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政政
港大政政
港大政政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科學學會政治及公共行政學會(港大政政),英文名稱:Politics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 Association SSS HKUSU (PPAA) ,成立於1973年,香港首個專注關注時政的學生組織,致力於提高學生以及市民大眾的時事觸覺及對相關議題的認識。

寫於中共落閘時

這樣的佔中行動對中共的震懾力有多大,各位心裡有數,遑論最近泛民收受黎智英政治捐款一事,對佔中人數的影響。當中共、特區政府、港共勢力三方力推篩選的時候,泛民的宣傳攻勢無法抗衡親共派之餘,行動更往往陷於被動,繼而捱打,難怪中共敢於攤牌。當你因為想起今晚的集會有多反智而失笑,別忘記,香港人正把香港的民主希望放在這些人身上,想到這裡,實在笑不出來。

吳亮星於主持審議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撥款申請會議時,濫用財委會主席權力,曲解《議事規則》第四十五條,肆意限制議員發言,例如按己意將議案表決時間延長及縮短,又拒絕受理大量泛民議員所提之修訂議案,更不容許議員辯論議案及修訂,而直接將議案付諸表決。吳之種種行徑嚴重破壞議事程序,「剪布」之粗暴和赤裸令人側目,為立法會委員會主席「剪布」立下極壞例子。財委會理應是監察公共開支的最後防線,不容主席主動配合行政機關,以圖儘快通過新界東北前期工程撥款,削弱議會監察,矮化議會地位。

十五個方案之中,沒有公民提名的方案,往往非佔領中環的著眼點,亦為主流傳媒所忽視,以致被指保守的方案大多未被宣傳,王永平和戴大為方案乃十五方案之一,但對於我們來講,卻是陌生非常!普羅大眾了解這些方案的優點和缺點嗎?每個方案都有優劣,而過多流於意識層面的討論,則令討論無法深入透徹。甚至曾有論者如陳雲曾批評公民提名,指公民提名「切斷了特首與議會之間的聯繫,延續政府無能的局面,令財閥可以上下其手,也令在野黨可以繼續壟斷民意」,但又有多少人在意這些言論?

二月十四日早上,城市規劃委員會(城規會)舉行閉門會議,審議有關修訂中環海濱規劃之提案。結果,委員會一致通過將中環新填海區一帶的土地劃為軍事用地,並興建軍用碼頭,供駐港解放軍使用。惟有關決定被指漠視民意及影響「一國兩制」系統,引來民間巨大迴響。

除商台以外,本港多間傳媒機構數月以來均有非比尋常之人事變動,包括:《信報》獨眼新聞紀曉風創作組及副總編輯游清源先後請辭;《明報》突然撤換總編輯劉進圖,並空降馬來西亞人鍾天祥出任「首席執行總編輯」。除異於尋常的人事調動外,有部份中資機構疑於部份經常批判時政的傳媒,如《蘋果日報》及《am730》,故意抽起廣告。

查實香港法例有無提及香港嘅「法定語言」呢?香港《基本法》第九條話:「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除使用中文外,還可使用英文,英文也是正式語文。」另外,《法定語文條例》第3(1)條話「中文和英文是香港的法定語文」。兩者都無制定所謂「法定語言」,如是者「廣東話非法定語言」論背後嘅論點──「廣東話唔係香港嘅法定語言」查實欠缺法理依據,語意上根本唔成立,一篤就冧。所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無論係官方文件出現明顯嘅事實謬誤 ,抑或係文意含糊不清而引起誤會,道歉其實係「阿媽係女人」般嘅基本常識,難得教育局肯從善如流大方認錯,重夾硬「死雞撐飯蓋」只會落為笑柄矣。

近日反政府示威中,外界關注泰王和軍方會否有所動作,嘗試居中調停。可是,泰王和軍方均沒有表態,泰王僅在其生日慶典中呼籲國民團結。筆者認為,這意味著泰王和軍方明白社會矛盾難以調和,胡亂介入難有成效,一旦未能調停只會削弱王室威信。泰王近年身體狀況欠佳,曾因肺炎入院,一旦駕崩,由名聲不佳的王儲哇集拉隆功繼位,會對王室造成極大衝擊,故泰王更須謹慎行事以保王室權威。軍方亦不願重蹈2006年政變的覆轍:政變雖可即時推翻現政府,但政治紛爭不會因而消弭,只會愈演愈烈;同時軍方出手將削弱議會權威,民主制度無法確立,遺禍無窮,軍方將背負罵名。當然,若然其後局勢再添變數,泰王和軍方會否出手就不得而知了。

政府機構尊重程序公義及採用公平公正公開的決策機制是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之一。本會對於2013年10月16日香港特區政府在三個免費電視牌照申請者中只發兩個牌照又不作出任何合理解釋深感憤怒。此舉突顯了港府不透明的決策方式既無視民意,又漠視程序公義的本質。本會現作出以下聲明及提出以下要求

