開首。人長大了買書變得挑三挑四,家裡空間太小了,太大型的書或是不怎樣會看第二遍的書也真的懶得買回家,畢竟搬回家後該如何安置實在令人傷腦筋,後續清理書本又要費另一番功夫。唯獨是直子的書似是得到通行證一樣,逢出必買。字數明明很少,站在書店不消一會也看得完,偏偏就是沒情由地喜歡買,準確來說,是喜歡看和喜歡藏,看著書櫃一字排開的直子圖文書,爽得要命,是家中其中一片好風景。

。隨便在新城市廣場問問幾個路人,他們或許搞不清沙田UA目前究竟是擴建中抑或是拆卸中。這怪不得市民,因為有關沙田UA戲院裝修的報道相對不算多,社會討論也不算熱烈,像我們這些迷茫的「細薯仔」不清楚落成日期也說得過去吧。

小學雞愛不釋手的刊物

沒有互聯網的童年,同學鄰居之間的互動就自自然然組織成網絡。沒有臉書,我往往在酷暑的課前跟同學一起鑽進冷氣大放送的圖書館,一起看漫畫。電子書更加是聞所未聞,若想購買兒童刊物,緊記週末和家人喝茶時主動提出幫忙買報紙。這樣大人看港聞,我看《兒童快報》,各適其適,多愉快!你還記起那些陪伴我們成長的刊物嗎?

西田百貨就像是沙田友的舊戀人。曾經關係甜蜜得不可分割,也印證著「她」的興衰變化。如今感覺忽冷忽熱,熟悉又陌生。醞釀情變的前兆其實相當明顯:1999年新城市廣場地標羅馬噴泉被拆卸、2003年就連音樂噴泉也被淹沒在時代巨輪下、2008 更易名成「一田百貨(YATA)」。看著千篇一律的白色仿雲石地板上縱橫交錯的「行李喼」痕跡,回溯昔日留下無數根腳毛的紅磚黑色橫紋地板。就連「西田」這名字也留不住了,靈魂像伴隨名號一併脫胎換骨,又似是無意瀏覽到前男友的臉書,發現對方連英文名也改掉了,明明碰見的是同一人,卻形同陌路

樓宇維修成噩夢

老娘所住屋宇同樣面對上述難題,也讓我初次覺到警察偏頗的一面。從前看立法會選舉,聽到有關部份警察偏幫某一政黨消息也不以為然。直到有一次,我家大堂無故被管理公司「撬信箱」偷信,管理員視若無睹,業主大驚報警,查看到某一座的錄影帶,證據確鏧。居民議論紛紛,我在另一場合親耳聽到某一警員說:「撬完塞返入去唔犯法架!」眾譁然,居民因而舉報他,事件不了了之。當然,在其他衝突事件上也看到部份警員對法團尤甚偏袒。後來因窗花受損報警存證,上來辦事的警員同是天涯淪落人,他分享了很多相關知識給我們,還有一群常常碰面也善意提醒我們的好警員。

出色的動畫就是對於小孩來說輕鬆、易懂、有趣;對於大孩子來說感動、反映人性、有深一層意味的;成功的動畫不會因時間流逝而被人遺忘,反而是一路陪伴著觀眾成長,紮根在心底裡,是世故大環境之中、存於赤子之心內的一道後盾,適時給予我們力量。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