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秤Purlibra
紫秤Purlibra
紫秤Purlibra
西方神祕學研究者,言靈奧祕主持,開辦神祕學教室「紫星薈」教導占星學﹑塔羅﹑靈數,閒時喜好電影﹑文化,分享宇宙的感受。

水星逆行,這個詞彙,已經不單單是一個專有名詞,而是成為一個社會的普及用語,在台灣的一些網站,直接把這個解讀為流行網絡用語,無論水逆與否,都可以用。

OMG是2012年的電影,電影主角並不是什麼美男,而是一個中年大叔,以販賣假神像,以宗教圖利為生,一天他的店突然被天災所毀,他為了得到保險。向神提出了訴訟,要控告各大宗教的神!

很多人看宮廷劇,以為後宮妃子都是長很美,但事實上就完全不是這樣。後宮三千,就只是三千個惡夢,個個「美艷絕倫」,皇上即成為受害者。實在太可怕了!!難道皇上的眼光出了問題?還是全中國大陸都沒有美女?都不是,你要知道,究竟妃嬪是怎樣選出來的。

高達的幾部TV作品中,主角都是少年,這班少年,除了進化的能力外,和普通的少年無異,一般的情緒,一般的煩惱。阿寶會為了心儀的女神而出戰,加美尤會因為私怨而駕駛高達。這些少年都不完美,需要繼續尋找,繼續成長,同時也是劇本想隱喻成長中的人類擁有無限可能,現在還只是在成長途中。故此,故事並沒有進化的答案,而只設定了進化的方向。

個人認為,其實重點不在人數,而在炒作,目的以污水污名佔中泛民,與及爭取民主的聲音﹔以金錢染化香港人的想法。這種策略,其實一直在施行,先透過「陳淨身」,「李私煙」等的政治小丑,把政治人物拉進泥漿裡,一起沒臉下去。近期,就透過新聞媒體,把政治捐助炒作為政治黑金,污化泛民。更後,以黎志英訃文,作小學雞攻擊。今次,則使用了一個策略,推出帶毒的山寨產品,令正牌的名聲受損。這也是今次事情,一直利用與佔中極近似方式推行的理由。

近來ACG界,因為「熱血時報」出版的《熱血少年週刊》的問題,爭論四起。其中說到港漫的常用詞,影印道,所以特文解釋。不過,為免讀者誤會,作者本人以及本文,並非向熱血示好之作,本人對熱血並無好感,只是還不至於歪曲事實而寫。

高達中一直強調人類是社會生物,不能獨活,進化來自於生存的需要,人與人的關係,是人類生存的根本元素,如果不能滿足,自然就成了進化的理由。故高達的發展,可能就來自這種希望和人發展更緊密關係的動機。而故事再發展,除了一些配角外,主角的馬沙﹑阿寶﹑加美尤,又是否寂寞的一群呢?

第一話「普羅」被頭上印著人民幣標誌的中共擊倒,第二話就以為他死了,可能會有人認為「普羅」早已被金錢擊倒,遭中共收拾,很容易就會將其理解為「他已經投共」,如果往後熱血憤憤不平,要去復仇。

簡體字對中國普及文字的最大功勞只有一點,在貧窮時,可以用更少的墨去印毛語錄,可以令更多人看到,進而學習文字。根據筆者當年讀書的記憶,紀錄為用少約三成,扣回紙張費用,相信可以印多一至兩成的毛語錄,即如果我印十萬本派發,他送多一萬至兩萬本給我,就多萬多人有學懂文字機會。

「一次性交一年」

歐化中文的源流,始在民國開放時,五四運動之後,當時,英語大量翻譯至中文,文人短時間內不能完全戒除英語直翻的翻譯問題,當時,如朱自清﹑魯迅,林語堂,亦有表述漢語與西化中文間的矛盾。不過可幸,亦因這批主導者文學根底厚,所以未對後世影響太多。

民意轉向

經過613一役後,佢地意見變左,佢地之前係認為政府衰,最多係叫你小心呀,同自己唔去反對咁,但係613衝擊,佢地意見變左55波,覺得政府係衰,但係你地示威者都唔應該咁嘛,開始反對示威者。由認為示威者有理由示威,係正確的,只係唔係好關自己事;變成討厭示威者,呢一個意識其實好危險。

瓜田李下,給人懷疑是正常,但只止於令人懷疑,並不至於讓人判罪,甚至於瓜田李下是指該人沒犯罪,只是做了不智而讓人誤會的行為。那他是衰白痴,而不是出賣港人,你可以懷疑他,可以人格上質疑他,認為他人格有嫌疑,人格扣分。但因為白痴就惹來瘋狂攻擊,那就是一種瘋狂的過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