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文章

    @quenthai
    quenthai
    非中國籍華人毒男,極右本土後現代民粹鍵盤戰士,崇尚精英民主及自由意志女性主義,深信後現代分析可為精英主義所用,因為霸權本是平常事。Blog: http://quenthai.wordpress.com

    話說最近惠康(嚴格嚟講係Marketplace,是但啦)引進Sainsbury’s,價錢同英國本地比高咗一截,粗略估計香港價錢係英國價錢嘅2.5倍, 小弟就覺得以超市品牌嚟講太貴;之但係對於見到有人話Sainsbury’s 只係百佳、特惠牌,比咁嘅價錢買係傻仔,又實在不敢恭維。

    陳浩天喺毛記電視個立法會選舉論壇上面嘅solo發言,可以話係最簡單易明嘅教材,解釋咩係極右。

    〈撥〉文四種解殖的含意相互之間當然息息相關,破除對獨立可行性的謬思應有助實現其餘三種含意;在某種詮釋下自主意志的建立、失敗主義的破除和對獨立可行性的認清亦可被視為「主體意識」的體現。連此四種解殖的含意之間的關係都可以出現不同的解讀,更遑論它們與獨立之間的關係。未能清晰辨別解殖的不同含意,亦未論證解殖和獨立的關係,在這情況下高談「香港解殖」,不但在學術上自曝其短,更嚴重的是讓多年來以「解殖」之名協助中國殖民香港的那些本地後殖研究者有可乘之機,在反殖和獨立運動中重施故技,消弭反中殖的抗爭力量。

    香港革新論的兩名作者和一群泛民政黨不知第幾梯隊發表了一份名為《香港前途決議文》的東西,單是為曝光率而亂tag政治組織,間接老屈該些政治組織有份簽署,已是一個天大的笑話。本來泛民中人扮本土以抽政治水的舉動,在連民建聯也說本土的當下已無討論價值,但既然今次來抽「自決」的水,筆者就解釋一下關於自決的基本概念。

    那個昨天成立的新政黨,未成立已帶來一個個笑話。以學聯和學民思潮的前核心人物(加一個舒琪)為骨幹,擺明車馬對準九月立法會選舉。利益在前,本也無可厚非,但做得太樣衰,實在令人看不過去。特撰此文,來為大家簡單逐個數算各前「雙學」人物的不負責任。

    原來愛國的學聯兩年前在匯豐銀行內已經有價值過千萬港元的人民幣(在岸)儲蓄存款!

    時代已告訴我們,面對中國和港共政權,溫和派死守的和平抗爭原則於香港已再無作用,否定這條拖香港後腳的路線乃應有之義。盲從失效和理非路線的溫和派,正因不肯面對自身的失敗而以其政治影響力打壓香港進一步的反抗行動,以道德的包裝拉香港陪葬。如今有勇武行動派率先捨身為香港人打破長年的和理非心理枷鎖,我們縱無同樣的勇氣站於最前線,最少也不能成為溫和派的同謀、否定勇武行動派的貢獻。

    本土派論述框架淺釋

    本土理論的內容可以(亦應該)深入而複雜,但直接支撐行動之論述要簡潔,尤其瞬息萬變的局勢未必容許行動者時刻重溯理論的底蘊,要幫助行動者不忘本土初衷,簡潔、清晰、不惜(過於)簡化也要一步到位的本土論述框架十分重要。筆者據此原則整理出的論述框架,可以簡單至僅為對兩條問題的答案。

    Juno新碟《Addendum》剛剛推出,千呼萬喚始出來的「三部曲」外傳〈雷克雅未克〉亦在出碟前數日公開,評價好壞參半,無非「呢啲先至係Juno」或「周國賢唱晒仲好」。筆者毫無音樂才華,就不參與這評價之爭;而且反正出名的歌曲很快會有詞評,所以筆者亦決定無視歌詞,所以本文僅旨在從碟名說起,很簡短地論斷一下〈雷克雅未克〉所展示的三重「Addendum」。

    本土派性小眾的啟示

    單是今次漢服女裝宣傳照,筆者就至今仍未見到任何一個性別平權組織公開提及此事,更遑論從平權的角度維護羊子易服的跨性別行為。對於這些組織的厚此薄彼,筆者只想到兩個可能性:(一)它們認為羊子的行徑不值得支持,及(二)它們不希望因支持羊子而被誤會為本土派。不論是哪一個原因,都揭示了當下香港性別平權組織的一些心態。

    舊莊月明變咗新莊月明之後,頹廢度大減,所以作為以前嘅頹食第二把交椅,SU_Can近兩年已榮升為港大頹食之最。除咗晏晝仲有碩果僅存嘅「十仔」(已加價至$11.5)同off_menu嘅單餸飯外,夜晚其實就係頹廢版大家樂。聽聞燒味唔錯但小弟冇食過,comment唔到。SU_Can最大特色係有唔少off_menu嘢,即餐牌搵唔到但又叫得嘅,而且因為餐牌上冇所以基本上唔會點加價。小弟自己知道嘅off menu食品如下:

    從後殖前往反殖

    香港的後殖民研究,發展已近三十年,在香港學界中,特別是文化研究和比較文學領域,已是不得不讀的課題。惟香港從未經歷真正的反殖,而表面上的殖民終結,亦不是香港人爭取回來,使香港的情況跟世界上大部份其他殖民地不同。既有的後殖民理論在香港的適用性,當然是一個學術議題,但從「情況不同」推導至「理論適用性」的討論,則其實令人忽略了一個更後設的問題:「情況不同」會否令後殖民研究自身成為殖民的幫兇?以「後殖民」為理論範式審視香港,討論後殖理論的適用性,會否正因令人忽略這個後設的後殖民問題而自我打倒?這是後殖辭彙充斥於香港知識份子之間的當下,需要正視的問題。

    死因聆訊學生供詞結合張潤衡山火當天的照片,幾乎已可以肯定張是身處起火地點的其中一人。但那些照片不是當日死因聆訊的呈堂證據,裁決從未考慮那些照片。最容易想到的理由當然是當時沒人知道那些照片的存在,但實在無法證實。既然如此,倒不如設想一下,如果當時已有人知道那些照片存在,為何它們最後沒有成為聆訊的呈堂證據。

    759掃貨攻略進階篇

    呢兩日759破天荒做6折,搞到間間排晒長龍,真係趁墟咁趁。聽到有人話排成粒鐘隊比錢,小弟反而冇乜意欲去排。既然越嚟越多人知道要留意唔同價種呢啲基本功,咁小弟就即管寫返個進階攻略,等各位識睇網媒嘅網民,買得比師奶更精明。

    筆者其實真的不想再寫,奈何學聯每每文過飾非,對自身資產和財政問題的解釋永遠都是不盡不實,即使給他們機會去澄清卻仍始終不肯如實交代,筆者本著求真精神,也就唯有繼續追殺。

    「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似是於2011年時以租約期滿導致租金收入下跌為其中一個理由停止向學聯撥款,此後再無依其章程每年向學聯捐款(即使一年後租金收入已大幅上升),而自陳倩瑩開始那幾屆的學聯中人又瀆職不要求該公司依章撥款,甚至自己也違反會章未有選出學生董事,結果就是自製了一個「多年來未有收到款項」的故事。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