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丙
路人丙
香港九十後青年,業餘撰稿人,專注於香港歷史及本土政治社會發展,支持建設公平社會,捍衛自由及普世價值。

香港必須堅守能源自主

購電犧牲了對供電穩定的自主控制。香港目前供電穩定性名列世界前茅,香港每年平均停電僅有1至2分鐘,而南方電網每年停電高達130分鐘,是香港的一百倍以上。當然,南方電網有可能在未來改善其供電穩定性,也可能會變得更差,特別是在珠江三角洲地區城市化不斷擴張,能源消耗爆炸性增長的前提下。但不論南方電網未來是改善還是倒退,這個問題都完全不在香港政府的掌控之下——因為發電的基建設施不在香港境內,而這些電廠也不受香港政府監管。環保署未來只可以抗議內地供電不穩,但卻沒有任何措施可以直接進行改善。

I am a Hong Konger.

為了凸顯柏林人的獨特性,甘迺迪是用帶著濃重波士頓口音的德語,念出“Ich bin ein Berliner”這一句的。在他發表演說之前,甘迺迪曾特意請教過一名德語翻譯,並在講稿上用英文標註了和德文相近的讀音以作提示。自此之後,“Berliner”便成為了一個家喻戶曉的稱號,直至柏林圍牆倒塌,兩德統一逾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柏林市民仍然以此為榮。

筆者之所以說「歷史上」香港一直是政治難民的轉口港,是因為自香港自開埠以來,就擁有悠久的協助政治逃難人士轉移第三方的傳統。其中比較早的一位,也許是最為著名的一位經香港轉移到外國的政治難民,恐怕就是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了。1895年興中會在廣州策動武裝起義失敗後,孫文及一眾興中會成員乘船由廣州逃亡至早已被滿清政府割讓予英國的香港,以躲避清庭的追緝。儘管在滿清政府強大的壓力下,港英政府在一個月後決定驅逐孫文出境。但是,港英政府並沒有如清庭所願,把孫文交予中國當局 - 相反,港英政府允許孫文自由選擇去向,孫文最後選擇前往日本避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