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
桑普
桑普
政治評論人

天津巨爆的八大議題

昔有天津教案,大清國愚民濫殺洋教士。今有天津爆案,中共國官商集團焚炸國人。黨屠國害,滿手血腥。畢竟,天津大爆炸帶給世人許多值得反思的議題。

艾未未的墮落

有人認為:他只不過是「犧牲大我,完成小我」而已,為了出國,為了授課,為了團圓,「不要大理想,只要小確幸」,批評者又何必小題大做?此言差矣!為了自己「出國」,難道就可以公開撒謊,聲稱「現在當中共拘留你,他們會有逮捕令」?請問王宇律師是在怎樣的情形下被捕的?為了自己「團圓」,難道就可以栽贓異議人士「妖魔化對手(中共)」?而他自己那些「擋中央」攝像創作又有「提供解決方案」嗎?畢竟,他又有任何一件藝術作品為中國任何問題曾經「提供解決方案」呢?

港大校委會風暴與對策

事已至此,港大校委會「等埋首副」決定之荒謬可笑,早已公諸於世。此決定如此頑固僵化,實在令人擔憂。有識之士究應如何破局,衝出重圍?

香港奇案之以胸襲警

「襲警罪」是很有「香港特色」的刑事罪行。《侵害人身條例》第36(b)條規定:「襲擊、抗拒或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任何警務人員」,「即屬犯可循簡易或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2年」。《警隊條例》第63條規定:「任何人襲擊或抗拒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或協助或煽惑任何人如此襲擊或抗拒」,「循簡易程序定罪後,可處罰款5000元及監禁6個月」。這些顯然是內容高度重疊的法律規定,而且是百多年前的古老法律,如今檢控部門可以擇一罪名起訴,而法院對於前者更不得判處緩刑,而且刑罰過苛,輕重失衡。時至今日,我尚未知法院判決吳麗英「以胸襲警」及入獄3個半月究竟是根據哪一條文。然而,無論如何,根據裁判官陳碧橋在判刑時的說法,他的判決是基於吳麗英「襲擊」陳督察(而非「抗拒」、「故意阻撓」或「煽惑他人襲擊或抗拒」,當然他也沒有證據證明吳麗英確有這些犯行),因此綜合上述分析,其「襲警」的「定性」顯然是子虛烏有,認事不確,用法不當,荒謬絕倫,自取其辱。

兩局長被辭職之謎

論年資,「青樂」黨員大多遠勝梁振英之流。吳康民、梁錦松、曾鈺成、曾德成,俱由「青樂」系統出身或與之相關。當然,在火紅年代過後,港共地下黨集團內部經歷過許多重整和轉變,但是這條「灰線」依然潛伏於檯面之下。目前地下黨的三大「橫向」支部:民建聯支部、工聯會支部、港府支部,各自表功邀寵,爭鋒較勁,互有積怨,亂鬥亂纏,眾所週知。除此之外,地下黨內尚有「縱向」系統,分別由原本的「青樂」、「學友社」等灰線系統,與「左校」、「中資」等紅線系統的各大山頭單線領導及聯繫。多年以來可能略有重組,但是區隔猶存,格局並未質變。總之,整個組織樹大根深,亂枝橫空,雜草叢生,簡直亂成一團。

鉛水風暴的法律焦點

只要掌握上述三大法律責任焦點,大家即可擺脫瑣碎議題的紛擾,聚焦抗議中資承建財團草菅人命,特區港共政權監督無能。全港有良知的政黨和公民社會力量應該聯合行動。不問左膠與右膠,不問本土與大中華,不問永久居民與新移民,大家應該齊心協力,共同要求:律政司立即獨立依法檢控起訴(無待涉案的特區政府另設調查委員會用以拖延時間)、公屋居民向特區政府與承建各方提起民事集體訴訟、擴大驗水範圍、公佈中毒人數、協助居民善後、組織居民抗爭、發起遊行示威、要求特首及全體問責官員下台問責。

拘捕維權律師的流氓暴政

自7月10日早上開始,中共當局大規模扣查或約談維權人士,發動2011年茉莉花革命以來針對維護律師的罕見特大圍剿。及至15日晚上8點為止,王宇、周世鋒等190名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先後被傳喚或拘留,人數仍然逐日節節攀升。中國大陸《維權網》暫稱之為「710大抓捕事件」。如此以大規模、有組織、有預謀的「白色恐怖」手段對付中國維權律師群體,堪稱特大人道危機與人權災難。

中共軍演與赤禍號角

既然中共多年來一直同樣以「一國兩制」欺騙台灣民眾,而且「承諾」台灣人所謂「最廣泛的自治」,但為何一反其治港政策,高調聲明不在台灣駐軍以「象徵著中國的領土、我們的主權」?足見,「駐軍」和「象徵領土及主權」根本沒有必然關係。因此,如今香港人即使不爭取獨立建國,為何不至少旗幟鮮明地爭取「最廣泛的自治」和「不在香港駐軍」這兩項基本要求?

