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渝愁
柳渝愁
柳渝愁
只會叫春;喜歡政治和文史哲但不愛看書的政政牙蘇仔廢青。希望在高不成低不就的人生和泯滅人性的社會透過一支筆尋找丁點生存意義。

回想去年,我倆的第一次旅行地點也是台灣,去了花蓮和台北。那時我節衣縮食,加上考完DSE後做了好幾日兼職,總算能和她去一趟窮遊。機票是窮人恩物的本地廉航,住宿是二百港幣以下一晚的民宿和Airbnb。但不打緊,因為還有我最愛的她,她就像旅程的調味劑,將一切苦澀以甜蜜沖淡。

為什麼我認識的MK妹都不經大腦地說出一些似是合符邏輯的說話。但還是想勸她三思而行,畢竟單純的我依舊覺得婚姻不是可以開玩笑就算的事:「成件事我睇唔到個關係喺邊喎。喂阿姐,你先得嗰20歲,大把青春,可以慢慢揀,就算你話急結婚啊,都仲有半年時間俾你揀個條件好啲㗎啦。」說罷,我們便談及其他話題。

失戀旅行

和她走過台灣、泰國、越南和日本,每次旅行之後都好像愛得更深。我倆的人生目標相近,都想趁年輕有時間和精力時,盡量去多一點地方;到適婚之齡,就移居外地過下半生,畢竟香港的生活實在令人喘不過氣,而我有外國護照(雖然不是中產最愛的美加澳紐),可以和她到外地定居。因此每當離開香港,就有如預演婚後生活,抱著這種心態旅遊,沿路風景變得更美,她的笑容是我從不在香港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