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ia
Altia
有點憂鬱有點傻。半個宅,喜歡故作感性扮大道理,但其實什麼都不是。Blog: http://altiahk.blogspot.hk/

路姆西熱潮之後……

路姆西公仔一出來之際,我就將Facebook 的個人照片,從幾個月之前因為馬來西亞大選疑似舞弊而轉的黑色圖片,變成是路姆西公仔。我選路姆西公仔,不是因為路姆西公仔有慈善、是社運工具,只是覺得名字好好笑,公仔又幾得意,所以選路姆西公仔。要講跟風我和大家一起跟,所以歡迎大家說我是左膠(如無代堂所講)。又,與其好似張秀賢一樣,以社運做引子去講一個公仔的意義,下面是讓大家在路姆西熱潮之後,有什麼使用路姆西的方法,歡迎你拿來得啖笑。

《銀の匙 Silver Spoon》總評

《銀之匙》是荒川弘自名著《鋼之煉金術師》之後,自同名漫畫所改編的動畫。與《鋼之煉金術師》硬橋硬馬的戰鬥與沉重的氣氛不同,《銀之匙》一作取材自荒川老師昔日在農戶生活而成;但如荒川老師在最近的訪問講到,《銀之匙》一作的重點不在農務,而如《鋼煉》一樣,講的是人物與角色的成長。而儘管《銀之匙》的故事在動畫只是開了頭,情節、角色和主要議題還未完全發酵,卻不阻礙本作成為一部精彩的教育動畫。

無名倒下

有那麼多的新站,一個無名和Yahoo倒下,根本毫無可惜和掛慮之處。然而,平台倒下,再加上小筆曾經遷站,終究也讓人想起一個殘酷的事實。任憑你再逃,從一方走到另一方,文章依然是積存在電腦,漂泊於不同空間之中;雖說可能性不算很大,但某天假若Google不再認為部落格可以賺錢,Blogspot就會倒下。寫手們除了是被動地備份文章,傳到別的平台,又或者是自己建一個網頁,就沒什麼東西可以做。哪管你是租伺服器搭建自己的網頁,還是在部落格服務供應商,租借一個名號寫作,這全部都不是家。伺服器總會有壞、資料沒掉,失靈,甚至被淘汰的一天。某天服務供應商戲劇化地說「我不再提供部落格了」,大家就完了。

一些動畫評論的標準

《食神》之所以好看,不在於食神有大道理,而在於《食神》很好笑。同樣地,我們也可以選擇不作任何繁複的解讀,只是依循劇本,放鬆腦袋去看作品。我們覺得一部作品有多娛樂性,多能娛樂我們,也可以成為我們的評價標準。看動畫向來是很個人的事,就如上面舉出的都只是大部分(筆者聽聞過和使用的)標準,假若讀者有自己喜歡的,也大可以用作來評價。

為什麼通識不能去政治化?

砍掉政治一環,基本上我們就可以不用教通識,因為事實上幾乎所有通識的單元不多不少都會涉及到本港政治環境又或者是政治,不教政治的通識,等於殘缺。若然我們的確要砍掉政治,我們就不能討論環保及環境議題,因為這樣會牽涉到施政政策,會牽涉到地區政策、平衡各方利益等等。我們也不能討論全球化,因為這會涉及到文化進出口政策,也會講到全球政治如何影響對方。我們更加不能討論中共,不能再有今日中國,因為討論中國肯定會講到中國歷史與政治環境,講到人權、治安與中國近幾年來的經濟發展,包括十二五規劃,當中全部都是政治及民生問題。我們不能講公共衛生,因為這會講到公共衛生及醫療政策,及其相關的資源分配。你甚至乎連個人發展也不能講——因為會涉及到文化全球化、社會環境、社會文化政策、教育政策等等與青少年成長相關的議題。

