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ia
Altia
有點憂鬱有點傻。半個宅,喜歡故作感性扮大道理,但其實什麼都不是。Blog: http://altiahk.blogspot.hk/

人類身份證

你畢業未啊?你打算揾咩工啊?你有咩好路數啊?對於呢啲問題,你會扮曬唔好意思,扮你未畢業。然之後你答,你岩岩考完試,宜家仲未出Exam Result,都唔知道Grad 唔Grad到,然後就九秒九咁趁住下一個問題殺到嚟之前冇鞋挽屐走。

數據化的博弈遊戲/憂鬱

撲克、麻將、雙陸棋等遊戲因為涉及不穩定的抽選因素(例如說,雙陸棋的骰子點數、撲克的發牌、麻將的起手牌和自摸牌),所以在非完全資訊和這類涉及抽選的遊戲,電腦或者是程式不可能做到百戰百勝。取而代之的是,人工智能可以使用蒙地卡羅方法,在大數法則——或者說,當抽選數越是接近無限——的條件下,重複演算同一個局面的不同可能性,以確保電腦選擇的選項永遠是期待值最高的選項,保證長遠來講電腦永遠是贏家。

六萬是打盡一切牌得出的結果,有本土派聯合、網媒唱好、還有同情票(同情魚蛋一事)綜合出來的結果;若然如此多勢力聚頭但還是只有六萬,到了九月勢必沒有那麼多助力,本土派要有人出來選、又要如此穩奪一席,又要避免內訌,要重現奇蹟,肯定不會容易。

動畫是甚麼?

倘若我們要從單純的技術角度評論,動畫指的當然是指快速在一秒間播放16至24張圖像,產生錯覺、從而令畫面上的人物從靜畫變成「動畫」,再複製這個過程上幾百、甚至乎上千次,以致到這些錯覺能串聯成電視動畫/電影劇場版動畫的技術。但是,對於不同人而言,「動畫」這詞,大概有不同的意義。

有錢就會強大——Crowdfunding

香蕉奶一邊說夢想,一邊攤開雙手和大家說錢,所以香蕉奶那句對白很應該改成沒錢沒夢,有錢就會強大——可是,在這些募款平台下,強大的,到底是誰?

他們認識到他們根本沒有才華,應對不到大眾的口味。漸漸地我也被人問到,「你以後想出來找什麼工作做?」、「你有咩CareerPath?」、「你以後真的想要寫文揾食嗎?唔好講笑啦。」、「你點樣生活?呢行環境好差喔。」、「仔啊,你去揾兼職啦。」、「寫Blog,揾到錢咩?」

如果你去到這裡還看不懂,ReceivePronunciation其實就是最好的語言推廣例子,所謂的標準英國腔在英國其實就是一種HighLanguage;在英國,會講純正RP的,一般都只會是在私立學校出身、教育水準相當的小孩。而政府為了鞏固和推廣RP,就正正會頻繁使用RP、並且推廣RP高人一定的地位,摒棄其他次一等的語言;BBC的新聞只會用RP,正正就是第四點所指出的語言推廣。而要講RP被英國政府營造出的所謂崇高地位,最佳例子,當然有事頭婆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這條Twitter

赤裸的背叛

這個政權對佔領的態度非常冷漠——所謂示威也好,號召人民上街也好,最根本的理由是向政府表達民意,展示現在有這樣的一群人反對政府,然而人無恥則無敵——台灣的政客還有一分廉恥,在太陽花不解決製造問題的學生,而是解決問題;香港的政客、所謂建制派則是解決製造問題的學生,然後自稱沒有問題,這是台灣政府和香港政府差別最大的地方;也因此,我已經不想再批評過往的三十日,或者是六十日,這個政權和共產黨是如何的腐敗不堪,如何的漠視民意,或者是批評反對派沒有良知、道德觀念,反正批評過後還不是態度照舊。

抄襲風波:VK克 vs ClariS

話說今日台灣那邊出了一件頗大的新聞。近年因為Deemo、Cytus等等台灣製音樂遊戲而成名的鋼琴音樂家、配樂家VK克早前為手機遊戲「女神聯盟」配樂,製作主題曲。然而曲子出場大概一日左右,就有網民發現這曲子和另一首著名的曲子《魔法少女小圓》的主題曲〈コネクト〉很類似。由於《魔法少女小圓》是這幾年日本最有名氣、甚至乎可以說是國民級的作品,知名編曲家竟然公然「參考」一首這樣的曲子,造成很大反彈。
如果你還沒聽過曲子,有熱心的網友做了一條比對影片,大家可以自己找來聽

勿忘初衷……?

