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小子
地產小子
地產小子
一個好行公義,對地產有興趣的小子。相信政治是實踐眾人的意願。 「最大的榮譽並非永不倒下,而是在倒下的那一刻,仍能勇敢地站起來。」—— 日本松下電器創辦人松下幸之助。《不怕回家吃自己》

假如末日後還有明天,我想成為攝影師,與一班友好到地球各地的地平線,欣賞日出日落,感應風土民情,並拍下每一道風景、每一張笑臉,上載到facebook、twitter、google+和微博等媒介,讓其他生還者感受到世界還有愛與希望,藉此喚醒人類最原始的良知與真摯、重建世界公義、讓地球重見光明。末日前要滿足這個願望,實在難於登天。

一號‧西九龍在BSD陰影下火速開售,除了貫徹長江集團「貨如輪轉」的售樓策略外,更因為長江集團已經「跑夠數」,銷售壓力不算太大。可能是沒有示範單位的關係,參觀的人並沒有個別傳媒報導的那麼多人,在展覽區內的代理洽談區更只有地產代理閒坐著,這個情況反映似乎市場對後市非常審慎。基於現場不設「示範單位」,市民參觀展覽廳和入市的意慾大打折扣,現場並無以往新樓盤銷售時的熾熱氣氛。

不過,香港地有這種想法的人,又點止王菀之一個呢?除了看看王菀之那兩個「近況」(status)合共獲得逾四千個「讚好」(like)外,相信大家身邊都有不少活生生的例子,他們當聽到/看到新聞時,會「自動」將時事新聞(如:最低工資、國民教育、高官僭建等議題)「過濾」,亦會根據他們的「印象」作出判斷,得到的結論,又怎會是大家所樂見的呢?

公屋?從前的公屋用地,例如:常富街等前公屋用地,已經撥入勾地表;前山谷道邨二期、前北角邨用地已經賣了給地產商起「豪宅」!想輪公屋?下世啦!不過記得收入要低到根本養唔起自己喎,仲要由十八歲開始輪,然後要忍得住俾人鬧「無出息」,否則到你老死都未夠分上樓啊。香港人,你今天住得好嗎?

誰說地產代理「好做」?

在我眼中,地產代理是「好天斬埋落雨柴」的工種,收入高低受多項因素影響,從來稱不上「好做」。偏偏有些人看見三數個「賺到錢」的地產代理,就乘機貶低時下年青人「唔上進」,這種「見高就拜,見低就踩」的舉動,確實係短視兼無知!地產代理表面風光,背後辛苦又有多少人了解呢?追車、生日祝賀、通宵等候、溫馨貼心的服務,對地產代理來說已是家常便飯。至於地產代理為客群毆,其實並不罕見,只是今次樓盤在尖沙咀設售樓處,代理們又「打得太勁」,加上「有片有真相」,結果被報紙放在頭版報導而已。

買屋,還是買身份地位?

「置業」的觀念,最早源於北魏太和9年(485年)頒布實行「均田制」詔令,當中「永業田」就給予每名男子二十畝土地,作為私有財產,不用還給官府,也可以買賣。買屋買田又買地的觀念由此而起。時至今日,富人置業是為了買個居所,還是為了買個地址、買個身份?其實,富人置業,又點只咁簡單?

近年,位處市區的政府設施、政府建築物、甚至紀律部隊人員宿舍等政府用地,變成一個又一個的地產項目,政府、審計署署長根本就是直接兇手!當政府一邊說香港不夠土地,另一邊將市區土地賣給地產商,而不用於市民身上或直接解決民生問題,你還敢相信這政府真的「齊心一意為市民」嗎?

