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小子
地產小子
地產小子
一個好行公義,對地產有興趣的小子。相信政治是實踐眾人的意願。 「最大的榮譽並非永不倒下,而是在倒下的那一刻,仍能勇敢地站起來。」—— 日本松下電器創辦人松下幸之助。《不怕回家吃自己》

今天要談的是「優化公屋」。梁振英的房屋政策,是否「魔鬼在細節」?筆者留給大家找答案。

梁振英的競選政綱中,房屋算是主打之一。但大家知道,他有不敢說的「秘密」嗎?其中一項就是「增建公屋」了。梁振英的房屋政綱,細心睇,其實還有很多盲點。

地產霸權令人憤怒之處,除了推高租金,扯高物價,讓小商戶難以生存外,還有發展商旗下管理公司的「汁都撈埋」的賺盡行為。發展商計算預算管理費用時,會以業權份數/不可分割分數作為主要準則,而每呎(建築面積平方呎)計算的管理費,則是發展商計算每戶管理費後,再「翻譯」出來的數字,表面上讓小業主容易參考、比較,但遇上爭拗時發展商就能從這些位置上佔優,因此小業主要加以警覺管理費的計算方式,以免被「搵笨」。

九龍灣暫時有哪些地方會建高樓?從現時情況看,現時只有露天停車場有較大機會重建作寫字樓。不過,區內還有大量工廈,只要能夠統一業權,我們不能排除這些工廈會重建作寫字樓。

最近區內寫字樓的平均呎價約為$5,468,若以此市值及同樣7倍地積比計等,總值更可達468億。此外,某些大地產商一早已經捉緊先機,只是等候這塊肥豬肉到手。土地收益,從來都是香港政府重要的財政來源,原意本來不差。問題在於盲目推行高地價政策,只會把財富集中在於幾個大財團/大家族手中,普羅市民根本分享不了經濟的成果。那麼,即使有再美的香港,香港還會屬於你們嗎?

須知道,每一個國家、城市,都必須有自己的實業(工業是其中一環)。香港出現結構性失業,機會集中在大財團手上,很大程度是因為香港的工業式微。因此,香港若要重現活力,工業是少不了的,只是要走「現代工藝」的路線而已。以產業政策來看,釋放工業用地、工業樓宇換取住宅用地,某程度上屬殺雞取卵的方式。「活化」工廈換取住宅,會扼殺未來香港重生的可能。

梁志堅的兩座「山」

擇居山上,無非想「欲窮千里目」。站得高,當然望得更遠、更廣!因此選擇哪一座「山」時,必須小心考慮它的位置,否則到收樓後才發現,所謂的「山」只位處斜坡旁邊,就只能「呻笨」了。

中國大陸富強了嗎?筆者沒有定論。中國大陸時常說:「超英趕美」、「GDP超越日本,位列世界第二」,但有多少人知道,改革開放已三十多年的今天,仍然只有「少數人富起來」呢?若以人均GDP計算,大部分地方的經濟實力跟非洲、中亞、東歐等三流小國分別不大,反映改革開放的成效未必如大家所想般驕人。

何文田兩幅前公屋用地,已經悄悄地列入勾地表數個月了!兩幅地皮均有部分地方,是圍上「香港房屋委員會」的圍板,是未拆,還是想欺騙當區居民?為何政府常說公屋珍貴,但這兩幅前公屋地卻用作興建私人樓宇用途?背後跟審計署2008年的報告有無關連?

頁 15 / 1512345678910111213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