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利
史丹利
史丹利
世界越荒唐,我就越瘋狂。深信「水清無魚,嘴賤無敵」。

個人道德水平比較低下,所謂物以類聚,身邊偷食的朋友多如繁星,我也無乜資格評論別人是否私德有虧。查實愛玩的文人才子甚多,風流才子一街都是。講起風流才子,自然想起沈西城,網上所有關於他的訪問也這樣說,相信沈前輩豁達,也不介意。經徐家健教授和周顯先生介紹,我曾有幸跟前輩同桌吃飯。沈前輩最近書展前又出新書《舊日滄桑》,預祝大賣。

識途老馬和初級狗公

個飯局有靚女。道理其實好簡單,財經飯局多厹多仔,做Sales or marketing最好有女,咁先傾得開開心心,落答都容易D。基本上,我講野的時間都係支吾以對,唯唯諾諾咁,我餘光60%都係望緊靚女,尤其是某一個靚女。至於留果40%做咩,好簡單,做狗公又唔好流到一地口水,望下山望下海轉移視線。

動容的不只是一幕鏡頭,而是王宗堯這位新晉男明星。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都是透過HKTV的《選戰》才認識這位藝人。我好喜歡張癸龍這個King maker的角色。身為男人,我也不得不承認王宗堯的演出真是十分帥氣,有點是竹野內豐和金城武的混合版,所以只能嘆香港影視界多會埋沒人才,沒有HKTV的競爭,沒有Spillover effect,香港真是只有娛樂圈,沒有演藝界,只有藝人,沒有明星。說到演技,個人覺得有點生硬,不過演技是有得進步,內裡的風骨、關懷香港的心才最值得叫人佩服。演技好到盡只能是出色的「明星」,要有埋內在才有質格叫「香港明星」。

二十一世紀「月老」

我是一個毒撚。Well~這個不言自明,但尷尬在這個事實太多人知,很多有心人都爭著介紹女孩子給我認識。我認識的一位心理系好朋友都有提出過做月老,想幫我牽紅線。不過,就好似梁振英咁,走左數。唔緊要,曾經有心就ok。

大學生邪骨團

「廿歲就揼邪骨,點搞啊?正正經經識個女仔啦」這時我竟成為了良師益友。「咪當幫下想讀書的妹妹交下學費囉」邪骨團長說這句話的時候大義凜然,能言善辯的我一時真係比佢拋窒。如果唔知前文後理,你會以為佢係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NGO義工。

「生哥,其實我地主力就做IPO既,有時真係好睇市況。市差,好多公司自然卻步唔上市;你看看同行,那一隻福健諾奇比主席私逃挾帶,又或者最近果隻天合化工,比anonymousanalytics懷疑做假數,逼住又回購又增持。相對之下,我地無接到呢Ddeal,已經好平安,少左好多麻煩。你知啦,近排中國政治又唔係咁穩定,香港又佔中,我地真係好難做生意落去……」多年的打工仔經驗教識我,同同行比較,係一招唔錯的做法,不過今日好似無咩用。

「等一個人的咖啡」

在苦苦等待台灣的《等一個人的咖啡》上映時,香港這邊廂的也有咖啡相關的戲碼上映,彷彿提醒大學IFC除了有重口味食Daisy的張智霖外,還有一所殘廁留傳下來的都市傳說。今日報紙舊事重提,我才發現原來咖啡可以咁柔軟,Wow!

【短篇小說】夜跑

加班多了,煙食慣了,點燃的就不再是單純的香煙,而是憂憂的寂寞。阿明拿起智能電話,打開那個只有一個人在說話的訊息匣子,不其然簡單打了句:「我好掛住你」,呆望良久,沒有send出去。那一邊廂的是Queenie,一個二十八歲的女孩子,阿明大學時期最喜歡的女孩子;一個不知因何原因,拱手相讓了給別人的女孩子。阿明望住那五個字,刪了,又再打過;再刪了,再打過。這一晚,老闆因阿明做錯小事,炒掉了阿明,失去冷靜的阿明,最後還是衝動的按了傳送。一如既往,沒有回應,只有更長的個人獨白,這些年來,阿明就是如此一個人練習一個人。

