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膠正垃圾
左膠正垃圾
左膠正垃圾
左翼???左膠就大把。

你地講撚到你地咁撚嬲,話警察搜傳媒咁大件事,然後你地既反抗,係買股票,仲要蝕撚左之後畀人話「我地係鳩做呀,吹咩」,喂,我係共產黨我都笑撚到喊啦,咁撚蠢既民族,信d咁撚無恥既左膠教你抗爭?

丫,唔知李卓人知唔知,係中國用zoom ,如果你講左d咩係國家唔中意既話,係大陸上緊既人,都會被爆門?

即係點呀而家,係咪即係之前果堆fing 美國旗堆撚樣開左條路,畀你黃絲KOL 打到變癲佬果堆小眾,就可以安心返屋企訓覺,然後等你地同美國佬傾呀?

連登都有po過輔仁篇文,講到明曹星如都同黑警friend 過打band,原來跑步真係緊要過政見,佢又同黑警操嘢啦。藍星如同警察攬頭攬頸,全港體記唔割,100毛、毛記電視呢個黃到金到刺眼既網媒,都無啦啦搵曹星如做野,即係而家同黑警跑步,同黑警練體能,等佢跑快啲捉多幾個女手足返去強姦,男手足可以扔落海果陣死快啲都冇問題啦?

又話d 手足被捕,而家係唔撚會知去邊間狗屋架咩?點撚解會公民黨余德寶仲有新泛民陳嘉朗會識得去尖沙咀狗屋咁撚神奇,警察又咁撚奇怪唔撚玩野,然後仲可以有一班記者等佢出黎,個老母仲可以笑笑口接受訪問。

成個非卜睇見d 黃衛兵咁撚多嗲,食完黃店仲要自拍,自拍果陣仲著nike?冇撚野呀?

有一種虛偽叫仇栩欣

在香港,從政的女人只要有幾乎姿色,就會吸引到一些只接觸過自己母親乳頭或陰道(如果是開刀剖腹生子應該就更不幸,這輩子都沒有接觸過女人陰道)的宅男做她們的親衛兵。到這一刻,又證實劉小麗說得對的。男人賀爾蒙掩蓋理智的時候,就不會知道那個人可以有多虛偽了。外號仇B的仇議員,成為區議員之前,慘受警暴折磨。網民看到她被捕的照片,紛紛廣傳,害怕黑警會強姦她。但成為議員後,仇議員就覺得警察可以幫她趕走在她選區聚集的外傭,一個轉身就變成報警撚,支持警察將權力擴張,對付外傭。

有光環,你喺藍到黑既Switch 代理買機炒價買game ,黃之鋒杜汶澤都係黃,都係冇錯。網上面幾個人話你呢樣話你果樣,你就係藍你就係錯。今日全日,網上面得兩粒花生:一個泛民打手話一個日本人唔撚夠黃。一個唔知咩人話一個台灣人唔撚夠綠。然後一堆黃衛兵就睇人唔過眼,話人唱歌唔好聽,話人busker 搵到錢好過份,話人煮牛肉麵唔撚好食。

半年前起,有一個前議員呢,就好似終於都說服到佢果堆人,畀d 錢佢,大概一年一百萬左右啦,就起左一支網軍,主要負責三件事

有一種賤人叫張秀賢

本來,佢一路都好地地,係學民思潮做下野,都叫做好多人識得佢記得佢。咁書佢就畀黃之鋒讀得好少少,咪入左中大,可以讀到政治及行政學系啦?點知畢左業之後,唔認認真真搵份野做,就走去痴呢個痴果個。好多佢既同學都話,唔知點解呢條友,成日話同人做生意,周圍同人借錢,借完又好似冇件事咁。

睇住香港人成日投票果陣,要血債票債,又有好多所謂文宣組,成日出post 屌警察呢樣果樣,點撚解佢地睇住民主黨派口罩畀警察宿舍唔出聲?又話黑警死全家?又話血債票償?黃竹坑投撚過民主黨果個撚樣既香港人,你出賣手足,你唔撚出聲?你地死撚左呀?啞撚晒呀?

西環變就變左招架啦,先出劉細良膠化抗爭,再出劉山青講勇武死仆街,而家多個投共文棍譚蕙芸幫警察洗白,喂,咁撚好野,多重戰線,你黃絲做咩呀?泛民KOL 金水潘小濤之流日日捉鬼多謝黑警,再唔係就屈班區議員叫佢地唔好宣誓玩野,死都要將「白痴」、「玩野」等等之前青年新政本土派犯既錯誤影待落呢班素人度。

張華峰個女死左,左膠會話唔好慶祝,if they go low we go high。仲要有人加一句「可能個女係手足」。hi?你老母就hi撚左呀。

一日香港人亂柒咁投票,果個人做過咩講過咩都唔撚記得,唔好同我講咩時代革命。你唔變,時代唔會變,革命都唔會黎。當梁家傑同楊岳橋果d呃你香港仲係法治未死,仲有險可守既撚人都係遊行隊伍叫「時代革命」,你就知佢地好撚驚,驚梁天琦既票唔返佢地度

香港政治,就像周庭考大學的學歷一樣,高不成,低不就。叫這種聖女貞德打中共?

周庭是不可以再成為「賺錢」那一個。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