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訢由
訢由
不同的名字只代表不同的身份,它從來不代表我。

在精靈中心呼喚愛

香港男人,改變命運的機會來了,本小姐賜予你們SL大法,時限為二十四小時,然後失去童年記憶,時辰到了,一切會成為事實

七里香

「請…請問係咪請咗人」

勇者打大魔王

勇者是誰,本身都是無辜的村民。有的輕輕帶過,在第一集哎呀哎呀推舉出來。有的呢,村民永遠都不知他的真正身份。你懂的,劇情需要,其實勇者都是石頭爆出來

Brave heart

她跟我說︰韓劇的富家子弟都在父上企下的大公司當高層。我說:香港的離地中層比較謙虛務實。我跟他們一樣由低做起,至於月薪嘛,你懂的

Butterfly

那怎會明白究極體是怎麼一回事呢?不如問問他們至出娘胎,他媽的如何教育,早睡早起三餐定時,做個獨立的乖寶寶。你試一下按這樣的真理養數碼暴龍?

I wish

「奧米加獸不是正義的嗎?萬多元就買到你的良心?」「知,但我不知道還要戰鬥到何時」「你很清楚我的家庭狀況」「你不是阿丈,OK?起碼你大學畢業」「對,我不是他,他會問為何自己是被選中嘅細路」「我會問為何自己不是被選中嘅細路」

多少年

小時候,阿霜總是坐在我旁邊,兩台小木桌就是兩個可愛的平行時空,用現在的語言,就是邊個過界就係鬼,我懷念的,是這種清澀

「你有種咪撞爆多次玻璃囉,醫生護士第一個反你呀」「佢地工時已經咁長,你佔一佔冇得通過加人工,你有咩事冇人救你」「自己的網自己救,我肯衝,你幫我殺咗門口啲警察就夠啦」「當初我點都唔肯換死神之眼,諗住靠自己創造新世界,結果點你知啦」「而且你諗下,我係日本殺警察,我阿爸可以為咗正義唔做署長」「係香港殺警察呢?佢地認為自己冇做錯到,你夠膽衝佢夠膽繼續出糧」

純白鎮的素人

我是有二十年經驗的年輕人,小智。全宇宙,只有我,能有這樣的資歷。那我最有資格搶Mic了吧?其實我們不應該責怪成年人。利申我是玩中文版紅版出身的,但我絕對是個好人。很多人以為玩紅版就會選小火龍,其實不然

我們的戰爭遊戲

「我餓了」,一隻像水母的數碼獸竟然會發電郵?對啊,不就是幼年期嗎?還是她的事比較重要。「牠吃的是網絡資料啦」身旁的光子郎大叫

經濟解色

「投畀老鼠呢…啲人會長篇大論話人妒忌、唔識諗」「投畀游小姐呢…啲人又會話你剩係識用下體諗嘢」「嗱…投票就要顧下人感受,所以票站咪有咁多人問你意向囉」

本土派的心理學

你問問身邊的人,他們會說討厭左膠、支持本土;但你再看看他們facebook,Newsfeed都是什麼考完試呀、找工作呀、去旅行呀、要畢業啦的postssss。有這種閒情逸致,那我就會想,其實「我要真普選」不是那麼重要。

香蕉奶的市場學

屌你的人,根本不是你的顧客,是9up多過呼吸的高登仔。你看看香蕉奶的粉絲,奶奶被插,她們是反過來認為有奶便是娘,他就是對的,小妹妹爭著打感性的千字文。那麼,最大問題不是「在不適當的時間做不適當的事」而是「在適當的時間不懂包裝」。

超人日記

「拯救地球很累,雖然有些疲憊我還是會」「去旅行!」,接電話不到一秒就聽到她尖叫「好呀,我們要活在當下!」。其實我很明白政治不適合我,都幾天了,還在討論那1400億

左膠柒件事

以前左膠真的很風光,在前線擁抱吳唱K時,不斷抱怨網民只懂怨罵,不會行動。如今呢?他們自打嘴巴,連僅餘行動力都沒有,只好想同「熱狗」瘋狂對罵。過往衪們樂於搞嘉年華、擅於捕捉鎂光燈,現在怎麼不搞個「反光復大遊行」、組個「真光復行動大聯盟」,或是在網上設個「光復行動關注組」,通通都沒有。衪們唯一的關注點是她,別怪她別怪她,當尿片被搶光,她還是會哭,何不喊住先?

【短篇小說】電車男

政治跟愛情,都跟那個電車的思想實驗很相似|要令一個人死心,親手割破就像主動撞殺對方|他說什麼做什麼都不要理,重要的是自己心安理得由他自滅|更重要的是你卻不能對她做什麼,沒有一條法例可治她的罪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