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樂其
容樂其
我覺得總編輯都有得出文係常識囉!

自從香港政府推行國安法,香港反對派就一片死寂,一年多來熾熱嘅社會運動慢慢降溫,快必派傳單以國安法被捕,還押都坐到痛,反對派連聲援都唔敢。昔日以抗爭者自居,被梁振英點名開暴徒訓練班嘅屯門區議員張可森,就揀左一個好聰明嘅走法:「回藍」。

我最近聽到一單令人好惋惜嘅案件,一位妙齡少女,從事兼職女友賺皮肉錢,從某啲渠道遇到自稱「黃絲」嘅恩客,少女第一次收錢做,佢不虞有詐提供服務,對方開頭好「梳爽」話月包佢。

「手足」界朋友有個特性,就係出事無可能報警。試想一下,如果有聲稱只聘請暴徒嘅公司,你向警察話自己喺入面返工,咁係咪即係向警方自首???

這個「人大常委通過」,是公然侮辱所有於2016年9月於立法會選舉投票的選民,公然將他們的每一張選票放在地上踐踏,踏足一年。

黃世澤利用香港人對口罩的熱切需求,懷疑收錢但無貨,申請退款則被恐嚇,執法部門應該介入,我地呢啲傳媒只可能將苦主訴求公諸於世。

反對派一方面口中說要鬥贏中國共產黨,另一方面在反對派陣營內推崇弱肉強食的原始獸性。

香港大學嘅校友,呢個post 唔會同你講投邊個,只會同你講有票投,同埋點投票。

好簡單,用手機已經可以做晒所有步驟,無按錯嘢嘅話,十分鐘內可以做晒。

健吾素來就是站在非建制,同時是非傳統泛民,更是非左膠的位置,即一般理解為「本土」的論述角度。在此時空之下,我知道任何一個派別,包括建制,對於反送中抗暴運動都必定有自己的詮釋,我好期望健吾可以用他的視野,記下這段歷史。

舖位租金連人工,都係每個月恆常支出,就算自己唔食,只要一日要守業,都必須月月「找數」。

70%濃度的酒精,殺菌能力最佳;濃度不是越高越殺菌,因為酒精濃度太高,會令細菌表面硬化

  (先講結論,憑優惠碼:Kengobuyseggroll(前前後後都無空格)到 https://w […]

古語有云,去夜總會千期唔好貪果盤,意思係話,做事目標要明確,交際就交際(?),傾計就傾計(?!),你貪第二啲無關痛癢嘅嘢,係嘥自己時間。

「點解你會從政?點解你想從政?你點睇政治責任?你想帶領香港走去咩嘅方向?」

西藏人以前好多自焚,身為香港人你,會唔會理西藏獨立?

輔仁媒體同仁原計劃於本週六,假銅鑼灣新寧道農圃飯店舉行聚餐。

我唔算係一個熟讀歷史嘅人,然而我係一個正視歷史嘅人。

頁 1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