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色雪夜
緋色雪夜

無細路係鍾意比人話佢細路。既然大家為社會行出黎,點解要特別標籤佢為弱勢呢?大家話咩幫助學生等等嘅行動,唔係唔好,但係點解要focus喺學生呢?係咪大人就唔需要援助呢?唔係呀嘛。咁點解要focus喺學生/細路呢個term?無細路係鍾意比人話佢細路,佢隨時因為咁唔接受幫助。

DQ事件,記唔記得泛民點講?佢地搞事在先激嬲共產黨,佢地抵死!到DQ自決派呢?燒到自己,未話中共DQ政治打壓囉。泛民主派議會嘅完美表演,正正詮釋左其支持者見棺材流眼淚。

由於政府派錢準備嚴重不足,導致民眾怨聲載道。我準備左過萬份「同乞兒波乞四千蚊表」(下稱乞錢表)同埋過千叠aA。

環保撚係唔會心息嘅,就會開始話咩飲管倒晒落海etc…。咁不如大家睇下10年前嘅不織布袋。個時又係有人話膠袋好唔環保,咁不如大家自備膠袋啦。個時膠袋嘅解決方案就係不織保袋aka環保袋。咁個時宣傳非常成功,每間超市、工展會、入會贈品、買滿幾多送幾多呀,都會送個不織布袋比你,去鼓勵大家用不織布袋。但結果係點?你係自己屋企揾到幾多個唔用收埋左嘅不織布袋呢?根本人地就係設計比你一人一個,頂多買多兩三個後備。自從佢商業化後,買咩做咩都送一個比你。

whatsapp有個致命缺憾,就係手機無電,你就無辦法存取到whatsapp入面所有嘢。所有嘅通訊軟件,都會開發網頁版甚至PC版,去方便用家用電腦就可以拎到收到腥到信訊,諸如fbmessager、line、telegram甚至whatsapp都有。但係whatsapp可以天才到一個點,網頁、電腦版都只係連接返你部電話。所以當你電話用唔到嘅時候,電腦都係用唔到whatsapp。

致魔物權益公會公開信

本人深明動物包括魔物都是平等,理應尊重魔物權益。然而,魔物的習性以弱小動為食,對艾露貓狗(下稱貓狗)威脅更甚。雖知道貓狗自古以來都是獵人最好的朋友而非食物。就算作為地球最凶殘、侵略性最大、食物鏈頂端的人類,亦不以貓狗為食。魔物作為畜生竟敢以貓狗、人類朋友為食,未免太過狂妄。縱使為飽腹而以貓狗為食,實際上已經破壞全球七十億人類感情。為了保護貓狗之大義,狩獵魔物實乃逼不得而之下策,在未有更好的辦法前,理應先讓一部分動物平等起來,犠牲魔物成就貓狗。

香港最後的麵包店

2018年春,大量麵包店因菠蘿包、老婆餅被起訴。許多麵包店都被罰款,幸好本店資金尚算充足,能夠支付第一筆罰款,繼續經營。由於全港只剩低一間麵包店,因此本店靠住做獨市生意,又幸得一眾網媒力棒成打卡熱點,先勉强支持住罰款的負擔。

爸爸想我回鄉認祖歸宗

晚飯前,我爸邀我回鄉探親。因為我的親戚(我不記得是誰,大槪是跟我平輩的堂兄弟吧)結婚了,想我回去參加婚禮。老爸的心裏不只是想我參加婚禮這麼簡單,大槪是想向大家介紹我,好讓我能夠融入親戚甚至鎮的環境。在中國的農村裏,收入就是話語權。雖然我家在港只能算個中產家庭,但在鎮上還算個了不起的人,只要我能承繼到老爸的地跟人脈,大槪在鎮上也不必擔心未來,安穩地生活下去。

我老母就同我反駁,話燒野食係一種樂趣。我當然唔認同。牲畜們犧牲自己黎成就人類,人類應該感恩咁食用而非抱住玩樂嘅心態胡亂烹調。你想像下羊爸爸羊媽媽犧牲自己成為盤中飧(係咪自願都好),你過意得去咩?唔係話唔好食肉,而係我地應該認真烹調同享用,先係對已故仙羊嘅尊重。

港姐選舉最黑暗的一天

聽聞港姐選舉一人兩票,眾人高呼港姐選舉最黑暗嘅一天。其實,TVB得知港人善忘,當年今日立會選舉如何黑暗,早已被港人所遺忘,因此把心一横冒死勸諫,以港姐選舉重演一次立會選舉,警惕港人選舉黑暗。因此大家唔應該再責怪TVB,所有民主本土熱狗理應大團結一致支持TVB,塑造本土大(電視)台的榮耀曲線反共。

春秋有五霸、戰國出七雄、我校則五劍。我校乃劍道名校,比的不是成績輩份,而是劍術。校內五班中的頂點,謂之五劍。每年的期終試,就是五劍大戰之日。如期說考試,說戰爭更為貼切。校外風雨交加翻雲覆雨,仍然無阻體育館內的大戰。倒不如說風雨是眾神為這場大戰搖旗吶喊。

老伯手持白鴿籠,人稱白鴿叔,同另外一個手執公民袋嘅年輕人,爭吵緊邊個選。另外係西九(龍中心)做咗十幾年嘅基叔、日日喺到嗌自決嘅自決哥都爭埋一份。突然正白旗旗主左手持白旗,右手牽熱狗衝埋入票站。

我係一個攬枕傳心師

同動物傳心師唔同,我係唔會看圖作故事。我一定要望到聞到摸到個攬枕,先有辦法傳心。客人通常都腥2人合照比我,再跟我約時間,上我鋪頭傳心。攬枕傳心同中醫一樣,都係要望聞問切,簡單黎講就係望、聞、問、切。

喺中學時期,我有一位清麗脫俗嘅女同學,一頭黑色長髮、雪白的肌膚,我哋比左一個稱號比佢──白雪公主。有一日,有一個死毒撚同白雪公主表白,最後成功咗──嗰嗰就係我。識咗佢之後我先知佢係基督徒。佢每個星期都會返教會,而我知道佢有返教會嘅習慣,心有不安。相信大家都聽過唔少厹返教會食女,而我嘅老死,聰哥,亦係其中一員。「阿俊,聽講教會好淫賤,成日呃啲處番黎來淫賤派對。」

就職典禮入面,邊個角色係最唔顯眼?係侍應。炒散侍應,老實講真係who_fucking_care,所以侍應係掩飾身份嘅最佳選項。我係廁格入面,等待機會--落單嘅侍應。唔洗幾耐,就比我捉到一條佬,從後勒頸拖入廁格。換上侍應服,我就成為一個侍應。

「我屌你老母啦梁生,唔辣炒乜撚野貴刁呀!一係你個女就食辣;一係你個女就咪撚食貴刁。」就算對方係特首,黎得我茶記食得我野,都要預左比我屌。「叫我梁特首!你唔識炒,我就日日叫食環入黎教你炒!」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