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陞
泓陞
大學BBA畢業,不知不覺進入不惑之年,現當全職爸爸

縱容無恥政府,自甘當奴

包容一詞,從年初不斷出現,變成另一個香江詭詞。反大陸人自由行惡行事件中,所謂進步左翼、文化人及民主統一派要香港人包容陸客惡行。今天,梁振英在僭建事件中,謊話連篇,毫無誠信。諸位梁粉及行會成員更無恥地為他開罪,聲稱梁振英已交代,只是市民要求高。最荒謬的,羅范椒芬竟敢呼籲市民包容。敢要求市民包容政府首長惡行,恐怕只會在香港出現。所謂包容自由行惡行,實質是縱容,惡果已經出現。年初至今很多論者已說明何其荒謬,在下在此不再重覆。市民包容執天者謊話連篇,以權謀私的惡行,惡果比包容自由行惡行更甚!

商科無罪,商界有責

商學本身不是問題,問題是今天商界行事作風,實在不敢恭維,愈來愈大陸化,與大學商學培育內容相距甚大。企業管治文化使中高級管理層,雖然很多擁有MBA學位,但處事往往不尊重常識,相信權力might就是力量,視營運程序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 為金科玉律,只要求前線員工任何情況都要遵守,使前線員工遇到突發事件不能隨機應變,相信關係多於做實事,決策質素愈來愈差。

「言論自由」不是擋箭牌

言論自由不是什麼都可以講,而是有條件的。不能發表鼓吹侵犯他人的個人權利的言論,還要符合自己的身份,為自己言論負責;批評別人的言論,並不是侵犯別人的言論自由,反而是言論自由的一部份,這是公民權利與義務的常識ABC。梁愛詩身為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擁有建議解釋基本法的權力。她的言論,不是一般老百姓言論,而是有影響力的。所以必須慎言。這是從政者及執政者的政治常識。以言論自由為自己的言論辯護,是理屈詞窮的表現。張同學的「港狗」言論也是。來港讀書是自由選擇,不合可去他處。當然,他可以批評香港的一切,但也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華夏文化中有兩句話「入鄉隨俗,先撩者賤」形容此事,合適不過。

頁 2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