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陞
泓陞
大學BBA畢業,不知不覺進入不惑之年,現當全職爸爸

中港之間的權力,人口是不平衡的,中國從事資訊科技的人多過香港,以人口比例計算,是正常不過。而目前中國資訊科技專才的人工,仍比香港平。到時互認後,企業外判到成本較低的地方,將會全面進行,香港有多少資訊科技同業失業,真的天曉得。而中國市場雖大,但也很保護主義。香港資訊科技界是否真的可以得益,得益是否預期,亦是疑問。到今天香港的商人及專業人士,仍然這麼政治無知,短視勢利,沒有本土意識,香港想不沉淪,淪為人家提款機也不行。

李生以上言論,有少部份無錯,全民退保對今天二三十歲的年青人不公平,如在強績金外另加收的,等於加稅。即使民間建議全民退保供款由強績金扣除,因與人對分,最終退休時每人有多少強績金的不可預測特性,也會影響他們的利益,加稅的確增加他們的負擔。今天二三十歲的年青人在壟斷社會下已經是受害者,香港社會財富分配不均,因為離地資產階級及地產霸權與官府官商合謀,壟斷大部份利益所致,加上數千億儲備沒有善用,令香港人沒有得益。

鳳凰計劃,嘥錢計劃?

生果日報聲稱,鳳凰計劃建議香港隊每球季最少參加八場國際友誼賽,而2013年只有三場,更有片面誤導之疑。2013年香港隊的確只踢了三場國際友誼賽,分別對菲律賓,緬甸及新加坡,亦同時踢了五場亞洲盃外圍賽賽事,即香港隊在過去一年共踢了八場國際賽事。亞洲盃外圍賽乃國際A級賽事,而每年國際足球比賽日是有限的,不可能踢了五場亞洲盃外圍賽,又同時踢八場國際友誼賽。今年,香港少年隊成功首次打入亞少盃決賽周,可算反映近年青訓成果,該報更隻字不提。

係唔發牌畀你,咁點丫?!

擾攘接近三年,政府終於批出新電視牌照。眾多香港市民期望發牌,由王維基經營的香港電視網絡HKTV 不獲發牌。當然,政府沒有解釋原因。這是預料之內。港共這招真毒,一方面掃除搞局,有志翻天覆地改革創新的王維基,使他於兩難,不慎甚至會一鋪清袋,難以翻身的境地; 一方面,發牌已經拖到不能再拖,不如來個決議,了斷一燙手山芋。反正可以不給理由,黑箱作業,吹咩! 在共產黨眼中,港共政府今次立了功。王維基唯今之計,只有收購亞視或開辦網絡電視台,否則好快玩完。

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銀行管理層不務正業,漠視風險,一句「大到不能倒」,政府不得不干預,直接由納稅人埋單,銀行經營方針被受批評。銀行乃百業之母,本應收存款,放貸,協助企業成長,鼓勵企業創新,創造新產品新事物。可惜今天,銀行的本義及作風,不少銀行及社會賢達已經忘記了。不少跨國銀行不務正業,以炒賣賺錢為主,不負責任把金融衍生工具包裝成零售產品,賣給存戶。本應是投資銀行的炒房,變成一般銀行也可以做。炒房地位顯赫,但大上大落,影響銀行正常業務。有的銀行為甚至有如海盜,或明或暗搶大眾血汗錢。財富管理是銀行近十多年的新生業務,原意是好的。遺憾的是銀行沒有做好本份,立分不良,不是為客戶增值,而是搶錢。

如最終林老師被迫辭職,甚至因公權力壓迫,要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尋求庇護,釀成國際醜聞,日後公權力公然在公眾場所打壓異己,乃是今天不少香港人道德潔癖,不分事情輕重又討厭政治所種下的共業,不要怪誰。道貌岸然但蛇蠍心腸是否社會之福,公眾及為人師表者應該深思。

富臨停業

不少香港富豪及既得利益者,至2003年後,的確很不像樣。為富不仁,以壟斷,巧取豪奪方式賺盡香港人的血汗錢,在民間早已聲名浪藉,被稱地產霸權,財閥。加上自由行實施,大量陸客出現後,鋪租數年間數倍上升,不少民間有名的食肆早已支持不住而結業,或搬到二三線地段。一線商鋪單一化,變成藥房,金鋪,名牌店。食肆即使支持得住,也因鋪租成本上升,要加價或將貨就價,食物質素下降或份量減少。自由行只是益了地產商,業主及歐盟,苦了普羅市民。李嘉誠出售百佳背後的政治因素更是明顯。今天輪到富豪的至愛也受了相同遭遇,普羅市民認為是「報應」,絕不是仇富,而是正常反應。

語言反映思想,也影響思考。務虛而且詞不達意的措詞,反映政府可以隨時反悔,不負責任及胡作非為的作風。香港自我放棄原有的優雅譯名及務實措詞,跟隨大陸一套,是赤裸裸的賣港行為。如這是中港融合,實是赤裸裸的殖民主義,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已變成謊言。