最好的李克勤活在回憶

回憶就是回憶,經典就是經典,有些東西過了就做不回來,現在的李克勤就是這個樣子。這不是簡單的江郎才盡,這是風骨、品味墜落的問題。當整個樂壇的大方向是投誠北國政權,我也不詫異你會這樣做,在北國口味使然之下,你不停上去輪流巡迴演唱老調《紅日》還是大有market,北國子民還是會high翻,讓他們活在正能量,軟性地洗掉一些生活不公義不愉快的片段吧。我從來不是你的忠實fan,我不會天真如和梁千金同齡的少女歌手般向你說「加油」,也不奢望你會回頭,君要墜落你是家子的事。樂壇的崩壞不是藉口,有心做好音樂的人會小眾發聲的還是在默默耕默耘。

我吻她的小嘴、她的面頰、她的耳珠。春宵一刻,時光停頓,哪怕外面殺天價響都無法阻止蓄勢待發的一戰。這個時候,在萬豪酒店門外隱隱聽到一班圍在政總外的數千暴民為了新界東北發展在叫嚷。以往示威區不是哪麼近,我有我做愛,你有你抗議。我討厭政治,關你Q事。

上班的人

「新界東北?」爭咩啊。通過左,大家有屋住,幾好啊,示咩威啊?太激進啦,搞到蔣姨姨返唔到屋企係咪衰呢?「海怡豬?」傻既,無大陸做生意,我地香港乞左米啦。「白皮豬?」中國好大家好,講完。

西門敬衰咩?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一個人的公共形象是長年累月累積出來。先說遠啦,你見到人民英雄長毛鐘意著印有哲古華拉頭像的T-shirt,好學唔學竟然東施效顰,整D印有列根頭像的T-shirt出黎,此乃一膠。大佬啊!唔好影衰右翼啦,X少陣當幫忙啦,邊有政客會咁樣亂做marketing架?。又,堂堂大黨要上網問人乞雪櫃,高登巴打也開Post恥笑你有錢打Golf,無錢買雪櫃,此乃二膠。再黎,當時碼頭工人潮民怨沸騰,你又何苦忙不迭向民意對抗,面書說那一套自由市場的意識形態,timing不是這樣捉,位也不是這樣上的,ok?

中環的腐化

我對中環的印象是現實、拜金,資本主義的價值就是中環的核心價值。跟喜以中環為題的陳俊豪閒聊,大家同意中環有很多自負的豬、好多on9,但我們沒有再為這個話題談下去,事實上也不知可以再為這個地方多講什麼。我不排斥森林法則或達爾文主義,我相信孕育出中環也是這種弱肉強食的法則,所以我是難以相信豬到底如何生存。豬應該是被宰割的一群,不但沒死,反而可以自負起來,簡直不可思議。

生錯女

你老豆每一日返工都要對住呢班豬,有震遠啊、波波啊等(話說,波波也有兩個,一個係矛波、一個係蟮波) ,已經夠陰公。作為孝順女,你應該點做?除了每一日插三支香拜一拜個老豆之外,無貢獻都算啦,最重要就係唔好幫倒忙。Come on people,是常識吧?

驅風姊弟戀

說到這對娛樂圈姊弟戀,家父家母談得興高采烈,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斷,亦有如黃河缺堤、一發不可收拾,我當然笑而不語。其實講來講去,也是為楊崢窮擔心,覺得楊崢雲英來嫁,應找好人家嫁出去;而不是找Bosco這類花花公子浪費時間,靚仔無本心。先講一講「靚仔無本心」這個偽命題,其實何止靚仔無靚心,醜男如我也不見得是正人君子。既然相貌和本心無關係時,那當然是個靚仔拍拖有著數啦,就算分手都無咁痛嘛。而且嘛,主角也未急,我們這些花生友急個屁。

新年奇趣奇想記

發明「恭喜發財」下聯「利是逗來」的茂利是一個智者。因為佢無視左釐定「發財」的矛盾,而且砌人生豬肉,屈佢要比利是。總之,無論你月入十億定十蚊,你就是發了財,所以你要給我利是,就是這麼簡單。說起利是,經濟好,大家比大份D,理應要開心。我收利是最開心是98至99那段日子,那段日子經濟差,生活困難。利是裡面不是紙幣,甚至硬幣也不是,只是一個個金幣朱古力,我還試過收2粒瓜子添,好事成雙。那時我7、8歲左右,就算有利是,溫柔又賢淑的媽媽都會幫我儲起,「仔!等媽媽幫你儲起D利是錢,你大個之後再比返你啦」。反正對錢沒什麼概念,我也懶理這個世紀大騙案,有朱古力食倒是簡單的快樂,年少多好。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