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小子
地產小子
地產小子
一個好行公義,對地產有興趣的小子。相信政治是實踐眾人的意願。 「最大的榮譽並非永不倒下,而是在倒下的那一刻,仍能勇敢地站起來。」—— 日本松下電器創辦人松下幸之助。《不怕回家吃自己》

這類單位屬於港圖灣全海景單位中,面積最細的類別。單位睡房面積不及上集的大,但勝在設有一間士多房可作衣帽間、書房等用途,甚至可與旁邊的主人睡房打通成特大睡房應用,一併縮短走廊位,進一步增強實用性。面向維港的單位並不罕見,但連廚房(原則計)也面向維港的單位就相當少見,這類廚房向海的單位,相信對廚藝愛好者有一定吸引力,可惜廚房面積有限,所以最多只能容納2-3人同時下廚。

根據和黃年報,除了2006和2007年因大型超市間的劇烈競爭而令EBIT(除稅及利息前盈利)下降以外,百佳的中國業務於2000至2011年餘下時間內都在擴張。不過,百佳超級市場業務在2012年無論收益總額、EBITDA與EBIT均錄得下降,當年年報更明確指出「內地經濟增長減慢,導致消費額下降」。與此同時,中國通漲飆升令超市供貨成本大增。通漲也令人民有感百物騰貴而節衣縮食,令超市的經營環境轉差。由於超市是真正能反映人民消費的地方,近年中國超市的結業潮反映普羅大眾的消費意欲相當疲弱。由此可見,出售百佳的另一重意義,就是和黃預期中國經濟情況可能進一步轉差。

根據港圖灣的成交記錄冊,41樓D室的成交價為$7,714,560。而截至2013年7月16日為止,同類型單位已售出34個,成交價由$6,409,760(8樓D室)至$8,031,000(46樓D室),差幅約25%。值得留意的是外連474平方呎平台的6樓D室,成交價為$8,024,810,較樓上單位($6,544,000)高出約22%,甚至比不少高層同類單位還要貴。撇除選用不同付款辦法帶來的樓價差異,以及人為托價等因素,成交價反映了發展商透過為最低層單位建造大面積平台,成功推高物業身價;也同時反映了高低層景觀的差異(下圖有真相)。

「極細睡房」的設計,是否突顯了香港人「能屈能伸」的特質?這類極細睡房長度只有1.69米(約5呎6吋),闊度只有1.5米(約4呎11吋),面積只有約27平方呎。扣除闊0.875米(約2呎10吋)的房門,房間只剩下0.625米(約2呎)闊的”L”型牆身,若不盡用窗台,根本無法容納連一張6呎長,2呎6吋闊的單人床。

不少連銷商戶例如:一田百貨、星巴克咖啡將會進駐,吸引不少高消費族群,他們將會推動屯門的消費重心,由屯門市廣場一帶的商場群,逐漸擴散到V City以至新墟一帶,從而令整個屯門市中心逐漸北移。附近的商舖業主怎會不放過這些加租良機呢?

還是市建局的新主席蘇慶和夠坦白:「市建局角色是發展商。」發展商以賺取暴利為己任,怎會理會香港人的弱小心靈,顧及港人集體回憶呢?市建局作為半官方機構,聲稱採取「以人為先、地區為本、與民共議」的市區更新方針,在市民心目中是政府的一部分。這次市建局將囍貼街命名「囍歡里」,令市民質疑市建局已偏離成立目的,與地產霸權同屬一丘之駱。

發展商模擬38樓C室建造示範單位,相信跟單位條件有關。C室屬7-46樓中實用面積最大的單位(890平方呎),客飯廳闊3.7米,主人房亦具空間感。本博推斷發展商希望以此單位令參觀者對港圖灣單位留下「廳闊房大」的印象。C室亦是首張價單中定實用呎價最高的單位類別,首張價單中C室〔10樓C室〕最平也要$14,054,000,實用呎價為$15,791。這類單位預計客廳和其中兩間睡房向東南,海景角度也較A、B室廣闊,景觀較優質。根據近年新樓銷售的經驗,這類「貴價貨」的銷情往往不及兩房/兩房半等細單位那樣熱賣,本博亦聽聞有某些新盤要求代理必須先替發展商賣出一個三房單位,才獲配額銷售兩房/一房等熱賣單位,若此傳聞屬實,發展商將銷售重點放在三房單位,亦不無道理。

特區政府卻不斷訴說著公屋地荒,這簡直世紀大謊言。大量前公共屋邨拆卸後不是重建給市民安居,而是將土地拿到拍賣場上給地產商興建豪宅,這些包括新發邨、元朗邨、北角邨、出谷道邨、何文田邨近常樂街一側。要是這些土地重建公屋或居民,能令數以萬計家庭獲得安身居所,如今卻變成腰纏萬貫暴發戶才能負擔的的豪宅,小市民只能望樓興歎。