本人問了鄭國漢如有附近屋苑住戶投訴學生宿舍噪音,警方到校長宿舍問你拿身分證,他會如何做。他的回應,只是說要平衡利益,聲稱是犯不犯法的問題,反映思維是行政人員的思維。陳坤耀當年,是強調嶺南落地先於私人屋苑,屋苑住戶買了單位,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嶺南使他們單位有保值價值,大學學生搞活動是正常事,大聲點是常識。買家應該預計得到,所以陳坤耀認為他們不應經常投訴,單位有保值價值同時,要接受噪音。看看分別吧!誰真的維護學生權益?見微知著,鄭國漢回答如學生參與佔中被補,他會到警局保釋他們,不知到時是否真的做到。

告別悲情贖罪,告別支聯會

支聯會實現五大工作綱領成效不彰,在今天時局而言,更有檢討必要;支聯會核心人物所屬的政黨,在香港人利益受損時,不為港人出頭;中共殖民香港,中港兩地民主進程毫無進展,今天香港人醒悟,要捍衛本土利益,對抗中共殖民,要告別失敗,不再悲情贖罪,與支聯會及中國劃清界線,不無道理。對中共死心,準備與中國分手,民主黨害怕,共產黨更害怕!

諸神的黃昏

李柱銘的普選提名制度建議一出,在網路世界批評四起。孔誥烽老師在面書明言:「在北京的預選框框内談細節,一談就死,一收貨就末日,不單香港人以後失去了爭取普選的正當性,國際社會亦會接受北京已經交了貨,香港的未來,就此冰封。相反如果民主派拉倒設有預選的方案,2017原地踏步,則北京仍要在港人和國際社會面前背負走數的責任,爭取普選可以繼續,到2047、2057、2067都可以。寧願原地踏步,也不走錯路!說這次政改是最後機會,是糖衣毒藥,只會讓大家更容易求其收貨。 」實在一矢中的。讀過點中國近代史都知道,共產黨一向欺善怕惡,它要和你談判,即代表它打不過你。2010年的政改談判後的禍害及中共如何走數,李柱銘恐怕忘記了。不過,此時李柱銘提出此建議,是給予香港人飲的清醒水,對香港而言,好事。

本土無罪,重建香港主場!

藝發局頒了首屆藝評獎金獎給來自北京的藝評人賈選凝,獎金五萬元。她的得獎作品狠批《低俗喜劇》,認為該片「(導演)彭浩翔用文化垃圾娛樂普羅大眾成功」,「以極富羞辱性的方式去『污名化』大陸人形象……其實是狹隘的『精神勝利法』」。賈選凝的藝術評論及藝發局的決定,正正引證了陳雲的論述,香港不少政黨如民主黨,社運人及文化人,中國情花毒中毒太深,對中國的不必要內疚及膽怯,已去到放棄自己的文化,讓出香港的主場,逐香港人出香港的境地矣。

昨天(二月四日)輪到假右派香樹輝發膠音了。他假借「自由市場」之名,竟敢呼籲香港人買「賣剩蔗」及屈辱地生活。車公,你的簽文又一次應驗了!「自由市場」是人民自由買賣貨品/服務的環境。當中包含了「人民」、「自由」及「市場」三個概念。「自由」是人民可隨時進出市場參與買賣,有多於一個選擇的意思。「人民」除了短暫停留該處的旅客,更包括在地生活的居民。「市場」在古時是指一個供人民買賣的地方,今天還包括法制保障私有產權,買賣雙方權益的交易環境。

2012 文人是非不分的一年

以《東宮西宮》舞台劇聞名的胡恩威,更是一位自甘墮落的文人。縱使有電視平台去宣揚自己的理念及看法,但十分遺憾,他沒有好好利用。在下也看過他的節目兩三次,他沒有善用電視的特色來製作節目,一塊白版,一支筆,便站著講,像在教書。這樣製作電視節目,連公開大學星期日早上的《進修天地》節目也不如,不知其製作預算是否真的很少,否則這樣製作電視節目沒有人看,是正常的。在下也認為節目粗製,毫無誠意。胡先生在指責市民沒有文化,品味低同時,請先檢討其節目製作方式。

抗爭 為了社會不再倒退

踏入2013年,車公簽文再次靈驗,神鬼如何兩不分。丘成桐教授接受報章訪問表示,「香港有些學生沉醉於爭取權利而忽略讀書與研究,是本未倒置的行為,還警告如果本港學生只着重抗爭,社會未能前進之餘,亦會使人才質素下降,令香港倒 退為二等城市。」「學生若花盡工夫去遊行示威,提出反對意見、爭取權利,社會一定是無法前進的。如果學生遊行目的是為了社會好,就更應踏實地學好知識,立定目標為社會做好事。」丘教授經常穿梭港美兩地,應很清楚香港今天的現况。很遺憾,丘教授不單沒有運用影響力,促請執政者要知廉恥,行仁政,反而指責香港學生沉醉於爭取權利,只重抗爭,忽略讀書與研究。是非不分,令人痛心。

保路風潮再現香江

一段「調理農務蘭花系」的Youtube片段,四十八小時內在Facebook及時事討論區瘋傳,引為佳話。不過,在下必須提出,除了莊先生,當日下午發言的超過六十位與會者,十居其九反對計劃。很多更是幾代居於當地,生於斯長於斯,務農為生,安份守己,不理政治的非原居民。他們受賣港發展出賣,面臨迫遷,千里迢迢到立法會,很多更是首次到立法會,為的是保護家園,捍衛自己的權益。更有與會者當場指出,元旦遊行,不會行完便算。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