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亭
武士亭
漢江泄對家

我地先諗下仲有冇機會係制度外仲有冇機會可以做到改變。所謂時移勢易,依家,同舊年比較,已經好唔同。除左行路冇哂鐵欄仲可以任我行之外。你試下搵仲有冇垃圾桶睇睇?

上面咁多樣野要引發出黎既大前提係國安法要通過嘛。咁似乎更應該既係要求佢快啲通過,頂唔撚緊喎。因為你地既聲音人大已經聽到仲好從善如流咁推介俾國際,難得香港一個彈丸之地可以令到各國同氣連枝,點計都抵喎。

我哋睇返醫護嘅訴求,尋日個新聞就咁寫「工會訴求唔包括全面封關」。咁其實罷工就已經注定失敗。

落街大家或會發現,除左搶口罩之外,連清潔用品、日常食品甚至被譽為五餅二魚都分唔哂、稱為香港軍用口糧既嘉頓什餅都出現搶購既情況

何謂「沙士式落台」?當年03沙士經濟民生差到冇得再差,係高官問責制下,相關既高官係沙士結束後相繼落馬,特首聲稱健康問題落台(然而到今日佢都冇穿冇爛),而處理疫情不善就係被視為換屆既最後一條稻草。

講返2009年H1N1新型流感亦曾經係透過外地傳入,而當時時任政府嚴陣以待,係03沙士陰霾未散下,及時壓止社區爆發既風險。

喺香港,做選民其實好慘

喺香港,七百萬人,有唔知幾多人係合資格選民,當中合資格既選民入面係唔夠一半有投票習慣。雖然投不係公民權利,但呢個權利唔係人人都咁開心。相反黎講,係香港,做選民特別慘,尤其係不滿現狀,渴求改變既人特別慘。

太古城呢個社區,由和平唱歌集會,再由被某候選人篤灰包食催淚彈之後,再之後今次和平人鏈和你拖,真係好和平架,食店又唔係冇開,又冇裝修、連文宣都冇貼、淨係唱下歌、拖下手、叫下口號,喂電梯口都仲有垃圾桶呀。但防暴無啦啦舖天蓋地咁湧入黎,在場街坊只有兩個反應:驚恐。

根據政府新聞稿,青山靶場由十月二十八日一連四日有實彈射擊演習。

有人未開波已經講自己嬴左幾多比零,依家連自己隊友都冇得踢,你話佢地敢唔敢杯葛賽事?

而呢個帖文同平時葉劉既帖文有啲唔同──做咩冇左張合照既?

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活動指引(下稱指引)第七章7.26節「候選人若希望在私人展示位置展示選舉廣告,必須先得到佔用人書面准許或授權。

美心係乜野?係投共囉。

嗰位伍淑清佢點解能夠代表香港婦女係聯合國大放厥詞?單憑一個名不經傳既協會?若果佢唔係美心太子女,一個將行入木既老女人配得上咁多既政治利益?佢呢個先係正宗靠父幹既先行者阿。而佢有咁既地位去講野都係源自美心集團啵,唔係咩?

香港人素來不習武亦不尚武,就算係67靠暴動打砸搶燒起家既工聯會亦從良成為建制派最大組織。不過呢種和理非既心理關口,隨住黑警橫行而突破。由和理非守連儂牆被讓手讓腳任打唔嬲至到全民習武,係呢幾個月既運動將和理非既教條有如「關關難過關關過」逐條擊破,獅鳥變成抗爭日常,既係無奈但亦無可避免。

大家好,我叫鞠武,係燕國大家都叫我做智者,亦都係燕國老細太子丹既軍師,今日我想講下荊軻呢個痴線佬,佢搞到我地輸哂呀!

呢位社區主任發出whatsapp俾街坊,就奠定今晚太古唔平安既一晚。

頁 1 / 512345