曾鈺成真面目與洩密醜聞

原來「等埋發叔」是幌子,「大佬」背後還有「大佬」,揭示除了中聯辦之外,資深地下黨員曾鈺成在幕後有重要角色。「後政改」的「捉鬼」遊戲由民主派搬到建制派陣營上演。曾鈺成認為自己沒有犯錯,無需引咎辭職。一眾建制派「大佬」呼籲建制派議員不要「捉鬼」,擔憂進一步增加建制派矛盾和分裂。不過,「爆料人」身分及目的,仍是八卦熱話。謝偉俊、吳亮星、葉國謙、陳婉嫻、廖長江、李慧琼,魅影處處,人人自危。

湯家驊辭職與中間派末路

湯家驊聲稱退黨和辭職是因為公民黨「偏離創黨理念」。然而,公民黨創黨宣言寫道:「我們的政府必須真正得到廣大民眾的支持,以公民社會為夥伴,反映社會的意願和共識,並恪守憲制規定與精神。」請問:究竟一直支持五區公投運動、反對版權條例修訂、堅持否決人大831決定並參與佔中運動的公民黨主流成員有無「偏離創黨理念」,抑或是他本人「偏離創黨理念」?又是誰以公民社會為夥伴,誰以協商談判為夥伴?

否決假普選的大奇蹟日

在表決前17秒,民建聯葉國謙突然站起來帶頭,然後大批親共建制派議員集體離開會議廳,猶如考生在宣佈開考前17秒突然起身離場遁走,結果在親共建制派之中,只剩8名議員及主席曾鈺成在場。最終政改方案只有37人表決(已經超過全體70位議員之半數),其中8人贊成(自由黨5名議員、工聯會陳婉嫻、工業界林大輝及保險界陳健波),28人反對(民主派全部27名議員及醫學界梁家騮),主席曾鈺成避席不投票,導致共產黨精心炮製的假普選方案意外地被「高票否決」,出乎各方意料之外。8比28,這組數字將會永遠烙印在香港歷史文獻之中

中共集團才是真正死硬派

假普選方案表決在即,大家拭目以待。在此簡要回顧約兩週以來中國共產黨官員的主要言論,更見否決方案、重新抗命的重要性。

六四晚會與命運自主

今年的支聯會承受著「兩邊不討好」的批評,銳意創新,把26年前的北京民主運動和當前的香港民主運動聯繫起來,兼容多元聲音,包納新舊政見,讓本土派及大中華派能夠分別各取所需,同時毋忘死難,點亮燭光,真摯悼念,抨擊暴政,令人感動。雖然大會整體安排稱不上是完全無暇,但是其志可嘉,未來每年的悼念活動更宜精益求精。

深圳會晤的四大詭計

主動邀約會面,展現翩翩大度,趁君堅持己見,乘機推卸責任。換言之,雖然大門已開,但是寸步不讓,看你走了進來,同樣寸步不讓,就說責任在你。當然,這是低級騙術,但也是共產黨歷來對付國民黨及黨內異見人士的慣用手段。對於中共這類慣性文宣戰術,我們必須事先鄭重揭發,以正視聽。任它恣意胡鬧,我們完全免疫。歸根結柢,香港沒有真普選,政治責任始終在於中共一黨專政,大惡無形。

抗日戰爭勝利關黨屁事

在中國對日八年抗戰期間(1937-1945),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集團竟然躲到陝西延安窰洞,種植鴉片,整風批鬥,通敵賣國,外通蘇共,休養生息,以求自保。1937年8月,毛澤東早已在陝北洛川會議上表示:「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避開與日本的正面衝突」;「有的人認為我們應該多抗日,才愛國,但那愛的是蔣介石的國,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祖國是全世界共產黨人共同的祖國即蘇維埃(蘇聯)。我們共產黨人的方針是,要讓日本軍隊多佔地,形成蔣、日、我,三國志,這樣的形勢對我們才有利,最糟糕的情況不過是日本人佔領了全中國,到時候我也還可以借助蘇聯的力量打回來嘛!」

朱習會與國民黨的黃昏

大家心知肚明2016年國民黨幾乎必敗而喪失政權,所以這些國民黨內派系之爭充其量只是為了「敗選」後如何「復活」鋪路。因此,關鍵不在於誰人將代表國民黨參與2016年總統選舉,而是在於誰人能夠巧妙地利用這個契機,俟敗選後繼續操控國民黨的多數黨產和資源。此時此刻,結果難測。但我相信目前越低調地運籌帷幄就越有勝算。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