大家沒有看錯!華懋也打算拆售收租多年的大圍金獅花園一期和二期的車位!若將上述車位售價跟大圍名城和雲叠花園車位比較,確實平了一截。不過金獅花園一期和二期距離大圍港鐵站都有一段距離,這些車位對名城業主的吸引力或會打了折扣。

林奮強諗縮數,點只傳媒所講咁簡單?若大家將林奮強出售物業的時間,配合政府推出買家印花稅(BSD)的時間(2012年10月26日),再從他能省卻的$1,492,500買家印花稅(BSD)與$57,375物業轉讓印花稅;相信大家不難理解,林奮強火速賣樓,背後有何玄機。一個對公眾觀感敏感度如此低的管治班子,怎能有效和到位地為人民服務呢?(編按:至於「讓代理多賺差價」的涉嫌刑事罪行,則留待執法部門跟進了。)

這是一個名義上「千呎豪宅」,單位以三房兩廳連儲物間設計,實用面積有752平方呎,單位內櫳空間較第一集的單位寬敞。儲物間設於廚房旁邊(代理表示可作工人房使用),呈棺材型設計,剛好能放置一張單人床,只是儲物間另一邊是通往工作平台的門位,若要不阻礙出入工作平台,就只能安放摺床,要「朝行晚拆」。單位的特色,就是房間面積較細,即使主人房亦不算寬敞,加上主人房不設凹位放置衣櫃,空間較不少新樓更欠見使。

單位實用面積雖然有448平方呎,但單位內櫳空間真的「一眼睇哂」。發展商將窗戶留給洗手間,但廚房則變成開放式,設計彷如酒店。不過,這種設計似乎只適合「無飯家庭」,皆因廚房只得一個煮食爐、一個迷你洗滌盤,而檯面只能放置少量煮食用具,備餐空間嚴重不足。當發展商堅持在中小型單位興建環保露台和工作平台等「環保」設施,這類環保設施佔實用面積比例就會變得很驚人(達8.48%)。由於環保露台和工作平台不能密封,一般只能放置不怕被浸濕的戶外傢俬,室內能夠放置傢俬的空間將會進一步減少。

單位的實用面積為968平方呎,而計算窗台面積的單位有蓋面積就是1,035平方呎,換言之上述單位的窗台面積達67平方呎,比現時新樓的睡房還要大,而有些窗台更是外望自己單位的牆身和面向單位的天井位。反映了該樓盤的發展商為了賺到盡,不惜用盡現行法例的配額,每間房間和大廳都找牆身將窗台造到最大,可以肯定的是,發展商已賺多一大筆。

既然九龍東工業區變成商貿、旅遊區會對社會帶來重大影響,那麼我們就應該考慮九龍東的出路。其實,中國的黑心製品、黑心食物已經對地球人類造成極大傷害,而中國的製造業根本不能予人信心。在世界經濟危機的當下,讓香港重拾瑞士式的精工,重建「香港製造」的品牌,就能令香港更多人獲得就業機會;亦讓一技之長的人對自己重拾信心和做人尊嚴,有助維持社會穩定;能讓香港「一起贏」。重拾「香港製造」,令香港產業多元化,Why Not?

開放現樓示範單位,是促銷樓盤的最佳辦法,也對買家最有保障。皆因買家能夠實地欣賞樓盤的位置、配套、間隔、景觀等。為突顯單位的身價,發展商將這類單位命名為「瓏海鑽」,並標榜這類單位空間感特大,到底發展商所言是否屬實?一起進屋走一轉吧!值得留意的是,物業前臨一大片綠色用地,現時為休憩用地,但只是臨時性質,未來用途或有變數,會否影響物業未來景觀,業主需要留意。

綜合了屯門站「瓏門」本週的價單,得出以下樓價,孰平孰貴,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別以為買二手樓一定平,屯門區二百萬以下的單位早已進入倒數階段。近月二百萬以下的成交個案,主要為唐樓、居屋和一些較舊的單幢式私人樓,大部分單位的建築面積為500平方呎以下。有時,謊話說得太大,很容易被拆穿。

現在中國的食物品質和安全都出現嚴重問題,若香港再不注重本土糧食供應(特別是米、蔬菜等主食),將來香港人很可能要「捱貴菜」,要付出高昂代價購入黑心食物,食物安全難以受到保障。在中國共產黨眼中,香港只是一棵「搖錢樹」,需要時就以「血濃於水」的民族感情,跟香港「講金唔講心」,無止境地從香港人身上「攞著數」。現時香港人已經要捱貴水(東江水)、貴白米(中國米),若連蔬菜都要依賴中國進口,對香港的財政負擔只會愈來愈重,而且貨源貨價都被操控在中共手上,豈不是到是給空間予中共政權對香港為所欲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