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遠
路遠
天地間之蜉蝣,寄身華南香江,忝列大學門牆,修政法也。

這項政策將大大增加行政成本,且於提升學校國際排名似無作用,我倒未曾聽聞劍橋牛津等要推出強制歐洲交流計劃。再者,若為使學生早日熟習中國環境,則此舉更為多餘。近年港大招收大批中國留學生,他們大多勤奮上課,而很多本地生樂於翹課,於是校園內中港學生幾乎等量齊觀,於周末假日情況更甚。

《Interstellar》:何處立身

(完全劇透)首先要說說戲名。Interstellar由兩個拉丁字組成,inter,言之間也,stellar,stellaris也,凡星屬者。故事開首是幾名老人訴說地球的災難。經過人類長年作業(孽),地球已經不宜居住。主糧剩下一兩種,且受枯病沙暴連番掃蕩,有滅絕之虞。戲裏也引了愛爾蘭饑荒的例子。一八四五年,愛爾蘭主糧馬鈴薯染病壞死,偉大祖國英國無力施救,致一百萬人餓死,大量愛爾蘭人流散世界,一大部分去了美國,戲中美國則拯救人類免於餓死。

此書脈絡清晰,分七章,由邱吉爾童年讀書不精進不了伊頓而進了哈羅(真囂張……),歐戰出征比利時安特衛浦,扶錯了不愛江山愛美人的愛德華八世,到臨危受命首相一職,戰勝卻為選民拋棄,與英國史世界史交織,九十年風雨,一目了然。

《海上宮殿-法國遠洋郵輪的黃金年代》展覽假香港海事博物館(Hong Kong Maritime Museum)舉行,由法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法國郵輪協會等合辦。上圖的MM不是Maritime Museum,而是「Messageries Maritimes」,即法蘭西火輪船公司也,與大西洋郵輪公司(Compagnie Générale Transatlantique)並立。小弟讀過少許法文(足以問人廁所在哪裡),加上崇洋媚外本性難移,只聞「法蘭西」三字已覺品味高尚,隱然有「路易威登」「包包」的皮香撲鼻,故便去了。愚以為展覽的英文名可借用「la Belle Époque」(黃金時代)一詞,雖是特定歷史名詞,但其所括自一八七一年普法戰爭飲恨至一九一四年歐戰爆發與法國郵輪闖盪遠洋大抵同期,似乎切當。

這道長題有兩個關鍵字:「內向者」和「廢囁世界」。景說因為近世科技發展,電視普及,後來電視辯論更左右美國總統選舉,而且教育逐漸「產業化」,畢業生如倒模般推入社會,以致各行各業人事(人力資源)部門面試甄選一是以口才急智為準則,重personality不重character。流風所及,漸成「廢囁世界」。此說應無異議,尤其今日香港,實在無須論證。這也實在無可厚非。記得中學中化老師以奧巴馬和溫家寶作例,說溫總理也許不比奧小黑(陶傑語)愚蠢(至少沒人讚奧小黑是影帝),但看他說話斷斷續續,好像字字都是絞盡腦汁(大陸:使盡吃奶的力)擠出來的,不可不謂高下立見。

本書收錄家書凡一百八十六篇。開篇是一九五四年上海火車站,傅家送別長子傅聰(聰)負笈波蘭習樂。《背影》是寫給人們看的,家書只寫給聰,所以傅雷(傅)並不委婉含蓄,而是直道家中各人依依不捨,傅母(朱梅馥)泣不成聲,彷彿預示了悲劇。接着幾篇都是幾日內寫成,無非是催促聰早日回函報平安。待聰安頓妥當,便是叮囑他勤習樂理、俄文、波蘭文以及生活各節,均是極其懇切。此後說的都是音樂藝術文學等,自是高明非常。

請假範文

太祖皇帝大仁而生智,大智而生勇,起義秋收,歷預井岡、廬山長征諸役,奠丕基於延安,履凶險於重慶,時年半百,一舉而天下反,「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十月一日,建號新中國,錫嘏此日,永誌肇造。於是乎當日將萬家舉杯,親戚相慶,其喜洋洋也。不惟吾等有其家,大學職員,由圖書館員至宿舍專車司機,亦有其家。此官府所以法定假期也。吾等一面仰望教壇,亟思啟導,一面念人人各愛其家,難無歸悃,思量再三,用特修函情請當日免課,俾百戶俱歡顏,吾師亦得養尊處優,而或交錯觥籌,此樂何極?愚以為勤有功,稍事嬉戲亦未必無益,況係年度盛事,理合嘉貺。

