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樂其
容樂其
我覺得總編輯都有得出文係常識囉!

所謂上莊,其實即係做學生會或學生會附屬學會嘅幹事,幹事嘅職責,就係搵點事幹。

懷唔懷孕嘅嘢,梗係女人自己控制,而家二十一世紀架喇,去完巫山玩,唔通仲好似啲粵語長片咁,有左之後一哭二鬧三上吊要個男人負責任咩?所以好多女人都會食避孕藥,都唔好信啲男人。

澳門唔只係得五光十色,錢係要搵,但搵左嘅錢,其實係要令自己同埋身邊嘅人生活的更開心,而好多開心係無價。櫻桃酒唔係啲咩名貴嘅酒,同朋友傾下偈飲完覺得香甜抒懷,就係佢嘅價值;而我之後嘅旅程,我諗讀者唔係咁容易複製,因為蔡老師話佢雖然日日都喺大瘋堂,但平日唔會咁容易打開度門俾人入去,而我就google 到蔡老師耐唔耐就會有展覽,有興趣嘅朋友可以留意下。

《碧血狂殺2》充份利用第八世代遊戲機的強大機能,令玩家置身美國十九世紀弱肉強食的無助世界,在這個接近完美的載體之中,是編劇隊伍對劇本鋪排的執著,中文版翻譯亦一絲不苟,可見開發商Rockstar 並不滿足得到技術上的讚譽,更視電子遊戲為文藝作品,希望流傳後世。

18世紀嘅歐洲,每年大約有40萬人死於天花。正所謂,死一個人係悲劇,死一堆人只係一個數字,留返喺文獻同埋統計。當時嘅人都流傳,「渣牛奶嘅靚女,係唔會染上天花嘅」,咁迷信都有嘅?又話西方好文明嘅?嗰陣英國有一個醫生,就信到十足十。

喂阿叔……你要逼我用,好啦,我個fd 試下喇,然後呢,你網絡error 喔,咁我點好呢?

健吾除了是商台黃昏時事節目《人民大道中》的常駐主持之一,我和他都可以歸類為新新聞學當中的「自媒體」,即是我開玩笑説「朕即輔仁」的學術講法:我們能經營一個自負盈虧而且生存到的小型傳媒,這個傳媒包括我們經營的網站、在面書經營專頁、健吾會撰寫專著、我都曾經為作者出版畫冊文集。

Jeff 同Kyle 嘅所謂「讀神科唔打工」都可以尚且理解為「讀神科其實都係搵唔到工」,但Peter 其實真係推左份業內幾出名嘅長工offer,佢嘅諗法,係趁自己仲後生無咩家庭負擔,可以任性,所以想試一下同朋友創業,一班人嘗試實踐一件事。我最關心嘅都係呢件好事點樣持續甚至係永續咁經營落去。幾個月來我間中都有關心下佢哋,經常用「老屎忽」嘅口吻追問學生妹YK:「你地搵錢搵成點?」。訪問當日,Jeff 好坦白咁反問我:「你會唔會覺得我地好離地?」當刻我都好直接咁答:「都係,haha」

古語有云「日光之下無新事」,根據Google之下找到的媒體報導紀錄,「職工盟勞工權益基金」所屬戶口(295-164578-003 ,恆生銀行,香港職工會聯盟),前身是「李旺陽撫卹基金」專戶,及可追溯至2010年的「罷食大家樂抗爭基金」戶口。

街頭社運戰神的殞落

我仲記得,佢以前成日叫我地,唔好掛住網上鬧交,呢啲嘢係無意思嘅,多年後,佢喺個網度鬧我,我都對此語塞。

乞求敵人的憐憫,乞求敵人放過自己,乞求敵人開城門讓自己攻擊,是哪門子的作戰方法?議會內不夠票,議會外不夠人,輿論層面優勢減少,連民調都顯示過半不贊成拉布。

今次,是她幫了我。

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因著我的過去,有些人無論我有沒有誠意,憑我自己都無可能攀附得到。政府官員可以說是屬於這一類。昨天之前,我幫了她。昨天,她幫了我。容海恩邀約了創新及科技局副局長鍾偉強先生,出席我們大專學界電子競技聯賽決賽的開幕禮。

鄺俊宇議員是一個盡責的代議士,這一點已經無需要我多費唇舌,這陣子反對派完全喪失議題設定的能力,他,鄺俊宇,一個人就救了兩隻貓。電子競技作為世界大勢,無論從產業經濟的角度,還是從大眾活動的角度,他都有留意到。他特別重視的是,香港人如何登上國際電競舞台。

中共係好針對而家嘅80、90、00年輕人,喺媒體上去「做工作」。是的,係「做工作」,呢個係好中共嘅說法,照字面解就得,真係落手去針對年輕人做啲嘢。先唔講是否成功,至少係中共係出擊,要搶呢堆人嘅支持。

可能好多人話佢都係靠老豆有錢靠葉太,我就覺得,大把人有錢過佢,大把人聽話過佢,點解到最後係佢代表呢個派系出戰仲要贏,我諗有啲因素係憎佢/憎建制派嘅人睇唔到。

有啲人好得意,寧願相信無名無姓提供嘅匿名資訊,都唔會信身邊嘅人。

頁 1 / 7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