雨傘學運的本質,是一個沒兌換的承諾,是政府失信於人民,而人民要求政府兌現當日立下的承諾。這和民主的本質如何,或民主是否一個有效的系統無關。更甚者,就正如還了一部分錢、之後就應該要還埋全份,當政府說要給出閹割式民主、要求現在要「袋住」一個「帶有民主成分的系統」的瞬間,就已經回應了少部分訴求,承認自己有給出民主的義務。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政府其實已經承認了「民主」是一個有效、適合的系統——而我們根本不需要澄清或重申民主有效,就只是要逼政府兌現剩餘的承諾而已。

要看SAO追求什麼戰鬥、或者是科幻或網游設定肯定是想錯了,偏偏SAO向來讓人誤解成戰鬥和設定的代表,但最弱的卻是這些方面。就和旁邊的《高能高中生》一樣,在這部作品裡,日本政府變成了無能的代表,就算知道了兇手的範圍、卻不能頒布搜索令搜查兇手,而需要依賴桐人潛入GGO找出兇手。川原礫筆下主角基本上肯定會掛著威能二字:玩了兩次GGO的桐人輕易將上次BoB 的亞軍徹底用感覺流打臉、也輕易獲得了一大堆裝備、金錢,將舊作的所有外掛技能、劍技等等「轉移」到新作品,連帶溝女外掛也轉到GGO。

也來聊《梅露可物語》

噗浪上有不少朋友在玩一款出了一陣——準確點說,是上年十二月出的遊戲,也就是本文將會提及到的「梅露可物語」(日文:メルクストーリア,下面全部簡稱梅露可)。起初見到有人玩於是下載了、用來打發時間和充在兩個PAD賬戶補充體力,今日見沒什麼好寫,自然來講講這部遊戲。

CP01,與及動漫節

之前和時常進出會展的同學閒聊,聊到動漫節之際,我講到我對動漫節的感想和這年動漫節的預測:「動漫節的本質和書展一樣,是一個輕小說和漫畫散貨場。儘管展覽場內本身沒啥好看,但因為每年只要有角川就會有大堆人排隊,所以就算沒什麼好看都好也肯定會有一堆人去。」我很慶幸我這年猜錯。我覺得,這年的動漫節大概是這四年裡辦得最好的一年。

動畫=夕陽工業?

Production IG欠債被解除製作契約、GONZO破產、中堅動畫製作商Group Tac 自我破產,以致到Kill La Kill 得讓監製等高層直接下手做作品、甚至乎早前傳閱過的月給一萬円動畫師、另一個實況……這些你都可能聽過,但是你有沒有想過背後的原因?

這篇文是寫給想知道發生咩事,但是不貼近動漫圈的人,俗稱懶人包。整件事情最多人噪的原因,不外乎香港人最常有的那句話:「點解旁邊的AV舖頭無人掃,龍虎豹沒人掃,但是同人誌和動畫就被人掃?」——魚蛋論啊,魚蛋論,不過不是不可以理解的,反正我也講過類似的說話。

大學

也許我的確對大學期待太高,也許只是我進了一所比較奇怪的大學,一所常常被忽略,被人忘記的大學——但更可能的是,也許我只是一個怪人,腦袋想的東西與其他人不同,結果我沒辦法與人溝通。在O Camp 裡本來相處麻麻的同學們在說GTA5,我一個人在旁邊看著,插不了嘴,也不知道有什麼共通的話題好講,結果越行越遠;難得找到會接觸獨立音樂的同學,對方聽昔日五六十年代以後的搖滾,我卻不喜歡搖滾,喜歡聽俏靜的、平淡的電子音樂,結果話題都總是說了兩三句,聊的話題離不開功課、Tutor和Lecturer 教書進度、返學等等,開玩笑之後就完結。人們喜歡上高登,我卻厭倦高登的氣氛、甚至不明白潮文到底有什麼好笑。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