新地想「新地樓」長賺長有、雄霸香港地產市場,當然不會放過任何延續霸權的機會。南灣位處香港南區的鴨脷洲,擁有深灣遊艇會加南中國海一帶山海全景,先天條件優厚,新地怎會不想將南灣營造成另一個代表作呢?不過,鴨脷洲船廠地位處南灣對出海岸,欠整齊的觀感加上平日造船修船時引起的噪音,對南灣的樓價和「新地樓」的聲譽構成一定負累。根據中原數據過去的成交資料顯示,南灣的建築面積呎價($11,844-17,774)較區內望相若景觀的深灣9號($17,420-25,829)低了一截。為求力保「新地樓」的聲譽,發展商之一的新地又怎會不重提將船廠變成遊艇中心這個建議呢?

話說丟空了近年半的銅鑼灣怡和街1至1L號香港大廈地下G、H、I、J號舖連閣樓,被周大福以月租210萬承租。事實上,周大福是次「擴充營業」,除了想增加市場佔有率,盡吸自由行最後一滴血外,更重要的是透過在銅鑼灣鬧市「總有一間在左近」向香港宣示企業正邁向「盛世」。這種企業「盛世」能否長久,很視乎周大福未來的營業額。

售樓書說明更仔細,對置業者而言確實更為放心。不過圖則上有關物業位置及鄰接物業的標示,似乎仍然不夠清晰,買家單憑售樓說明書,未必能全面理解物業實況。問題在於「道高一尺,魔高三丈」,班大孖沙手下大把頂級律師,要向香港市民負責,政府就要睇實班霸權將來如何鑽法律空子。

回想當年,英國政府要在公屋附近興建政府管理的商場街市,就是要為公共屋邨居民提供經濟實惠而便捷的購物點,減少居民購物開支的同時,提供大量創業機會,將財富藏在民間。特區政府則把這些公屋商場街市「私有化」,透過租金和物價暴漲,將大眾的金錢逐步輸送到大財團口袋裡。而小市民從領匯賺取的股息,要趕上領匯暴利的增幅,簡直天方夜譚(你估領匯班大老細唔使分紅咩?)!當年官府講到明「一股不留」的決定,更埋下了今天民怨沸騰的種子,實在愚不可及!

拜訪胡椒新廚房

筆者排隊時看過餐牌,發現從前的套餐全都變了單點,想喝飲品就要另行購買。原來的貴價套餐(如:霜降牛扒等)價錢跟從前差不多,從前套餐價是$88(連汽水),現在飯連汽水就是$87;但最平套餐(如:黑椒牛肉飯等)卻貴了不少,從前連跟汽水也只賣$38-43,但現在淨飯也要$46(飯連汽水就是$54)。一如大部分快餐店,這裡都是先付款後用餐的。

事實上,香港沒有義務自我獻身以成全中國。支聯會時常把「建設民主中國」掛在口邊,就是希望香港人願意犧牲以成全中國民主。面對中國人對香港資源的予取予攜所造成的社會問題,香港人不但要忍氣吞聲,還要全面配合,此舉對香港社會資源構成沉重負擔之餘,還令香港人的生活質素每況愈下。對於香港的貢獻,中國人根本不存感恩之心,而只懂鄙視香港人,香港人當然無比憤慨。支聯會無法理順這些港中矛盾,反而只懂少女懷春地對香港人單向灌輸「建設民主中國」的情感教育,並不容質疑,這些論述又怎能迎合香港人的口味呢?

根據《儲備商品(進出口及儲備存貨管制)規例》(第二九六A章)第4條規定,任何人除非出口時許可證而出口獲得不得將任何數量超逾15公斤的儲備商品從香港出口,但任何人的個人行李內只供他本人耗用或作為禮物而從香港出口的任何儲備商品,如數量不超逾15公斤,均無需出口許可證。雖說現時香港未爆發食米風暴,但政府應該汲取「奶粉風暴」的教訓,以「防患於未然」的取向,即時監察香港大米供應情況,並向香港人每週匯報最新情況。必要時更要加強執行和檢討《儲備商品(進出口及儲備存貨管制)規例》(第二九六A章)等相關法律。

當東九龍某大型商場內,星巴克(Starbucks) 旁邊的奧利華(Oliver's) 快將開業之時,大家會否為「競爭」出現而感到高興呢?市場學ABC教我們,「競爭」能令消費者得益。不過,「競爭」的只是兩間商店背後的財團(分別為「美心」和「大家樂」),無論大家選擇進貢給誰,小市民都不會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