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樂其
容樂其
我覺得總編輯都有得出文係常識囉!

我認為而家可能出現既有兩個極端:A:倘若週一晚被完全清場,週二個談判一定HEA 9 你。B:倘若週一晚清場不成而有大規模警民衝突,週二政府就話「會面唔應該喺暴力既氣氛之下進行」咁是咪公佢贏字我地輸?我地是咪好ON9?我認為唔一定既~兩個極端之間既空間其實好大,最理想係,警察係想清場但清唔到,同時又唔會好多暴力場面。見到今日金鐘既親子母女團摺紙,我覺得我地形勢大好,關鍵在於金鐘同旺角要合流要互補。

政府以為威脅「雙學三恥」要佢地降級就得,可惜「村民唔係咁諗」,反過來連學聯亦要曖昧地「中立」地吹雞攻龍和以避免「領導」地位一個鐘內玩完。可能仲有「傳統泛民領袖」以為可以階段性勝利然後收割政治資本收工下屆立法會入局甚至妄想做下局長,但村民唔係咁諗既情況持續而鬥激烈鬥升級,最終就算大規模鎮壓下遮打革命玩完,雙學三恥及背後的飯民政客都會因無所建樹而下屆被選民唾棄,毫無政治利益可言。

現場既史官只係負責記錄邊個係人邊個係鬼;而現場既參加者就係你地去決定人同鬼可唔可以為所欲為。國民教育一夜撤退個晚,你係沉默定阻止?群眾會進步,而家個個都警惕左膠散水。咁當勇武撚唔俾人睇戲但係自己做商業網台節目個陣,你係沉默定阻止?大家肯唔肯為大局再進步?

廢話唔多講,林鄭與劉華剛宣布「唔撚傾」,擱置政府與學聯的談判。消息傳出一刻,FB 上大家都很雀躍,「唔傾好呀,等於幫手叫多D 人出來」。問題係,這一趟擱置對遮打革命的實際效果,並不是由林鄭乃至政府決定,而是由佔領者決定。

旺角勇武派獨大,則會自行宣布自己代表自己。到時學聯就真係「自己(只)代表自己」,傾咩呢仲?而且「勢」呢家野,我地呢邊一失衡,政府同學聯HEA 傾,然後聲稱「傾好啦仲唔走?拉曬你地!」,就前功盡廢。

旺角勇武派一早聲稱「學聯不代表我」,倘若旺角孤城能人強馬壯,獨力擋下黑白兩道總攻擊,政府就會被逼與旺角的人議和,而不是已經投降的學聯學民佔中三子。

在香港,梁振英政府為求自身「清白」,竟然將官民矛盾赤裸裸地轉化為民間衝突,警察無視香港法例禁止毆鬥、襲擊,黑道光天化日將和平示威的人打至頭破血流。梁振英、政改三人組及警察以為可以置身事外,以為可以保持「政府沒有親手造成流血」的清白,但現在黑道眾目睽睽襲擊示威者,身旁警察視若無睹,官、警、黑的新三合會共治模式彰彰明甚。

當我地呢幾日專心攻城、專心固守、專心補給、專心愛護身邊既戰友,我地係無人有時間阻住人地攻城,無人有時間周圍自吹自擂話自己好醒無左佢唔得,無人有時間叫其他人「留翻條通道」,無人有時間質疑另一個人係度做緊咩,無人有時間搞分享會同埋派自己政黨既傳單,無人有時間換PROFILE PIC 話邊個不代表我。

香港的民主進程走到今天,有此大規模群眾運動,我們走在歷史的十字路口。我們必須守好金鐘、銅鑼灣、旺角、尖沙咀等每一個戰陣,愛護支持每一位參加者,保持我們的街頭戰鬥力,只要我們的戰鬥力越高,學聯同志在談判桌上的籌碼就越大,牙力大自然更能爭取我們的訴求。

後日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五週年國慶日,然而依照現時群情,幾近肯定有數萬人在街頭贈慶,此後如何體面地滿足我們的訴求「同時又不失霸氣」,將直接影響中央政府在香港的主權威信。

其實大家係咪想成功?定係彼此畫個地盤「鞏固群眾支持」巧威威到頭來都係 9 做就算?看來其實做港豬先係最表裡一致:真係做緊心中相信既野。

「朕的字體 – 康熙字典體產生器」,非常好玩的FACEBOOK COVER PHOTO 生成器,基本上打任何字都可以康熙字典的字型展現。

網絡找到的圖片,只為廣傳方便玩家:)以暗為例,不斷打「暗之亡靈塔」內的「黑石之魔塔」就有機會得到上述的材料。如果是普通的防禦姿勢,吃一直兩星滿技史萊姆就夠了。舉一反三適用於不同屬性。

網絡年代,讀者同時是編者。自從討論區興起,到現在人人都有社交媒體帳號,人人都你朋友的資訊來源。在這個生態之下,傳播資訊的方法與以前截然不同:傳播圖文訊息,已經不侷限於傳統報刊「徵集 - 印刷 - 發行 - 購買」的商業模型,任何人都可以開BLOG 開WORDPRESS,資訊可以立即公諸於世,訊息傳播不是靠單向的發行,不是靠被動的訂閱,而是靠讀者閱覽後的行為:在FACEBOOK 的年代,就是「分享、讚好、評論」。

【低B 相集】路姆西的玩法

(本文毫無營養,純粹總編見咁多相係手,唔好浪費~用來玩膠~)(照片歡迎轉載,請列名拍攝者)究竟路姆西有多少種玩法呢? :o)

肯挨劏房的女人

還未結婚 o既你,如果有一天,突然心血來潮拋下一句「不如我地租劏房一齊過下二人世界囉」,如果,只是如果,她像米曹一樣眯著眼,四萬咁口問你「你想租邊頭呀?」

頁 6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