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膠正垃圾
左膠正垃圾
左膠正垃圾
左翼???左膠就大把。

兄咩弟呀?兄你老母呀

睇下幾時講到話點解開水炮車?係因為你「公民黨譚文豪想帶人入去清真寺搞事呀」咁丫?生安白造?係架啦。呢啲技倆左膠都最叻架啦。

大佬呀,你16號先畀人斬,可唔可以16號就印定單張,話你畀人斬唔可以見街坊?

泛民這堆垃圾

咁撚樣講野,我以為係民建聯講野呀。果啲不割蓆不篤灰不分化撚死撚晒去邊呀?

如果佢屌鳩你既話呢,你已經知道佢唔撚當你係自己人。呢啲叫咩呀?香港政治豬,跟我讀一次:敵我矛盾。係「敵我矛盾」。係共產黨既鬥爭策略之中,首先要問既:呢個係自己人,定係敵人。自己人可以隨時變敵人,敵人亦都可以隨時變自己人。

香港人,信泛民

佢地而家最撚驚既係咩?過去廿幾年,成日話去英美遊說,對住鬼佬就話一國兩制運作良好,返黎香港就成日大叫大嗌「一國兩制已死」、「入錢入錢入錢」。而家美國國會就黎搞香港人權及民主法,你泛民議員去美國遊說既時候,有冇拖後腿?有冇出賣香港人?

做政工作者,最賤既就係做泛民。再賤啲,就係做泛民都上唔到位既機會主義者,隨時隨地畀人做condom

對呢個香港的人,我早就冇期望。講咩罷工喞?罷工,唔係請一日假。罷工,係要有工會支持的。你要罷工,首先你要知道呢個世界有樣野叫工會。工會,唔係剩係好似教協果啲撚樣咁樣,開個超市畀你買八折文具,買旅遊保險,買海洋公園飛,就叫工會。

現在有連登,他們會如何做呢?他們開始使用連登以及secrets 等等的暱名專頁,以至一些用假名建構的面書戶口打手,不斷的去抹黑一些阻著他們agenda 行事的人。人格謀殺,攻擊別人的性取向,甚至病歷。只要可以打到泛民眼中的敵人,他們手段之賤,不會比建制派差。所以,每次看到泛民的打手/支持者說你們「做xxx和建制派有什麼分別」的時候,你應該覺得很嘔心才對,他們早就跟建制派沒兩樣。

我唔知贏左咩?

反對何左膠韻詩既說話,佢係呢世都唔會聽到。佢只會聽到好多 proud of you、多謝你為香港發聲……之類既說話,佢就算聽到都只會話你係「熱普城」既hater。

楊岳橋曾在商業電台的節目中,倡議「先搞政治,暫緩大搜捕」。及後,他在面書面上澄清只是口快說錯話。

但你看看這次的聽證會,一次一次,看來他內心一句,就是懶理義士死活。

運動走到今天,好多人都知,立法會議員,又或者係之前係雨傘果陣好多野講好多say 既泛民老電池,因為冇晒身位,冇晒話語權,就迫不得已,要搵公民黨既打手金水不斷修正路線,不斷的去向剛剛閱讀政治,叫人睇下劉x良果堆和理非中產修正路線,盡快建立大台。

泛民不除 義士必死

泛民對五大訴求,是沒有感覺的。因為他們覺得送中已完,特赦不是他們的職能,真雙普選出現沒有DQ本土派票不會給他們,他們早就在7月1日不會認真來跟你玩這場運動。所以,在沙田的群眾屌走林卓廷,是絕對正確的做法。

好多市民都不肯接受,他們很支持的泛民主派,一向都跟政府是有傾有講的。不論是楊岳橋在議會廳內就炒蝦拆蟹,自己結婚之時就宴請所有的建制派議員到場祝賀。現在張超雄提出「一次性向台灣提出移交逃犯安排」,不知道他有什麼信心,可以肯定不論是政府、建制派議員都願意讓他一個人單刀劈入中路直踩禁區底大腳抽射「解決事件」?再者,泛民要做的,其實不是為政府開脫。他們應該樂意見到林鄭一頭煙一身蟻才對吧?對不對?

而家係入面做緊果班呢,係唔會想冇DQ 架。佢地只係想,本土派畀人DQ 晒,自己做到柒吓柒吓咁,就最好啦。因為,咁樣佢做得幾撚渣都好,你班港豬都會講一句「唔投畀佢唔通畀建制贏牙?」於是就可以唔進步唔理民意,都做到議員,都可以出賣你。

周庭既民間社會連結,係sealds,sealds 本來就同安倍勢不兩立,係新反安保鬥爭入面鬥到死死下。安倍會因為你同佢敵人講完野幫你?你係咪傻架?即係咁呀,如果有個日本人想林鄭做野,搵民建聯都唔會搵香港眾志啦?搵左香港眾志林鄭做呀,你眾志都唔會敢出黎成功爭取啦下嘩?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在一個電台節目表示,特赦示威者不等於會破壞法治,又認為應以「先政治後法律」解決,即暫緩對示威者的搜捕行動,緩和社會氣氛,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清原因才可讓社會討論。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