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樂其
容樂其
我覺得總編輯都有得出文係常識囉!

輔仁媒體同仁原計劃於本週六,假銅鑼灣新寧道農圃飯店舉行聚餐。

我唔算係一個熟讀歷史嘅人,然而我係一個正視歷史嘅人。

喺社會有大事件發生,政局動盪嘅時候,中共派人同各級幹部,各大機構高層「打招呼」,喺八九民運嘅時候都有大規模做過。表面係包裝得好靚的,表面上係中央向大家「解釋清楚」呢排發生咩事,之前大家唔清唔楚咁做左嘅嘢講過嘅嘢,中共可以覺得你係不知者不罪。

警方不斷咁聲稱激光筆嘅功率能帶來損害,我諗呢個不容置疑,但另一方面,世界衛生組織定義「健康」,係包括生理與心理健康。科研研究中,激光筆能為心智未成熟,即擺明要冒險嘗試望激光嘅青少年及細路,因為貪玩而唔眨眼同埋唔擰開,我不緊要問,經過多重體能測試及面試程序,及經多月訓練先出班嘅香港警察,有幾心智唔成熟,或者話,呢幫警察有幾痴線,當見到有人用激光筆意圖照射佢嘅時候,會特登睜開眼望到實一實,而為視網膜帶來損害?

聽日,我會照常咁生活,一定唔會去任何嘅所謂集會,去球場集會除左阻人打波,無人會覺得癱瘓左任何野。

我可能係去食飯行街,可能去坐下cafe 打下Switch 嘅《火焰之紋章。風花雪月》玩二週目,計劃中仲可能好多野做。如果聽日起,係起,唔係得聽日,為左五大訴求,香港真係有一場全港大罷工,喺林鄭政權妥協之前,我已經有曬心裡準備,我乜都唔洗做。

曾經要我求佢嘅人,佢地唔會因為我嘅委曲求全,而放棄任何一刀一剮。

今次反送中運動,論功績,係好明顯。

遊行嘅付出體力時間,呢啲都係好容易好快recover,但係被捕者及可能罪成者嘅青春、前途,延伸落去係生活質素開唔開心,仲有義士嘅生命,呢啲係無價,甚至係之後俾幾多野都追唔返。

付出咁多,換來嘅,只係林鄭由好撚串,變成而家喺鏡頭面前扮死狗道歉,坦白講,即係乜都無。

不如咁,大家認一次輸?

唔係話質疑大家嘅決心,而係你喺今日之前嘅,唔好多,一個月內,你做過啲乜準備迎戰警察?例如做運動之類,如果係無嘅話,其實對唔住,你贏嘅機會係 0 。而衝擊警察嘅示威者,作為一個群體,大家有無訓練過?有都唔講得,「團練」係犯法嘅,所以我都估大家係無,對唔住,你贏嘅機會係 0 。

所有警察,目標好明確,驅散。

就算要抗爭,最應該鳩行鳩坐就係你地呢班後生。衝?等班中產自己衝飽佢啦。

彩你地就識攞,百萬人都係受你地呢班聖人感召所以先出來,個個企喺金鐘,多謝香港人,歡送大家落地鐵站,真係好不歡喜,好似自己擺喜酒咁。

上年六四前後,香港眾志好學唔學,學人搞細路女,搵啲後生女訪問,然後話佢地唔識六四,字裡行間就係「乜你咁渣架,睇下我地幾叻」云云,不過眾志都算係知錯能改,過左幾日都刪片兼道歉。

但係偏偏呢個懷疑叫羅惠儀嘅豬心記,佢就趁眾志條片仲喺度,就cap 人地圖,再大肆咁鞭笞兩個小妹妹,當然啦,佢話自己中立,話自己唔係特登貼人地個樣,話自己為歷史留返個紀錄所以唔會刪。

兒童遭受性侵犯之後嘅特徵,我唔係醫生都唔係心理學家,我唔會評論呢篇文章寫得係咪正確,我中文唔好,都唔評論文句寫得好唔好。

當個讀緊小學嘅細路女,被反對派同路人搞,佢地唔係立即出來譴責,而係顧左右而言他,又扮曬野喺度剖析下個社會,玩下思想實驗,玩下講理念,突然煞有介事同你講,兒童可以有性自主架。

有理由相信,呢個「結婚」嘅「儀式」,係戀童癖與女童發生關係嘅一部份,喺東南亞呢啲販賣人口比較猖獗嘅地方,係好流行嘅「習俗」。

頁 1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