補習

我覺得補習最大的價值不在於上課講書的內容和技巧,而在於補習社提供的資源。雖說大部分補習社教的技巧在公開考試都有用,但是我不覺得這些技巧要講一年時間,而會是半年到三四個月左右——例如說歷史科本身固然有其拆題和答題技巧,但這些技巧不需要教一年那麼長,頂多教半年就可以教完所有技巧。留足一年,就只會是浪費時間。

2013 動漫電玩節

除了角川和動漫節人潮,筆者這年最深刻的三攤,有這年因為抄襲PAD得很成功而很熱門的《神魔之塔》、標榜自己是「首款香港漫畫改編手機遊戲」但實際上卻是第N款抄襲Puzzle & Dragon的《中華英雄》,以及是兩家用了許多版權繪做T Shirt而且我還看見了露點掛畫的精品公司。於筆者而言,這三者同樣是在版權的灰色地帶。前兩者或許能以「抄襲」的定義爭拗,爭拗這兩個遊戲是否抄襲PAD;不過後者版權繪一事,倒是歷久常新,幾乎年年既有,而且這些精品店幾乎是照搬原圖,故此嘛幾乎是毫無灰色地帶,只是因為日本方面沒時間追究,才置之不理。合上上面提及過的陳奕迅一事,筆者覺得,動漫節舉辦者似乎不怎麼樣理會租借攤位的攤主,到底會賣些什麼,以致到出現了這種「動漫節不動漫」、讓筆者覺得奇怪的事。

Spotify 與推廣音樂

我認為,問題根本不是在於Spotify 有沒有舊碟,而是在於Spotify 根本沒有嘗試過去推廣新人,沒有幫助那些新人。打開Spotify 的主頁面,我看見的名字都是一些我認識的、不需要推廣的名字:Kanye West、Lana Del Ray、周杰倫、Demi Lovato、五月天、The XX、Miley Cyrus、陳奕迅、Daft Punk。以上全部都是大明星,試問有那個名字是真的需要推廣的?事實就是,對比起不太需要靠Promotion、可以靠一貫支持者支持,就獲得豐厚收入的這些大明星們,那些寂寂無名的新人,更加需要這些廣告欄。Spotify 最好幫助他們的方法,其實就是善用資源,幫忙推廣新人,進而向他們展示善意,吸納新的樂迷。

2013春番總結

雖然本季大部分的作品沒什麼很讓人驚喜、眼前一亮的作品,然而卻不乏做得紮實,有趣的作品:既有相當出色的《翠星上的加爾岡蒂亞》,有年度花生片《進擊的巨人》,但同時亦有電波類的《奈亞子W》、《惡之華》這些作品,不過暫時本季銷量最佳的作品是《歌之王子》的二期——五萬四千卷的銷量雖然有點誇張,但筆者卻期待《進擊的巨人》在七月發售之際,如何打破這個記錄。當然,除了這些銷量出眾的作品之外,本季也有其他精彩、值得各位觀眾留意的作品。本文正正是為了回顧本季番組而生的總結文章。

再談獨立音樂

台灣的音樂文化的確比香港的要成熟,Livehouse 數量亦要比香港的多,配套也比香港的資助計劃要齊備,不過,台灣的文化部部長龍應台,亦不能說是功臣,甚至不能說是「為台灣文化界打了一支強心針」。去年七月,台北知名Livehouse「地下社會」因防火問題被勒令停業,事件亦觸發地下社會等人向龍應台請願。雖然龍應台在媒體面前答應「一定會去」、「會召開調解會」等等承諾,不過問題最終依然沒有解決,龍應台亦沒有解決事件;結果,今年五月,地下社會因為沒有解決防火問題,終於倒閉。

香港巨蛋「音樂節」

「音樂節」舉辦的時間相當奇怪;一般的音樂節通常會舉辦一日,又或者是幾日連續,像是美國的Coachella音樂節就是兩個週末,每日從早晨六點到夜晚八九點。台灣的春天吶喊音樂節則是延綿四日,從星期四到星期日。就算是台灣過檔香港演出的春浪音樂節,雖然時間比較短,歌手數量比較少(只有六組),但都演唱七個小時,從下午四點唱到晚上十一點,筆者推測這是為了避免觀眾中暑。反觀香港的所謂「音樂節」,時間短,從兩點唱到六點,選擇了夏天最炎熱的時間舉辦音樂節(比對上面春浪音樂節,春浪刻意將時間選擇在四點到深夜);而更重要的是,主辦單位嘗試將六組藝人擠在四個小時內完成,扣除設置舞台的時間,大概每組歌手只有三十分鐘到三十五分鐘時間表演,可能唱幾首歌就要離場,這算是什麼陽春音樂節?