「略讀」畢湯愛民《中國遷都論》。顧名思義,問中國遷都之可否。首章列歷代定鼎之概。國人多稱頌華夏六大古都,曰長安、洛陽、北京、南京、杭州、開封,實則堪足並駕齊驅者,惟長安、北京而已。長安,號千年古都也,在周為鎬,在秦咸陽,至隋唐世,帝王之居也,而安史後迨無復興。湯先生亦繁舉九洲建都遷都之例。巴西本都里約熱內盧,後地力困窮,於焉另造新都於荒原,今之巴西利亞。費城義旗初舉,紐約財寶之聚,不肯相讓,遂另造一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儼然為萬邦來朝,四方入貢底自由之都。雪梨墨爾本各有千秋,遂另造一堪培拉,雖無河嶽壯麗,卻有草木蔥鬱,寧靜致遠,優美宜人。而日韓亦籌劃遷都,以釋東京漢城(毋稱「首爾」!)重負,餘例三十,於茲不贅。可見遷都乃時使然,滄海桑田,良有以也,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故此國計民生大事,當及早圖謀。是則本書之大概。

新中國的肉靈芝

一九七四年三月十一日,陝西臨潼農民打水打出了世界第八大奇跡兵馬俑。二O一二年六月十九日,陝西西安一班鄉親打水,發現一件「肉呼呼」的、「有鼻子有眼」的東西,嘩!!不得了!說不定這是世界第九大奇跡 – 復活的軍團!自是真心打量這團矽膠,觀其通透光滑,以為是千年太歲肉靈芝,急不及待請來女記者,以向祖國獻禮。女記者亦交足真心戲,百般撫摸、擠壓、量度,說這原來就是當年秦始皇吞滅六國後遣人去找的長生不老藥,要找植物學家來鑑定云云。不必勞煩植物學家,也不必驚動秦始皇(假如他沒氣醒),鑑定顯示,原來這是淘寶網賣得成行成市的「西班牙女郎」,自慰器也。

龍馬有謀

有問臺灣文化部長龍應台如何看待六四,三緘其口,只道:「身為重大政策者,不能再以作家的看法作為施政基礎。為了台灣出版影視業未來發展,不應把個人的看法放在談判桌上」,為官要有謀云云。於六四之立場、措辭,非文化乎?今日兩岸四地政府均以貶損文化為務為尚,不可不謂「怪異」之尤。

有謂簡化字也有佳者,如塵之為尘。余以為未必。尘者,小土也。浮游太虛,隨風飄落,固非龐岩巨石。而塵之所以為塵,之所以可惡,乃由其肆意飛揚,以刺目鼻。砂礫,小土也,安然在大地,不為塵。塵者,鹿在土上。查說文,塵本從三鹿(非奶粉也)從土,意謂鹿過而土揚,從者不得不掩;有曰「趨走風塵」,謂舟車之勞頓。是故其境信,其意達,其形雅,今省二鹿,不減原妙,以塵為尘,人鹿共「小」也!余非謂簡化字一無是處,惟此「塵」字斷不可代以「尘」!

紅棉報春

木棉者,大喬木也,花葉盡落冬季,及春始發榮,時「枝幹舒展,花紅如血,碩大如杯」,蔚為風景。遐觀以為星星之火,故有「英雄樹」美譽。星火曼乎枝末,故又稱「攀枝花」。花落葉長,其萋萋然,成一傘冠,可以納涼。且耐旱耐風耐煙塵,根深柢固而其種易成,故多植於園林中,街衢旁。有華有實,其實曰「蒴果」,形橢圓,外被綿絨,為飛絮也。荃灣荃豐中心外車站有大木棉一株,赤燄映翠,甚是怡顏。

出國留學表   林瑞麟

臣麟言:古云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臣蒙天憐,殘軀尚在,於此闊別官場之際,驀然回首,思量往事前塵,不勝欷歔。臣本AO,專事政務,苟全官位,不求聞達。先建華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拔臣於群僚之中,命臣運籌新聞,復授臣以政制之事,由是感激,遂許先帝以驅馳。

新中國文學的二次創作

昨日一位議員因「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害」招致超乎輕微之責難,網友謂之偷天換日,為虎作倀也。小弟魯鈍,學了法律兩年,憲法和行政法都是剛剛讀完,自然不知此「超」為何物。其實「二次創作」本身亦含糊其辭,到底是「疑似創作」,抑是「異此創作」,任君詮釋。新中國「文人」似乎都好此道,但是我不敢妄斷他們是否二次創作,忝列數例,請益諸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