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樂其
容樂其
我覺得總編輯都有得出文係常識囉!

烏坎模式

中國模式?OUT 啦~~~最新係烏坎模式!

勾結境外勢力?

陸豐烏坎之圍被汕尾市委書記形容為勾結境外勢力,筆者對此不以為然。《禮運大同》有言「天下為公」,仁義之事有分境內境外乎?

打HPV疫苗不如定期抹片

人類乳突病毒(HPV)令女士聞風喪膽,是真相還是曾經粉飾?花錢事小,買不到健康,買不到安心,耽誤病情更是後悔無從。

香港產業結構失衡,謀生環境惡劣,社會建制認可的方法前路茫茫,香港人的成功價值單一,社會文化認同的志業目標非常狹小,以附圖的莫頓模式為基礎論之,人們難以實踐有利社會穩定的生活方式,無論是保守(附圖左上米白色面積)、創新(右上紅色)或因循(左下淺藍色),在現今社會環境下,反而逃避(右下紫色)和反叛(最右下橙色)卻是「做得到」的事:逃避現實,輕微者寄情迷信或沉迷不良嗜好,嚴重者自殘自殺;反叛則字義甚明,反叛的初哥(網絡用語稱為「小學雞」)就是犯罪(無論是偷香口膠還是殺人),反叛的極致就是武裝革命顛覆政權。

肉腐出蟲-怪人搞分裂?

既然建立香港特別行政區是「基於一個『信』字」,失信於人的一方就應當自我檢討然後好自為之。回歸以來,香港人的感覺就是不「爽」……

敝司的宗旨是:「被改圖的人應當反省自己為何被人改」,是一個著重反思自身,從而帶領國家民族進步的團體,孔子的徒孫曾子都話要「日三省吾身」,陶淵明亦云「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戰國策》所記載的「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更一直被我國抗日份子不斷引用。

無須「飯民」發落

我倒無興趣像考試、見工甚至覲見陛下一樣,等待「飯民」「發落」、等待「飯民」「考慮」我是否「他們的同路人」,反正還有很多應該做的事等著我們去做,世界很大呢。

感謝香港大學學生會國事學會第四十一屆候選內閣參選,延續國事精神。

肥佬黎政治獻金事件的啟示

訂立完善的〈政黨法〉,規管政黨行為,讓政治競爭(你話政治鬥爭都好啦吓)在陽光下進行,政局才能改善及健康發展。說到底,當政黨須要公開資金來源,原來香港人欣然接受中共/中資機構灌水給民建聯的話,泛民還有甚麼好說呢?這不是對泛民是否有利的思考,這是爭取公利的思考。

民建聯曾鈺成違憲?

《基本法》講明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有憲制責任去履行「立法會《議事規則》所規定的職權」,立法會主席的確有權驅逐議員離開,但前提是「如議員行為極不檢點」,有權就有責,曾鈺成有責任論證被逐的兩位議員如何「極不檢點」,而曾蔭權公然「對立法會議員使用冒犯性及侮辱性言詞」,曾鈺成卻視若無睹。曾鈺成的行為,實在有違反《基本法》第七十二條之嫌。

外傭「湧港」,責任誰屬?

這麼多年來,行政主導的香港政府亦無正視問題,遑論交代對策,現在有外傭提呈司法覆核並勝訴,香港政府、當年的臨立會議員及親政府立法會議員不多加反省,反而諉過李志喜履行執業大律師責任幫助外傭「在法庭上為其代理」,就等於小混混賣K仔,被捉到後不悔罪而責難舉報的人,如今廟堂之上竟然充斥小混混之流,中華民族淪喪至此,實在令人感慨。

不知道這是否親疏有別,還是香港警察其實有刑事豁免權?還是孟子批評到肉:「民無恆產,因無恆心。苟無恆心,放辟,邪侈,無不為已。及陷於罪,然後從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為也?」所謂「罔民」,用今天市井俗語代替,「玩_啲百姓」矣。

行業所限,無論透過傳媒發佈還是獲取資訊,其實我對傳媒需求極高,可是香港傳媒與發達國家接軌,一起不務正業,學院教授還是講監察公權,到了現實就是利益群體其中一環,實在悲哀,實在悲哀!

香港警察有刑事豁免權?

由於曾偉雄與NOW新聞台兩方言論完全矛盾,倘若曾偉雄講真話,NOW新聞台就是誣衊警務人員,理應有誹謗的民事責任,而如果曾偉雄向立法會講大話,就涉嫌觸犯《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8條〈虛假證據及欺騙〉。

今日,你為了時薪十五元、為了「擔擔抬抬影下印」的所謂工作經驗,或無視、或縱容、甚至袒護該等欺善怕惡,兼違反最低工資法例的雇主,你的價值,就是時薪十五元;而如果你利用這個暑假,好好認識社會,反思社會經濟制度,甚至願意挺身批判,就是上比司馬遷,「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真正踏入士大夫的行列。

歐殖、美帝與中共

自上世紀七十年代起,伊曼紐.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 1930- )等人提出了「世界體系」,是研究和詮釋全球經濟產業史的一個重要分析方法。

頁 9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