日本參議院選舉於本月二十一日舉行,改選242席中的半數席次(即121席)。執政自民黨和公明黨聯盟一如外界預期,在選舉中大勝而歸。兩黨共取得72席,總議席過半,結束民主黨控制參議院,自民黨控制眾議院的「扭曲國會」局面。驟眼看來,安倍內閣要推行各項法案和政策,似乎已再無阻力,乃至有評論認為首相安倍晉三此後會著手準備修改憲法,以設立國防軍。不過,若進一步探究現時安倍面對的種種問題,則可發現安倍內閣未來不太可能修憲。

悼六四 要變革

今年支聯會口號引發的風波,終於使支聯會和維園燭光集會多年來的問題都一一浮現。六四屠城是港人對民主的覺醒,大部分港人民主路的起點;六四的本土性是客觀的事實,不能否認。有支聯會中人指,無論市民是否認同支聯會及晚會的口號,都仍應出席維園的燭光集會,紀念六四的亡魂。然而,紀念六四從來都不是誰的專利,不一定要被支聯會壟斷,今年就有團體會在尖沙咀舉行六四紀念晚會。在民主制度下,誰脫離民眾,誰便會失去人民的授權;更何況是一個爭取民主的團體,怎能懼怕讓人民來抉擇?出席哪個晚會,沒關係,只要我們六四當晚走出來,站在雞蛋的一方,無論是本土派還是大中華派,民主總會戰勝歸來。

光州事件及九年後的六四事件,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事件同樣是由學生運動引起,同樣有著追求民主自由的訴求,也同樣是因軍隊鎮壓而落幕,當局亦極力防止人們提起相關事件。不過,光州事件經過了十多年的抗爭而獲得平反,當年被軍隊起訴判刑的金大中,在一九九八年的南韓總統大選中勝出,結束了長達多年的威權統治時代;另一邊廂,六四事件的死難者家屬,至今仍未能為子女討回公道。面對強大的專政機器,「天安門母親」等團體除了每年向大眾哭訴兒女慘死的經過外,似乎別無他法,而八九民運的民主自由之路,至今仍是遙遙無期。

港大政政六四聲明

二十四年後,在香港,「國殤之柱」仍然堅毅地豎立在香港大學的校園,在還可以追求自由民主的土地上提醒著每一位香港人「毋忘六四」、繼續堅守追求民主、保護自由、守護人權的決心。香港人的民主路已經走了很長很久,面對中國政府在本港民主路上專制的拖延、無理的阻撓本會會繼續和全港市民共同走這條民主路,毋忘二十四年前「六四」為港人民主意識作的啟蒙,爭取香港在民主路再跨進一步。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任內第二次剪布,表面上看似解決了是次財政危機,實際上此舉剝削議員發言權力。拉布的用意原是為少數人士發聲,以防大多數人士壟斷議會,企圖拖延時間使議會改期討論議案,甚至暫時取消該議案。但剪布此行為無可厚非地與拉布的原意大相徑庭。《立法會議事規則》第九十二條授權主席可參照其他立法機關慣例程序行使裁量權,因此曾鈺成隨時可能因政府施壓或其他原因而剪布,但這完全違背立法會的功能。若議員連發言的機會都被主席剝削,立法會又豈能履行議政,論政,監察政府的職能﹖

本會深信保障基層工人的權益,讓他們免受資本家的剝削是一追求公平公義的社會最基本的核心價值。香港以轉口貿易作為其經濟基礎,繁忙的貨櫃碼頭運作反映的是香港的經濟發展,但是又有多少人意識到碼頭背後那一個個為生計而飽受剝削的瘦削背影?

當香港人正在享用三星的智能手機產品時,我們忽略了三星集團在南韓黑暗的一面。三星集團現時為南韓第一大企業,更被美國雜誌《財富Fortune》選為全球最大五百間企業之一,地位舉足輕重。但三星集團為了成為企業龍頭,便在南韓不惜一切,以官商勾結,壟斷市場來鞏固其地位,使南韓貪污問題每下愈況。根據全球反貪組織「透明國際」所公佈的貪腐觀感指數, 2009 年韓國排名39,但去年排名再跌至45 位,此指數反映出國家的貪腐情況,排名愈低代表貪污問題愈嚴重,愈猖獗。而三星集團及南韓政府在此問題上實在是義不容辭,不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本會就事件感到震驚及憤怒。故此,本會現作出以下聲明及提出下列要求:1) 中國公安盡快徹查及交代事件,還被襲香港記者公道/
本會敦促中國有關當局盡快徹查清楚有關事件的因由,公佈襲擊香港記者人士的身份,以正當的法理渠道還香港記者一個公平、公正、公開的交代。2) 捍衛記者新聞採訪自由/本會希望中國內地尊重傳媒的新聞採訪自由,不論何時何地,只要在不侵犯個人私隱的前提下,傳媒的採訪自由都不容被侵犯。3) 促請現正在北京參與兩會會議的港區人大和政協代表跟進香港記者被襲事件/本會促請港區人大代表及政協代表能夠把港人對事件的關注清楚地轉達給中國內地相關部門,並促請他們盡快展開調查。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