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hai
quenthai
非中國籍華人毒男,極右本土後現代民粹鍵盤戰士,崇尚精英民主及自由意志女性主義,深信後現代分析可為精英主義所用,因為霸權本是平常事。Blog: http://quenthai.wordpress.com

4月15日退聯公投官方宣傳橫額出現「黑底黑字」情況,公投時間、地點等資料難以閱讀。前校董仇思達(高登用戶「無敵神駒」)於Facebook的相關照片錄得350次轉載。

所謂「承諾會在本屆內處理好,並在周年大會提交報告」,正是上一篇筆者提過的、全長僅兩頁的《全年工作報告》。這份垃圾報告的問題,上一篇已有詳述,不再重複。而學聯的這個「承諾」,其實來自學聯二月二十七日的〈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就近日對本會財政疑問之聲明〉,就「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的問題,聲明指「預計在本屆任期完結前(即3月31日前)可完成相關程序,並於大會中提交詳細工作報告與進度」。

近日學聯上載一份由陳文煇、陳樹暉、周永康和趙家輝四名「學生董事」署名的《第57屆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董事全年工作報告》(下稱《全年工作報告》),於本年三月二十日撰寫,僅短短兩頁,而且四個署名錯了兩個,馬虎非常。當中工作細節全沒交代,不知還隱暪了多少事實,但對照一下這些「學生董事」本年二月十五日提交予代表會的另一份工作報告(下稱《二月報告》),以及在周年大會前後呈交公司註冊處的文件,則會發現不少可疑之處

前港大學生會會長梁麗幗為護聯,竟然公開呼籲嶺大學生就退聯投反對票,更搬出「如果制度內的人做錯,是人的問題,跟制度及團隊價值沒有直接關係」的歪理。既然如此,筆者也不留手,現直接論證學聯的這制度本身的問題。

踢爆學聯系列三篇(加一個間場),分三個星期寫成,中間經歷學聯一方澄清及回應,釐清了一些事實。由於未必每一位讀者也同樣緊貼事態發展,有可能覺得資料過於繁複。為公正對待學聯,令它死得眼閉,亦讓各位讀者更易明白學聯至今的種種謊言,筆者現將對學聯所有仍然有效的指控簡單整理一次:

學聯在其二月二十七日聲明及其後的三幅資料圖中,皆對放租物業避而不談,明顯就是有意淡化商業放租為其資金重要來源,且違章不去委任董事管理千萬資產的事實。如今竟然連刻意低估物業價值這種低裝手段也要用上,無恥之中確實又有點弱智。

學聯一日未撤換其在「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中的代表會員,現任五名董事兼會員在法律上就仍然是對公司有全面控制權的人。這全面控制權包括修改公司章程。換言之,直至筆者撰文這一刻,那五個2003年「老鬼」仍然是公司的真正控制者,這就是為何筆者會在第一篇中說「『老鬼』如要發難,最壞的情況將會是對簿公堂」。

羅冠聰下巴輕輕地代表學聯對CCTVB說年中會將放租物業「轉回」學聯名下時,顯然是在未有了解問題的嚴重性下就裝出學聯有回應公眾疑慮的樣子,甚至不惜說謊以敷衍了事。學聯對改革的誠意,由此可見一斑。

筆者可以斷言,羅冠聰所說的「行政疏忽」,是百份之一百的謊言,因為以「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持有學聯資產,一直都是學聯的本意。為說明這點,筆者先解釋學聯三所物業的持有方式。該三所物業分別為:1. 旺角道7-9號威特商業大廈9樓(現學聯會址)2. 彌敦道739號金輪大廈8樓A室(自治八樓)3. 干諾道西118號34樓8室(放租物業)

退聯成功,發起整場運動的退聯組當然應記一功,但在資源缺乏的情況下,他們的角色其實非常被動。真正為退聯帶來曙光的,其實是學聯自身和其友好——是他們的有恃無恐,使學聯走上敗路

呢個香港大學站B1出口,肯定係全香港比最多間759包圍住嘅地鐵站出口。出站轉右行2分鐘,過條馬路就有間超多急凍櫃嘅759超市。從某天起你戀上向左走都唔緊要,因為B1出口左行2分鐘,山道麥當勞隔離唔知做咩事又有另一間,不過呢間細少少,正常賣返零食。

年青人有的是幹勁和魄力。學聯各人仔細籌備計劃,事先準備充足,確保升級不會弄假成真,助長個別別有用心人士的氣焰。在各方的良好配合下,加上天公造美,演出順利完成,徹底瓦解了法西斯右傾激進機會主義者的影響力,成功證明激進升級無用,故在此以後誰也不敢再說升級,而假裝升級亦為警方提供最好的清場藉口,在個多星期後以清場完成退場,一切回歸三子領導下的和平被捕佔中劇本。

無恥至此的泛民,可能真的以為自己是i-cable,睇死爭取民主的人永遠無法將它們擺脫。對這種不知進取,亦不知悔改的無恥政客,筆者這種極右派只能說,是時候讓它們,感受一下市場的力量了。

如果我們接受hehe團連同對男性性幻想的腐文化於遮打革命中的存在,「物化」男性就是遮打革命的一部份。對聰聰那緊身衣下的身材大肆評論,正是「物化」男性最赤裸而直接的例子。為何評論女性身材就要大加譴責,評論男性身材卻是盛襄善舉?

本以為事件暫告一段落,誰知星期一上午一位名為JimmyLam的公民記者在Facebook發文,指行動者在星期六嘗試佔領天橋時挪用、擅拆防守鐵馬,屬破壞行為,言詞激烈,語氣極重。文章經黃之鋒的專頁轉載後總轉載數突破三百,不少與金鐘「大會」關係良好人士亦加入附和轉載。無奈跟車太貼,易生意外,數小時後這位Jimmy澄清,挪用鐵馬一事全屬誤會,並公開道歉。

感謝「只顧佔領者」的學聯

於箭在弦上之降撤回公投,亡羊補牢,深信學聯在背後所需的勇氣和艱辛,實在非比尋常:不僅需要安撫一眾「跟車太貼」的支持者,更要抵抗一群師長輩「溫和派」不斷慫恿撤離的壓力。故最終能迫使佔中三子同意擱置公投,當中的辛酸,不足為外人道。

頁 2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