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前燕
堂前燕
堂前燕
在網絡撰寫小說及文章。

香港人,你相信甚麼?

走在街頭,有人穿上Iron man套裝跟路人拍照,有人拉走小朋友坐上賓利,一面教仔:『睇咩呀,假架,Daddy買個公仔比你啦。』香港是一個充滿悖論的城市 - 我們最愛看英雄電影,但最不相信英雄主義;我們最崇拜奧巴馬,但我們最不相信American dream;我們最愛看愛情劇,但我們最不相信愛情 - 我們夢想自己是那些年的青澀少女少男,但現實中我們只是喜愛夜蒲裡的色慾動物,我們推崇I have a dream但卻取笑那些堅持夢想的人為傻仔。

我要安樂死

師奶把報紙在小朋友面前一晃,睇吓人地!小朋友隨即喊出一句大概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的口號 - 「我要安樂死!」那個moment,全車靜曬,師奶面上又悲又驚又尷尬,層次分明而共冶一爐。啋啋啋,舌累口水講過!隨著車門打開,她帶著孩子奪門而出。

以父之名

總有人喜歡在Facebook打一大堆似是而非、共產黨式偉大光明正義無厘頭的caption後加一句聖經金句,然後綴以我是基督徒的處名。而當你試圖以你的常識去反駁他們時,他們會一碌鳩打一船人地將所有問題歸納成宗教問題,但他們意識不到其實是他們的宗教觀很有問題。他們把宗教信仰當成一種工具、一種藉口,一種在法庭上可以令自己獲得輕判、在公義前可以為自己的罪開脫的理由。他們把宗教當成一種可利用的東西,或是減輕自己的罪惡感、內疚感,或是令自己不去反省自己的錯。

一個陌生的城市

當英皇鐘錶攻陷茶餐廳、周大福周生生兄弟痛宰茶樓酒家、Chanel Dior LV Hermes聯軍合力消滅冒險樂園糖果店格仔鋪,然後唯一兼賣咸書打開我性啟蒙之路的書店都死在米蘭站手下,我終於在紅地氈、玻璃門以及歐洲名牌之間迷路。從港鐵站的閘口,到D&G門前,人來人往的街頭,我所熟悉的香港在萎縮、在消逝。我走在街上我開始有種身在異地的感覺,我會去質疑自己還是不是這個城市的主流。我不知道是我不再屬於它,抑或它不再屬於我,很荒謬但又實實在在地,我開始不認識這個我生活、長大的城市。

卑微的打工仔

半小時的lunch break,只剩下十分鐘。看著檯上的叉燒飯,很廉賤,沒有人會在意甚麼色澤金黃口感鬆脆,你以為你是蔡瀾?食你就食啦――但我又何嘗不是以一個公價出賣自己任人魚肉?我值多少錢?多少錢就可以買起我?我不知道,我只想說,來吧,請出價,我會做狗做牛做馬做個卑微的打工仔 - 然後,我一頭栽進那兜叉燒飯,淚水忍不住傾瀉下來。

You shut up!

“You shut up!” Joyce用她凌厲的手指指著眼前的學生,這個貌似黃之鋒的倔強四眼仔似乎還想駁嘴 - 「但係你地係全校裝曬閉路電視,你知唔知咩叫人權?」- 咩叫人權?Joyce心想,你這個腦筍也未生埋的細路有咩資格講人權?「同埋,我地既行動係抗爭,而唔係你所講既搞事。」「你有無家教架,黃同學,我覺得我需要見下你家長,唔洗再講啦,我會打比佢。我同你講呀,你咁樣同老師作對,係好幼稚既行為,唔該你反省下,out!」還有幾個月不到就是預產期,醫院床位訂不到還要管這群書不好好讀、有空就作反的搞屎棍,Joyce想起便勞氣。

當公義被踐踏,當自由被剝削,當別人被壓迫,而你卻選擇袖手旁觀,沉默就是一種罪。大學生,身受社會的栽培,理應是社運的主力,當中的一些的確做到,但另外的一些,卻只取不給,只要權利不負責任 - 這才是大家所不齒的事情。那些人,喜歡模糊大家的視線,說大家只會批評大學生。他們以綑綁所有大學生為抗辯的藉口,猶如一所學校有人犯了事,有人要去捉那個犯了事的學生,他們卻反駁說我的同學也有做好事,也有良好市民,你不能捉我 - 不,沒有人說大學生就該死,我們指責的,是那群只顧玩樂不關心社會的大學生。

大學與社會的關係是互為表裡:有怎樣的社會就有怎樣的大學;有怎樣的大學生,將來就會有怎麼的社會成員。在一個政治冷感的社會,在一個搵食為先的社會,既然大學是社會的熱身,很難要求大學生背棄社會對他們的要求(即搵食)而去關心政治。甚至乎,香港的大學不是要訓練一個大學生去為社會著想,而是去訓練他找工作。在這過程中,在中學時所建立的對社會的熱情和稜角很大部份都將被磨滅。一個政治冷感的社會要求大學生關心政治,就好像要求一個準備參加短跑的運動員去練習跳水一樣。

以成立不足百年的中國共產黨,強佔悠悠四千年歷史的中華文化,而實際上,中華文化並不屬於中共,乃至此前的任何一個朝代。祖國這一觀念並不指現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一種建立在中華文化下的大中華認同感。比方說,香港開埠始於1842年,最遲不過 1898,歷史過百年,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不過63年,何來祖?可見祖國是一個觀念,而非單指一個國家。

這裡的內地孕婦及其子女指的是以單程證申請來港且有意留港長期生活的內地移民。為了你的將來,也為了你的父母和子女,作為一個香港人,在理性上,你是絕對應該贊成內地孕婦來港定居。為甚麼?因為沒有他們的子女來為二十年後的香港提供足夠勞動力的話,香港將變成廢墟。在發達地區,若要維持勞動人口不變,生育率應該在2.1左右,即每對夫婦平均生2.1個子女。若果低於這個數字,因人口政策有滯後性,二十年後該地區便會因為勞動力不足而陷入衰退。那麼,你猜香港的生育率是多少。告訴你,只有0.9。

新一屆特區政府招募政治助理及副局長,號稱公開招聘,但就被學者質疑不過整水整色其實都係利益輸送。反正有前車曾班子的政治助理一事可鑑,現在又遭學者議員非議,我在此向準特首獻計,不如索性順水推舟把公開招聘辦成一場真人騷,把一場危機變成一場公關騷。

頁 6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