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前燕
堂前燕
堂前燕
在網絡撰寫小說及文章。

中出即飛

每次扑野之前,總要說一輪甜言蜜語,慢慢地連她都不相信,自己竟然有點相信他了,終於有一次,他中出了她。當初,女孩將他當成是SP,當然除了性愛,他也會盡sugar_daddy的責任給她買名牌和iPhone,但無可否認,對於初經人道的她來說,他的性愛技巧實在是令她欲罷不能。慢慢地,女孩發覺自己正在逐漸愛上他,雖然她都不知道這到底是出於愛情還是慾望。

打機勿擾

性感相都無用架,唔係唔關心你唔愛你,即係如果我係你shopping果陣捉你去試身室扑野,你都心諗我痴鳩線啦係咪先?

香港人 1.回不歸

每個民族或者每個族群的誕生,從新加坡被逐於馬來聯邦,或者美國歷獨立和南北兩戰一樣,無可避免地都帶著痛苦的回憶,並且伴隨著一場又一場非生即死、沒有回頭路的戰爭,每一次都是血淚與汗水、人命和尊嚴,押上一切的賭局。輸了永不翻身,嬴了卻也傷痕累累,不到絕境不到生死存亡之際,我相信絕不會有人甘心選擇這一條不歸路。

警隊的公關完全是垃圾

看到那段扮電視台新聞報導的短片以及卡通版許sir,我有理由相信這次警隊開Facebook計劃的揸fit人最少年過四十而且好少上網。我到現在都不明白,為甚麼總有些上了年紀的懵撚,以為年輕人就一定很喜歡卡通公仔和教育電視造作語氣,所以他們一旦要向年輕人做promotion,無論產品係乜鳩,都會將所有東西變成七彩繽紛的卡通,然後笑睬睬地看著你心想:你係咪覺得好趣致呢?

從韓風到中國風

如果我是香港或者台灣的藝人歌星,當看到劇集《武則天》在港台兩地大受歡迎時,我也許就不能像電視裡那些受訪的小生花旦一樣,興高采烈地談論自己多麼熱衷追劇了。

有爺生無錢養

為咗我地下一代,我地到底應唔應該有下一代?這句說話是黃子華在一九九七年回歸前幾個月的棟篤笑秋前算帳裡說的,那時我在現場看,聽到之後笑到碌地。那一年,我十七歲,坐在一旁的,是當時還是我女朋友的阿Fi,那一天,我和她剛剛拍拖一個月。

我望住四周全部剝光豬、蠢蠢欲動既麻甩佬,問佢:「沙pop哥,我同你保證,我判咗條命都一定幫你搞掂。不過,我想問吓,係咩事呢?」「你做婚姻介紹架嘛,今次呢鑊野你專長啊。」「你唔係要我幫你班兄弟搵對象吓話?」「係就係搵對象,不過唔係幫佢地。」

愈苦愈光榮

「青春」這兩個字,如果就是捱得的代名詞,那真的是含得撚了。青春理應是一個人生命裡最燦爛、最美好的時光,也許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擁有,但至少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是如此期望。

左膠經常動員輿論批評某人某事,很多時都是鋪天蓋地從網絡一直罵到主流媒體上,但當他們自己被網民在網絡上屌兩野時,他們就說網民網絡欺凌他們,就覺得這班高登仔要燒他們屋了。這當中的潛台詞就是我罵你叫導正輿論,你罵我叫網絡欺凌,為甚麼?因為我就是正義。

「我問你哋係咪呃人呀,你答我啦。」「黃生,我哋打開門做生意,點會呃人呢?我諗可能係我同事同你之間,喺溝通上有啲誤會啫。」「誤會?咁你答我,點解我去咗成廿次你哋啲活動,但係可以次次都食白果?有可能咩?你答我啦!錢我就畀咗喇,但係毛都冇一條。你哋根本就係呃人,根本就係做梅嚟呃我錢。」屎波賴地硬,溝唔到女賴做梅,依家啲人係真係好識逃避現實。

活著以後這個問題

拿同樣是燒傷的Selina或者香港八仙嶺山火生還者張潤衡,來反駁說傷者也可以有一個很好的未來不是一種負責任的行為,而是敷衍和逃避。首先這兩個人,一個是明星藝人,一個是政府和媒體的焦點故事人物,相比起事故中的眾多傷者,有多少參考價值?五百名傷者當中有多少個可以像他們一樣幸運?一個?兩個?十個好了不?那其餘的人呢?

誰是怪獸家長?

屈穎妍在成名的過程中的立足點是一系列叫怪獸家長的書,有人說這本書是教人如何做一個好的家長的,看過以後我不認同。書中的內容走不出文中第一段所述,而當中的角色設定往往是這樣:苦口婆心的長輩和頑劣的港孩。

你知唔知,做呢一行最痛苦既,唔係你名下無一條女嫁得出無一條仔結到婚,結唔到婚,佢地仲會俾生意你做,但係最痛苦既係,你要做一單你完全唔想做既生意

有港台特色的女權

我一向認為,起碼在港台地區,談女權根本就是得啖笑,這些所謂女權份子只會在有著數的時候拿女權這個幌子出來霸佔道德高地隨便拿著便宜,到了要付出的時候一個二個變臉快過乜咁跟你說紳士風度、說呢度香港這裡台灣不是外國男人就是要讓讓女人,這種有港台特色的女權,也就是沒有女權特色的女權,各位女士們,很想要吧?

雖然自由行帶旺經濟,對就業率和薪金有正面作用,但對一般市民來說,通脹和租金樓價等等的升幅,幾乎抵銷薪金的升幅,而自由行帶來的經濟成果,則大部份流向坐擁豐厚資本的上流階層。一個很簡單的故事:自由行令你的店鋪生意多了,但你沒有賺到多少錢,因為租金上升抵銷了增加的生意,而相反,你甚至會因為交通、物價等的升幅而變相虧了,最終真正賺錢的,是你鋪頭的業主。

一代人

她不是要好食懶飛,只是不想勞勞碌碌地終此一生,或者因為這樣,她很喜歡看劇,日劇韓劇美劇,或者還包括港劇。年紀愈大,她愈發覺渺小的自己只能成為社會這個巨大的吃人機器裡毫不起眼的一顆小零件,那一刻,她有一種天地雖大,無處容身的感覺。

頁 2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