流氓政治

而要數「流氓政客」,香港最著名的流氓政客,不是民建聯,不是蔣姨姨,不是劉江華,不是689和唐唐,而是無出其右的愛港力。如果你以為,蔣麗芸姨姨在議事堂振振有詞地講廢話、唐唐爆地下寢宮、689講無講過無講過大話很無恥,你還沒見識過高一等的愛港力。事關愛港力這個的組織,歷經兩年,其組織大部分的理念,都是建立在反對某些事情之上,除了不斷反對其他人的理念之外,便沒有建立任何屬於自己的政治理念,亦沒提出過自己最關心的階層,變相讓市民和網民難以討論這個「組織」的理念。

「過度」解讀

那什麼是「過度」解讀?舉個例子,如果我按照上面的白髮蘿莉圖,說「白髮蘿莉是Altia的妻子」,這算是「過度解讀」嗎?雖然這個是事實,可是除非圖內有任何後設語言(Meta-Language)——也就是在暗地裡告訴讀者、觀眾,說明「白髮蘿莉是我的」的細節——去說明上面的事實,否則這就是一個和事實無關的資料,只能說是一個錯誤的解讀。又換一個例子,如果我按照上面的白髮蘿莉圖,說「作者繪畫的白髮蘿莉,刻意使用了白色這種顏色,印證了作者心目中動畫就是要天真無邪」,這是過度解讀嗎?雖然說白髮蘿莉講到作者天真無邪似乎有點遠,但上面提出白色是主調色的觀察沒錯,就算有人推論是如此,也不能說推論的觀眾/讀者有錯,因為這是一個按照事實的推敲。

畸形的世界

這是個畸形的世界。我們溝通,但我們不再自心而發。我們說的,寫的,從文字變成了火星文,如今讀來,所謂文字如暗號一樣,索然無味。而我們的溝通,也漸漸變得公式化:朋友生日了,便在臉書上送上一句毫無誠意的「生日快樂」。朋友交女朋友了,我們不問候女朋友,不恭喜,點贊。朋友失去家人了,我們不問候,不哀悼,也點贊。我們等待的不是一個有建設性的回覆,而是「已讀」。我們彷彿都成了某種明星,而溝通,再不是平衡的對望,而是從上而下的俯視。

當James Blake 為了自己的大碟在網上洩露深感不快,懼怕因為太多曲子放上網,新碟的新材料不足、不足以吸引人買碟直擊,很有趣的是,同時期發片的The Knife,其唱片公司將新碟Shaking The Habitual很大方的上載去SoundCloud,而且上載的內容並不限制於幾首單曲,而是全張大碟。雖然The Knife和唱片公司,還是將那個Amazon的鏈接放在了Sound Cloud 曲目的下面,這大概證明了The Knife對新時代唱片業的看法:寧可大家聽正規的,也不願意讓人去下載,希望某天聽眾會買碟吧。

你是樂評

無論是中外樂評也好,眾多樂評總會陷入一個問題,而拒人與千里之外,那就是樂評們喜歡自說自話。聆聽音樂、接納音樂和享受音樂的過程,向來是一個帶有私密性的行為,就如性、如進食一樣,僅僅有用家能體會到當下接納音樂的感覺,就算你看著女優在AV裡面一副很High 的樣子,你也無法完全體會到當下的那種感覺;好的評論者懂得將這些私密的感覺,轉化成實際的文字拿出來形容,但更多時候會陷於自說自話,猶如吹水的過程。

頁 2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